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弯下腰就头晕 第十七章白洁在交警队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在皇帝那边风云涌动的时候,向子珏这边进行了一场划时代的谈话。

“肯迪伯爵,你们那里有没有什么比较厉害的武器?”武成好奇地问。

“在我看来杀伤力最大的就是火炮吧。”肯迪伯爵回答。

“那专门用来打人用的呢?”

“我觉得火铳比较趁手。”

翻译着他们的对话,向子珏脑袋里电光火石间想到了一个问题:他们难道已经进入了蒸汽时代?

“肯迪伯爵,你们那里已经开始使用蒸汽机了吗?”向子珏插入。

“是的,向我们这次来时使用的轮船都是蒸汽催动的。”肯迪蓝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惊讶,“你是第一个询问我们国家科技状况的人。”

“那电呢?”向子珏试探地问。

“电?电是什么?”肯迪伯爵眼睛里满是疑问。

向子珏忽然意识到了自己所处的维度是怎样的一个时代。

西方已经进入了蒸汽时代,自己所在的国家没有闭关锁国,那么也就是说自己处在离明清不远或者刚好是明清时代的时候。

“肯迪伯爵,请问您可以帮我们国家引进您那里的技术吗?”向子珏一根筋地问。

肯迪眼睛里闪过一丝精光:“这不是我可以决定的。”

向子珏听了肯迪的话知道自己冒昧了,赶紧道歉:“对不起,肯迪伯爵,我不该在我们的友谊中间牵扯进国家利益,我恳求您的原谅。”

艾琳夫人见状赶紧圆场:“亲爱的,没关系,由此可见你是个正直爱国的青年,这丝毫影响不到我们的友谊。”

向子珏明白自己的话让肯迪有了戒备之心,话语间遂也有了些许尴尬。

向子珏看着艾琳夫人翠绿色的眼睛,心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问问他们怎么找煤矿吧。

“亲爱的艾琳夫人,请问您随行的人里有没有人知道怎么寻找煤矿?我想发掘一座煤矿,然后卖给普通人民,让他们取暖用。”向子珏说到。

“这个……”艾琳夫人与肯迪伯爵对视了一眼,“亲爱的,我本身就是一个研究矿产的专家,这个我完全可以帮你办到,不过你需要答应我们一个条件。”

“好的,您请说。”

“我要烧制瓷器的釉色底料的配方。”

向子珏沉默了,她看了看身边一直摸不着头脑静默不语的武成,武成见她望了过去,以为是向子珏和肯迪伯爵他们谈论自己,赶紧地奉上了灿烂的笑脸。

“你有烧釉料的配方吗?”

“什么?”武成一脸的茫然,“什么釉料配方啊?”

向子珏看武成不知道便也没再解释,转而与艾琳夫人对视在一起:“成交,不过我只能给你们一个配方。”

艾琳夫人翠绿的眼睛里闪烁着愉悦的光泽:“亲爱的,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向子珏伸手与艾琳夫人握在了一起。

“子珏在干什么呢?”叶老太太看着向子珏有些纳闷地说。

周良玉此时正一个劲地在老太太面前刷存在感,乍一听到老太太的话愣了一下。

“似乎在谈什么交易?”云上皱起了眉头。

“回去再说吧。”叶青云眉梢带了一丝严肃。

“叶老太君,您在说什么?”周良玉有些奇怪。

“没事儿没事儿啊,咱们继续聊,刚刚说到哪里来着?”叶老太太乐呵呵地说。

“刚才啊……”周良玉接着跟叶老太太聊了起来。

向子珏跟武成找了个地方坐下了,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向子珏,武成。”秋简和袁志斌人模狗样地在向子珏桌子边坐了下去。

“坐吧。”向子珏看着袁志斌眼前一亮。

“袁志斌,有个买卖做不做?”向子珏看着袁志斌目光炯炯。

“什么买卖?”其他三人异口同声地问道。不过武成和袁志斌是一脸的疑惑,秋简是一脸的紧张与怀疑。

“拿过你的大头来。”向子珏喊道,袁志斌听见了便将脑袋凑了过去。

“你从你家作坊里给我搞一个釉料配方,我给你一千两。”向子珏语气里透着诱huò。

“配方?”袁志斌警觉了,“那可是大师傅们的命根子,你要那个做什么?”

“我要学习烧瓷。”向子珏趴在袁志斌耳朵上说。

向子珏潮湿的气息让袁志斌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你离我远点。”袁志斌推了向子珏一把,“这事儿等宴会结束后去我家说。”

宴会上,其他人没有在出现在向子珏四人的桌子边,向子珏四人也乐得自在,胡拉八侃天南海北地说着,很是嗨皮。

宴会结束后,艾琳夫人派人给向子珏送了一句话:明天记得来送我们。

向子珏明白她的暗示,不就是明天给她配方嘛。

袁志斌拉着向子珏与武成秋简告别,武成与秋简面面相觑,眼珠子滴溜溜转,然后,二人异口同声地说:“我们要跟着你们。”

袁志斌一副早知道会这样的样子,冲向子珏耸了耸肩膀:“十倍。”

向子珏睁大了眼睛:“你要吃人吗?”

