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课作文 吃乳文 喝奶水h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5个月前

“薄先生。”

阮希狠狠拧了拧眉:“您带我回来,是因为我像您房间里那个女人……”

薄云止的手背蓦然捏得青筋暴露,抬手就朝着她抓过来:“闭嘴!”

阮希并没有像薄云止以为的那样束手就擒,而是灵活的闪身躲开——

“薄先生,我可以为您完成一件事情换取自由,无论什么事!”

她并不想待在这个鬼地方,做这个喜怒无常的暴君的替身:“我只是个从深渊林那种地方出来的女人,而您是薄氏的总裁,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恐怕都找得到,留下我,对您没什么好处。”

薄云止的脸色愈发幽冷了些。

从[她]离开之后,他找过太多像她的人了,甚至让人整容成了她的样子。

但是面前这一个……简直与记忆中的那个人,太过相似!

“可以帮我做任何一件事换取自由?”

薄云止菲薄的唇翘起一个讥诮的弧度,显然是在笑她不自量力:“你确定?”

阮希抬起头,眼神淡漠:“确定。”

“好。”

男人深深看她一眼:“在今晚的酒会上,刺杀张路生——如果他死了,我给你自由。”

张路生?

昨天新闻里那个B国财团首脑?

阮希的眼神逐渐凝重,虽然深渊林和外界隔绝,但是张路生的名头,她怎么可能没听过?

那个执掌B国经济命脉的男人,身边的安保程度,恐怕跟总统都有的一拼,要刺杀他……

“好,我答应您。”

阮希缓缓握紧了拳:“但我希望成功之后,我能得到自由。”

“希望你能有命活着回来。”

他嗤笑一声随手放开阮希,毫不掩饰语气不耐和嫌弃:“把她带去梳洗打扮,别用这副丑样子去参加酒会。”

这女人的眼睛很好看,实在像极了她,但那张脸……呵。

这个蠢笨的丑东西既然想忤逆她,那就好好让她长长记性!

希望最好,她别把自己给玩死。

造型师唯唯诺诺的走进来,将阮希带进了化妆间,一排排精致的礼服挂在推车上,阮希却没有半分兴趣。

“小姐,您喜欢什么风格?”

造型师端详着那张带着伤疤的脸,心里不由得叹了口气,这女孩子的脸在落下这道疤之前,大概是一顶一好看的美人儿吧,真是可惜……

阮希没有说话,像是一个任凭摆弄的布娃娃一样坐在桌前。

造型师讨了个没趣,斟酌了片刻才从架子上摘下一袭红色的长裙:“那就这件吧,小姐,我先帮您化妆。”

半小时后。

“太漂亮了,小姐,我真心的建议您,可以去做一个激光疤痕手术。”

造型师颇有些激动的看着镜中女孩精致的脸:“您会是今天宴会上最美的主角!”

薄云止本来是打算去书房,听见化妆间里传来的惊呼,英挺的眉微微蹙了蹙。

那个丑东西,能有多美?

他下意识顿住了脚步,抬手推开房门漫不经心的瞄了一眼,眼神瞬间变得不敢置信。

那张脸上的疤痕,已经被造型师精心盖住,他这才注意到她的五官生得极好,柔弱中又带着些许淡淡的魅惑,像是一朵引人采撷的百合花。

更像了……

薄云止下意识紧紧握住了拳,突然在考虑让她去送死,也许有点可惜。

耳边突然传来一道恭敬的声音。

“总裁,那边又来电话了,说,说小可的学费不够,要您马上打钱,不然,不然就……”

助理低垂着头,声音越来越低。

“呵。”

男人嘴角勾起一丝冷凝的弧度,像是死神闪着寒芒的镰刀。

“备车。”

他深深看了一眼镜中的女人,大踏步走下了楼。

半小时后,黑色的迈巴赫停在了千岛山庄的门口。

参加宴会的贵宾们陆陆续续到场,阮希下了车,随手翻开薄云止让助理交给她的邀请函,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贵宾:仇冬希。

那个在A国只手遮天的男人,这么恶趣味?

开车的助理表情也有些古怪,金融峰会需要报出宾客姓名才能发放邀请函,他昨天询问总裁这位小姐的名字,没想到总裁漫不经心的开口:“不知道,就叫她丑东西吧。”

天可怜见,他已经是绞尽脑汁想出了这个勉强算名字的名字了!

阮希并没有太在意名字的事情,抬脚走进了宴会的现场,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白色奔驰旁,一对母女正满脸惊惶的注视着她的脸。

“妈,那个人,你看那个人是阮希!”

周芸芸的声音颤抖着,指尖几乎捏得深深陷进肉里。

“怎么可能呢,芸芸,你看错了!别害怕,阮希早就死了!”

于岚的眼神也有些惶恐,却极力安抚着女儿:“你忘了吗?她的脸已经被你毁容了,刚刚那个女孩脸上可是一点伤口都没有。”

“而且当时我们把她绑在那个晦气的阮宅里,她早就被一把火烧得连骨灰都喂狗了!”

周芸芸听着母亲的话,眼神略微安定了些,但看着那道背影走进宴会,心里却还是有些不放心。

“我们先进去吧。”

她定了定神,跟着母亲走进宴会厅现场,便看见刚刚那个和阮希极为相似的女人坐在角落里,神情漠然的端着酒杯。

所有参加宴会的名流,几乎都将目光落在了那道穿着红裙的身影身上。

那女人长了一张足以魅惑众生的脸,眼尾漫不经心的挑着,带着某种摄人心魄的魅惑,五官却又纯又欲,无端勾得别人心痒难耐。

“那个女人是谁?”

公子哥们围拢在一起,有些好奇的打量着阮希,眼中都带着毫不掩饰的惊艳。

站在最中间的男人穿着白色的西装,勾着唇斜斜笑着:“没见过,不像是经常露脸的千金。但是看起来,可真够味。”

“我好像认识她。”

那些公子哥们正在讨论,耳边却传来一道有些甜腻的声音。

上一篇:公与息的激情 男朋友不肯借车给女朋友

下一篇:电流 刺激 调教 强制 裸体盛宴NP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