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可以玩的游戏 老板在与不在时工作一个样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5个月前

元慕乐与他对视,冉羡安的目光不躲不避,令元慕乐心中一痛。 

冉羡安原本有着锦绣前程,足以名垂青史,可却死在她的阴谋诡计之下,她忽然想起。 

前世,战场传来摄政王殒身的消息,又过了半月。 

摄政王的随从拼了一条命来见她,却未曾说只言片语,只给了她一封信。 

信上,只有短短的一句话。 

“卿卿,你想要的,我都会给。” 

卿卿是她的闺中小字,父母去世后,便再无人唤过,冉羡安又是从何得知呢? 

元慕乐揉碎了那封信,只当是他的随从送错了人。 

直到后来元丹丹说出真相,她才知,冉羡安竟真的一直心悦着她。 

也是这份情意,才将他送上了绝路。 

“娘娘。” 

太监的话将元慕乐的神智唤了回来。 

前世冉羡安对她情深义重,却死在她的设计下。 

感动,元慕乐是有的,但歉疚却从未有过。 

一方面,冉羡安从未说过爱她,这件事她并不知道。 

另一方面,她被人蒙蔽,跟冉羡安站在对立面上,本就是你死我活。 

她能够胜利,无非就是因为这位摄政王心悦于她,倘若不是如此,那么死的人就是她了。 

她敬佩他可以为感情付出一切,却也不会直接将一生交付。 

今生她只为复仇而来,自然希望身边的人越多越好,而冉羡安无疑可以带来最大助力。 

他们二人合作,她助冉羡安登上权利巅峰,冉羡安助她报仇雪恨,这一桩,冉羡安不亏。 

“娘娘,”太监再次唤道:“您刚刚来宫里,可能不知道,安王谋逆,已故的太后心善,这才留下了冉羡安的一条命,奴才劝您,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以免惹祸上身。” 

元慕乐直直地看向这太监,朱唇轻启:“倘若,本宫偏要管呢?” 

太监顿觉棘手。 

冉羡安身份尴尬,这后宫的人多数自保,根本不会出来凑热闹。 

哪怕真有那不知道事儿的,他这么一解释对方也就退下了。 

可元慕乐却明知这些,还要管。

虽然元慕乐位份不高,但到底也是和云的公主,不是他这么个小太监可以动手的。 

“元婕妤,”太监一脸恳求,“您说说,这后宫那么大,有御花园,摘星阁,丛林间,到处都是好玩的,您先散散步不好吗?为何一定要管这等事儿呢?” 

太监忽地又压低了声音:“这冉羡安身份敏感,倘若您非得要管,惹了皇上厌弃可就不好了。” 

太监觉得自己是祭出了个杀手锏,毕竟这宫中的女人,奢求的都是皇帝的恩典。 

元慕乐是公主又怎样,还不是为了得到皇帝的恩典才来的? 

半夏也扯了扯元慕乐的袖子,低声道:“娘娘,您还是不要管了吧。” 

逆党余孽。 

不管在哪个王朝,都是烫手山芋。 

哪怕活下来,也是被人欺压。

“本宫问你,冉羡安犯下何事?你要如此痛下狠手?” 

“冉羡安偷盗了司珍局准备好的珍珠。”太监将一个宫女往前推了推,“她去给宸妃送首饰,路上跟冉羡安相撞,就少了五颗珍珠。阿软原本想着冉羡安将珍珠交出来这件事就算是完了,可谁知道冉羡安就是不肯交出来,奴才这才出手。否则阿软就这样去找宸妃,那可就是活生生的一条人命啊。”

上一篇:前后夹击嗯好大 怎么帮女朋友口到高潮

下一篇:电视剧里虚弱晕倒 两根撑到极致哭着求饶bl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