“它值这个价。”袁志斌笑眯眯的。

“可我没这么多。”向子珏摊摊手,同时心里暗骂袁志斌见财起意。

“先欠着。”云志斌表情没有变化。

“好。”向子珏咬牙答应。

“东西我回头派人送去给你。”袁志斌表情不变。

“好。”向子珏重重点头。

向子珏和袁志斌猜哑谜一样说了一会儿。

“你俩说什么呢?”秋简一脸的茫然,“我怎么没听懂呢?”

“要的就是你听不懂。”向子珏冲天翻了个白眼。

“秋简,咱们回家吧。”武成似乎听出了一些什么,面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秋简想了想,就跟着武成走了,看着二人远去的背影,向子珏的心悬了起来。

“武成好像听懂咱们的话了,他会不会告诉秋简然后秋简再告诉我外公。”

“放心,他应该只是觉得我们防着他让他伤心了。”

向子珏放心地松了一口气。

“向子珏。”袁志斌脸色突然凝重了起来,“你为什么问我要釉料的配方?”

向子珏看着眼色严肃的袁志斌感到有些紧张:“我……我想和艾琳夫人达成一个交易。”

“什么交易?”

“我给她釉料配方,她给我一座煤矿。”

“什么煤矿?”

“一种燃料。”

“我帮你找。”

“什么?”向子珏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她看着袁志斌的眼睛有些不可置信:“你真的懂地质勘测?”

“走吧,我们去驿馆找艾琳夫人。”袁志斌没有回答她的话,转身就走了。

向子珏跟在袁志斌身后,看着袁志斌那日渐挺拔的背影,心里有一丝复杂。

袁志斌是袁将军府一个小妾生的,那小妾带着袁志斌一直过着清苦的日子,就在袁志斌七岁的时候,他的亲娘去世了,然后他就被抚养在主母膝下。从那以后,他就开始斗鸡遛狗寻花问柳。

但是,向子珏知道,真正的袁志斌其实很有实力,手里倒腾了几座很有价值的矿山,玉石矿金矿都有,另外他手里还有一些作坊,制作瓷器首饰之类的。他的目的就是积累足够的资本,然后给自己母亲报仇。袁志斌的发展,前身也在里面参了一脚。

为什么前身有资格在里面参一脚呢?向子珏记不清了。

“向子珏,你在想什么呢?”袁志斌又恢复了嬉皮笑脸,“也不怕一头栽粪坑里。”

“我在想怎么把你塞粪坑里呢?”向子珏鼻子里吐了一口气,“袁志斌,我有了一个赚钱的好点子。”

“什么点子?”袁志斌很好奇。

“一个你从没见过的东西。”向子珏神秘地一笑,“不过,我需要你帮我找一些矿石。”

“这个好说。”袁志斌没有再问,而是聊起了柳巷的头牌桃妖柳媚。

“桃妖那长的,真是,让人光看着就直咽口水。”

“要我说柳媚才好,那身子骨,啧啧,柔若无骨,简直绝了。”

……

路人们看到他们在大谈特谈柳巷的女子,都摇头的摇头撇嘴的撇嘴。

真是世风日下啊,看这些纨绔大白天的就说人家女子如何娇媚,唉,无可救药啊。

“艾琳夫人,你好,我辜负了您的期望,我完全搞不到您想要的釉料配方。”

艾琳夫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没关系,不过作为交换,我也不能帮你找煤矿了。”

“好的好的,不过我还是对没有完成对艾琳夫人的承诺表示愧疚。”

“都说了没关系了。”

然后就是宾主尽欢了。

向子珏在回府的路上对袁志斌说了煤和钨的特征,袁志斌记下后,向子珏抬腿就跑,赶在天擦黑之前进了家门。

袁志斌在回府的路上经过了一条小道,他站住了脚,望向一个角落,里面走出了一个一身白衣从头到脚都覆盖起来的人。

“你为什么又出现了?”袁志斌眼神狠辣,端的是一股杀气。

“我来是为了告诉你,向子珏脑子已经坏掉了,据我们所知她现在记忆十分混乱,正是你除去她的好机会。”白衣人的声音有些沙哑。

“我知道了。”袁志斌攥紧了拳头,手背上青筋毕露,“你走吧。”

白衣人扫了一眼清俊的袁志斌,轻笑一声凭空消失了。

袁志斌缓缓闭上了眼睛,呼出一口气。

上一篇:两根肉茎隔着肉壁不断摩擦 甜宠文推荐巨甜有肉医生

下一篇:昭阳趣史小说全文阅读 土豪5000约校花酒店啪啪mp4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