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静包义老秦白珍珠 多糖多肉有剧情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我听着,心中一震,耳朵都快竖起来了。

云霞说:“少爷问你今晚回来吗?”

电话那端传来韩焱的喝声说:“你别说我问的。”

云霞急忙说:“哦,少爷让我别说是他问的。”

云霞的性子,我最清楚了,我能够想象到此时韩焱的“崩溃”。

“他在家啊?”看来还是关心我的嘛。

“额,要我去接你吗?”

突然电话那段传来韩焱的声音轻轻地问道。

我感觉自己的心在跳,他的声音穿点电波而来,更加的悦耳动听,感觉很苏。

我捂着心口问道:“有、有事儿?”

“不是答应你陪你出去旅行的吗?刚好明天要去法国出差,我想问问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去?”

我们结婚的时候,他就不情不愿的,洞房花烛夜都是个悲伤的回忆,就更别说度蜜月了?

我有点“上脑”,我曾经多次幻想过与他单独出去旅行的情景,对我而言,这是个抵挡不住的诱huò。

见我没回答,他试探地说:“要不,我去接你吧。”

“别、别了,我、我自己回去吧!”

我急忙挂了电话,荣柏正愁找不到他呢,这个时候送上门,那还能够有好果子吃啊?

我急忙穿鞋下楼,荣柏喊道:“要吃饭了,你去哪里啊?”

我快速地跑出门说:“我回家。”

荣柏追出来说:“回什么家?这里才是你的家。”

我早就钻进了车子摇下车窗说:“你别装傻,我嫁人啦,我老公的家才是我的家,你、你赶紧给这房子找个女主人吧!”

荣柏指着我说:“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个没出息的外甥女儿?就你这样,不欺负你,欺负谁啊?”

我们在唐家住了四年,等着荣柏十八岁成年,继承了原本属于荣家的家产,能够自由支配财富的时候,我们就一起生活在这里。

直到我二十二岁出嫁,共计十一年时光。

韩焱说是出差,但是,却没有带李秘书,可见并不是公事。

李秘书从他开始到唐氏任职的时候就跟着他的,两人合作都已经有了默契度了,如果是公事没道理连他也不带的。

到了法国住店的时候,他也只开了一间房。

我心里就好像装了个鼓,慌慌的,每次与他亲密接触,我都是期待又紧张,像只待宰的羔羊,也像块干旱的稻田渴望雨露的滋润。

我在卫生间里准备洗澡的时候,韩焱不知何时进入了浴室,不等我反应,唇已经贴到我的唇上。

这不是我们第一次“接触”,但是,却与以往都不同,这一次,他是温柔的。

浴室淋浴水声哗啦啦地响着,氤氲让浴室的镜子蒙上了一层雾气,我甚至有着天旋地转的感觉,这是从前从未有过的“前奏”。

从浴室出来,早早就已经“万事俱备”,他将我放在床中央,我发现我也是第一次在灯光下,如此清晰地观摩他健硕的臂膀。

刹那,我好似清醒了一下,挡住他俯身而来的唇问道:“韩焱,我问你,你放下姚琪琪了吗?放下了,咱们就开始,放不下,我给你足够的时间放下。”

他并不理会我的问题,大手抚摸着我的脸庞,湿哒哒的头发粘在脸上,如同蚂蚁在爬,痒到了心尖尖上。

他说:“我从前对你,爱不能爱,恨不能恨,现在,我终于知道我是该爱你,还是该恨你了?我终于知道谁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女人。”

他的温柔并没有延续,身体相融的那一刻,几乎让我痛得尖叫起来,并没有因为感到羞耻而忍耐下来。

从前喜欢揪着床单的手,这一刻,紧紧地抓着他的背,指甲如同猫爪一样留下了深深地痕迹,最后,迷离得不知所以。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从前不懂,现在懂了。

事后他也不如从前那边将我狠狠地推开,温存并未“曲终人散”,我依偎在他的怀中说:“韩焱,我爱你,更爱你。”

他稍微有点沙哑的声音靠近我的耳边说:“但愿,你不会后悔爱上我。”

我信誓旦旦地说:“我永不后悔。”

人说,无知便无畏,那时,我天真的以为,男人跟女人一样只能与自己心爱的那个人做这样的事情?

后来才知道,男人可以与心爱的女人水乳交融,也可以与不爱的女人肉帛相见,甚至可以与痛恨的女人情意缠绵。

我想,砒霜应该是甜的,只是吃的人都死了,所以,无人知道罢了……

上一篇:明星经纪人的礼包兑换码 粗暴玩虐蹂躏性奴多p

下一篇:两根肉茎隔着肉壁不断摩擦 甜宠文推荐巨甜有肉医生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