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别了下面已经很涨了故事 植物人全文阅读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5个月前

明明是他们俩人的事情,为何只剩下他一人干着急了?

“大哥不愿意就算了,反正这天下间的美色多了去了,后宫里的莺莺燕燕不就是现成的?就是不知道这李从嘉的味道跟那些留下来的女子相比,是否更加别具一格呀?啧啧,算起来这李从嘉先是受宠的皇子,将来又是一国之主,唉……这身份,的确是要敬而远之的!”

赵廷宜从小跟着赵元朗长大,学了不少揣摩他人心思的法子,尤其是对着自家大哥,更是一针见血的提及着什么身份、受宠之类的字眼,直直刺激着赵元朗的底线!

果然,最忌讳别人说自己不受父母宠爱,身份卑微的赵元朗面色虽是不改,但紧握的手背上已经蹦起了青筋,就连一旁时不时装聋作哑的陈老也无声低头,生怕主子的怒火殃及了自己这条小鱼来。

“将来的事情谁说得准?皇子也好,皇帝也罢,都是此一时、彼一时罢了!就连我们宋京国明日的皇帝是谁都说不准呢,更何况是宋京国未来的皇帝?你说呢?”

面带微笑望着赵廷宜怼回去的赵元朗,也算是给装作背景墙的陈老提了一个明确的指示。

“看来大哥是要动作了?”

赵廷宜看着自己一箭双雕的成果,深感满意道。

“这可不是什么小动作,千军万马在手,便是黄袍加身之时!这样的动静岂能轻言?”

留下这句决定命运的佳话,赵元朗已经整理着自己的一身簇新长袍,款款挪步,往阁楼上走去。

“这……侯爷这究竟是……何意?”

心中虽然明白,却还是想再三确认的陈老堪堪问着眼前的赵廷宜,细看之下,连双手都是抖着的!

“哼!陈老,您年纪不大呀?怎么耳背了?”

赵廷宜可不想上当的丢下此话也堪堪离去。

可怜了陈老独自琢磨半响,这才神情振奋的抖着身子惊喜道:“黄袍啊……”

……

那厢在嘉苑内,苦思冥想数日的玉笙寒决定要将钟隐给……办了!

不对不对……是吃了!

还在抱着点心盒子吃的正欢的钟隐丝毫没感觉到自己的危险,还傻傻的眨巴着眼睛望着门槛上托腮望天脑补画面的玉笙寒叫道:“阿笙!母后做的点心可好吃了,你要不要吃点啊?”

“嘿嘿……”

侧首回望而去,双眼泛着桃花,嘴角上挑哑着嗓音堪堪答道:“当然要吃喽……这么好吃的东西可不能独吞啊……”

被玉笙寒那双饿狼的眼睛给看傻的钟隐,却有点后悔了,将已经伸出去的点心盒子又收了回来,却自己被自己的小动作给弄得害羞半响。

好在玉笙寒志不在此,只是宠溺的摸着嘴唇调侃道:“你吃吧,这些甜腻的东西可不是我的胃口!”

“哦……那我一个人吃喽!”

闻言,这才放心的钟隐接着啃起了小点心。

“阿隐啊……”

“嗯……”

正享受美食的钟隐顾不上玉笙寒那粘腻的小腔调,只是懒散的应声道。

上一篇:王语嫣含着胸前那两颗葡萄 男男触手play到娇喘产卵憋尿

下一篇:他把内衣往上推 岳好紧好湿夹太紧了好爽A片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