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湿又粗又大又紧又长午夜 小说拍床戏时男女主真做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5个月前

程安夏嘴角一抽,之前他们可不是这样说的,男女有别,男娶女嫁天经地义各种。

怎么到了她这里一切都不同了,看来这嫁娶也是看人而来啊。

村长却是问小哭包:“你可有何异议?”

程安夏嘴角继续抽,满脸黑线,这不明摆着欺负傻子吗?

他要懂这些,还会做她腿上的挂件?

不过想想,若是在这期间能救他一命,也算是做了件好事吧。

小哭包却不傻,“守孝...不能住......”

意思很明显,他现在守孝期,不能完婚,也不能住女方家。

云寡妇蹙眉,不满道:“嘿,这到底是傻还是不傻?”

有人替小哭包说话:“傻的,只不过他娘走的凄惨,生前又可怜。邻近几个婶子见他回来一顿指责并且告知他守孝必须满三年,这三年期间不得离开大麦村,不得成亲。”

这本来是好事,结果到了这里反而坏事了。

程武趁机道:“对对对,他还在守孝期,不能成亲的。”

云寡妇和李婶子几人相望一眼,心计一来,道:“不办礼仪也行,但把这亲事定下不为过吧,这样两个都是有主的人了,也不能再勾三搭四,祸害他人。”

“对,要再祸害他人,就以村里规矩责罚,该赶出去就赶出去,该浸猪笼就浸猪笼,可不能为了一家毁了咱村淳朴的民风啊。”

“就是,咱都是后辈的榜样,要一个这样,今后是不是还有人继续这样,那这风气被带坏还得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就是不让程安夏好过,非得让两人定下来不可。

小哭包睁大一双无辜的眼睛,怯怯的看着大家嘴巴一张一合,脸上的恐惧越来越明显。

程安夏也是受不住这指指点点,直接道:“行,就定下来吧。”

三年,很长,却又很短。她自有时间让小哭包亲自退掉这亲事,又或者她有了能力,带着一家从这村子“消失”。

她这话一出,众人顿时噤声,纷纷看向村长。

村长长叹一声,“既然这样,那就把这事给定下来吧。”

程武一脸愧疚的拉过程安夏,“夏夏,你这——”

“这是好事,至少再也没有人会来打扰我们一家。”与程安夏来说的确如此。

她是来过日子,赚大钱的,而不是每天和这群长舌妇交战。

那边,村长和里正几人却在纠结两人定亲的事情。

“这三聘六礼小哭包一样都拿不出来,这是要村里给出?”

“两人旗鼓相当,程家不也拿不出一个子来置办嫁妆,有钱按有钱的规矩来,没钱按没钱的做法来,日子是他们两个过的,既然程安夏应下,就证明——”说着,声音小了起来:“她不挑,只恨嫁。”

这话却得到大家的认同,于是由村长出门,直接一张定亲书定下两人的姻缘。

拿着定亲书,即使不识字,程武也是左看右看,恨不得把它给盯出几个洞来,看向程安夏更是无奈。

“都是爹的错,早知道有今天,当时宁可绑你在家改掉这恶心,也好过现在的状况。”

本来一贫如洗的家却因一个毫无思考能力的小哭包而雪上加霜。

林汐却是拉着小哭包走出人群,问道:“你会爬树吗?”

上一篇:精灵女王双腿之间 推倒丰满女教师

下一篇:前后夹击嗯好大 怎么帮女朋友口到高潮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