西北小旅馆嫖妓实录 迷迷糊糊进了岳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5个月前

“别动!”

玉笙寒可不是钟隐那般没有“经验”的愣头青,深知此事并非逞能涂个一时痛快,况且这白日宣淫也不是什么好时机,随即稳着心神诱哄道:“乖……”

钟隐不知玉笙寒心底的眷恋和思虑,却也不好主动的将双手双脚都缠在玉笙寒的身上,树懒般的磨蹭着……

反正以前他喝醉酒的时候可比眼下还要树懒的多呢,也就没什么不好意思之感的他扭捏半响才昏昏欲睡。

可怜了玉笙寒,不知要承受多大的折磨才将自己和钟隐的欲望都给……

耗没了!

咳咳……

此事,当真是一言难尽……

殿外被遣出的奴仆们,先是被玉笙寒的一道道冷斥给惊得四处寻求庇护,只留下彩笺和尺素两人在殿外守着。

可惜守了一早上也没见小皇子和玉侍卫出门,甚至连个声响衣角也未曾见着,直到午时才被玉笙寒迭声传唤用膳,不想自家的小皇子才刚刚被玉侍卫从床榻上抱起……

抱起?

唉……

小皇子当真是愈发的……

懒散了!

怎么能让玉侍卫这等如琢如磨的俊人做这等劳累之事呢?

堪堪对视一眼的两位婢子皆有此想法。

不过此话若是被钟隐听了去,估计又该大闹一场交换道:“劳累?你哪只眼睛看到他劳累了?明明累得是本皇子啊……”

“咳咳,淡定淡定啊……”

“敢问,您倒是哪里劳累了?”

“哼!本皇子的私事为何要告诉你?”

……

就在玉笙寒和钟隐两人这厢蜜里调油好的喜不自胜之际,外面的战况则是一日不如一日,日日悲催啊……

胤义酒馆内。

“将军,哦不,侯爷,这是宫内传来的消息!”

陈老将手中的信件双手捧上道。

“称呼不过是一时的,陈老不必如此!”

赵元朗一手接过信件,一手放下手中的细笔,淡瞟一眼侍立在侧的陈老堪堪说道。

“是!属下明白!”

陈老最大的特点就是不多话,且不多废话,这一点则是他能够在赵元朗身边谋位至今的妙计,而此时的情形就更不容他多言了。

两眼扫视完信件之后,赵元朗脸上的表情缓缓一松,语调轻快的吩咐道:“给田米、木阳传信,告诉他们可以收兵了!南下进宫的日子很快就会到来!”

心头猛然一跳,抽动嘴角的陈老保持着弯腰的姿势,眼皮子未抬道:“是,属下这就去办!”

随着陈老的离开,赵元朗将手上的信件放在烛火之上,不一会就变得烟消云散了,正如那宋江国的国主一样。

门外侧身而立将自己笼罩在阴影里的赵廷宜看着屋内的动作,目光里的亮色堪堪将黑影照出一抹光芒。

南江国皇宫内。

烛火摇曳的宫室内,独坐龙椅的国主深感落寞。

“皇上?”

前来汇报的宰相老臣徐玹望着久未回神的皇上悄声提醒道。

“孤听着呢,你接着说……”

“是!”徐铉拱手弯腰,抿抿干燥的口舌接着汇报道……

上一篇:老师教学生性知识的小说 张翠山谢逊日殷素素

下一篇:王语嫣含着胸前那两颗葡萄 男男触手play到娇喘产卵憋尿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