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同桌强吻强摸全身 有汁有肉的污文公交车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5个月前

“怎么了?!”

孙氏一下子紧张起来,看着他有些手足无措,担忧道:“是哪里不舒服了?!”

“快——带我——”

宋伯贤语气急切,半天说不出来一句完整的话,涨得脸都红了想要往床下爬,但是似乎来不及了。

众人只听到一身闷响,宋伯贤的脸红了又白。

“噗——”

不可描述的声音响起,空气中弥漫了一阵恶臭,那味道让宋婉茹差点作呕,她忙用帕子掩住口鼻快速跑了出去。

宋伯贤尴尬地无地自容,愤怒地想要骂人,但是下身一阵接一阵的动静让他根本无暇发泄怒火。

孙氏捂着嘴猛地起身,脸色难看,看着一边捂着嘴的下人们怒骂道:“还不快给大少爷清理收拾!”

……

按照记忆回到院子,一路上,看着府中的布景,宋婉君不免扼腕叹息。

自己当初那么清雅的府邸,现如今已经被改得艳俗得不忍直视。她的小院中连个只有个负责洒扫的哑巴小丫头,冷清萧索。

见着宋婉君回来,小丫头抱着比她还高的扫帚匆忙上前,急得脸上哭成了花脸猫。

记忆中,这小丫头名唤云锦,是原主自己买回来的,虽然不机灵但胜在忠心,一直在她园中踏实做事。

原主被家丁带走的时候云锦吓坏了,跪在旁边不住磕头求饶,眼见着宋婉君安然回来,她又哭又笑,用手语胡乱比着什么。

虽然记忆中云锦的手语都是原主教的,但是宋婉君一时还适应不了这种交流方式,只觉得看她比划得有些晕。

“我没事。”

大概知道她在问自己的情况,宋婉君拉住了她比划的手:“就是受了些罚,休息会儿就好了。”

屏退云锦,回到屋内,宋婉君脱了衣裙对着铜镜,扭动了一下身子看着血迹斑驳的背,这么一动伤口又殷出血来。

她翻箱倒柜都找不到绷带和伤药,只能把干净的衣裳裁剪成布条先包扎伤口止血。

她替自己把了脉,脸色凝重了起来。

这副身子由于长期的营养不良已经羸弱不堪,肝脏俱损,命数难长。

“要是安魂镯在就好了。”

少有人知永安侯宋凝雪有一枚太祖皇帝所赐的古镯,那镯子藏着的巨大秘密。安魂镯外表虽是个镯子,内里却有一个无限的神秘空间,有各种取之无尽的稀世药材和各种疗伤解毒工具。

她这病并非死路,但急需要用药调养。

其中一味药引,只怕这世间除了那镯内,再也找寻不到。

想到这里,宋婉君叹了一口气——她死后镯子也不知道到了谁的手中。

包扎完换上干净的衣裳,宋婉君准备出去看看。

前世她在疆场厮杀,这种程度的伤不过算是皮毛,根本不影响正常活动。

才走到府门口,便瞧见街口驶来两辆马车。

宋婉君本不在意正要从面前走过去,她的步子许多年未曾如此轻快过了,果然年轻就是好。

可她才走了没两步,那两辆马车却停在了侯府门口,有人朝她喊道。

“婉君。”

宋婉君愣了一下才发现是在喊自己,调转目光看去,便看见为首的马车上下来了一个中年男子,瞧着十分面熟。

上一篇:直肠滴灌作文 浴室里的娇喘h

下一篇:满朝文武皆绿你(NPH) 穆桂英喋血云阳城在线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