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乖把腿张开不疼的 美妇含巨龙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5个月前

程安夏第一想到的就是小哭包,扭头看了过去,却见他不知何时走在了自己前面,佝偻着背,低垂着头,就差没把自己缩成虾团。

脚下也是一瘸一拐的,哪里像会做手脚的人。

可这群人也摔得太诡异了吧。

刚刚插下秧苗的田,几人纷纷掉下去,浑浊的水溅起两米之高,满头满脸满身都是泥。

还倒下一大片秧苗,都被压进了淤泥里,挖出来几乎都断了。

“呸呸呸,说话就说话,李婶子,你干啥踩我脚?”首先,起来的是一比较壮的妇女,她吐出几口泥水,伸手就推了把刚爬起来不稳的李婶子,疾言厉色的开口。

李婶子一个不备,又被推摔了下去,干脆坐田里大骂:“回良媳妇,我还想说你呢,好好的走着路,你拉我下来干啥?”

“你不踩我脚我会拉你吗?”

“我怎么踩你了,你给说说?”李婶子气的手指都在抖。

“你眼瞎啊,好好的路,你走我后面不行吗?非得扭扭拐柺挨着走,踩了我还不承认。别以为你是长辈就能欺负小辈,我可不是你们村的,也不是什么都能忍气吞声的主,谁敢惹我,我就奉陪到底。”会良媳妇义愤填膺,这嗓门堪比炮仗,感觉整个地面都在震动。

“你们两一直不和,村里都知道。可也别把我也给拉上啊,我们也没给谁站过队吧。”另外一位妇女东倒西歪的站了起来,瞪着两人指责。

另外两个也是附和:“就是,你们要怎么样就找个地方给解决了,拉我们下水是几个意思?”

这声音刚落,走在前面的云寡妇突然拍着大腿哭丧起来,“哎呦,你们几个丧尽天良的,我这秧苗才插好,就被你们毁了半块田,你们不想着怎么给弄好就算了,还在这里吵架,你们不知道,这耽误半天,我这谷子就得迟半天收吗?”

“这万一要下雨,变天什么的,你们可要陪我两旦谷子。”

这次,比炮仗还要厉害,程安夏都忍不住掏耳朵,想早点走吧,可路一下子被村民给挡住了,而且就是不让。

那边,开始了口水战。

“我说,云大妹子,你这田才巴掌大,一共也就收两旦谷吧,我们就弄了手指点大地方,还要陪你两旦谷。我呸,你怎么不去抢?”

都扯到利益上来了,大家也都不给面子了,立马对立。

“就是,刚从程家骗了十两银子,现在又要从我们身上骗谷子,你改名叫云扒皮得了,专门扒人家皮的。”

云寡妇恼羞成怒,直接跳了下去撕嘴巴。

“我让你这个臭嘴吧说瞎话,这些不是你们做的见证?村长也在场,难道你们还要怀疑村长的人品?”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一个个妒忌我儿子优秀,巴不得他出事,我告诉你们,门都没有。我儿子今后就是当官的命,我就是被人伺候的命。”

“你要有拿命会死了丈夫?还不是给你克死的。”

这些,本在云寡妇这里是禁忌,现在被触碰,她像是疯了一样开始抓头发,打对方耳光。

李婶子作为长辈,自然要去劝架的,结果变成了几人扭打在一团,至于谁打的谁已经分辨不清了。

只知道,等她们都精疲力尽的时候,真的是糟蹋了半块秧田,岸上的人有一句没一句的劝着,说着,却没有一人下去帮忙的。

有的还幸灾乐祸。

这就是人间百态啊,平日里聚集一起八卦各种的女人,眨眼句变成了扭打在田里的泥人,程安夏也是长见识了。

突然,有人叫出声:“我看是小哭包那个扫把星吧,他没出现的时候,咱哪里会有这种现象发生,今天不过跟他同路,结果就出这事了。”

“说的有几分道理。再说,大家都在这里走着,谁看见谁踩人了,又有谁推人了?”

程安夏第一个反驳,“他不是傻子啊,况且与大家隔那么远。试问,是会有无影手还是腿,能在你们看不见的地方做这些手脚?”

张婶子嗤笑道:“哟,这还没成亲呢,这胳膊肘就往外拐了?不愧是会在树上,林子里做拿着苟合之事的人啊。”

程安夏笑了笑,“人在做,天在看,以前诸多不是我承认,我猪油蒙心害了几个无辜的人,但现在绝对不可能,因为我发现,那些人根本不配我。”

上一篇:乡村小说很肉很黄合集 护士被强H

下一篇:恶霸玩物梦若 丝袜裆部超清晰偷拍图片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