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亲边扎下面 宝贝张开腿让我尝尝你的味道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5个月前

周芸芸回过头看了她一眼。

阮希白皙的小脸上全都是泪水,两只眼睛泪汪汪的,就像是天上的小仙女被恶龙欺负了一般。

这副模样,任谁看见都会怜惜的,除了周家人。

周芸芸看着她这张脸更生气了,狠狠揪了揪阮希的脸,直至把她的脸揪到红肿。

看上去丑了一点了,周芸芸心里舒服多了。

阮希轻轻碰了碰自己的脸,眼泪流的更厉害了。

实在是太疼了。

“芸芸。”阮希小声开口,她现在说话脸也疼,“我刚刚什么都没有拿。”

周芸芸才不相信:“让我找找就知道了。”

“真的没有。”阮希生怕被她找到。

周芸芸已经打开了她的衣柜。

衣柜很大,可是里面空荡荡的,只有两套衣服,而且还很不好看。

因为阮希好看的衣服都被周芸芸拿走了,要不然就直接一把火烧了。

周芸芸胡乱翻着,故意借着找东西的理由,把她的衣服弄的乱七八糟,然后又挨个的照样把柜子翻了一遍。

看着自己被弄乱的东西,阮希委屈又不敢说。

周芸芸瞥见了角落的箱子:“这里面是什么。”

她说着,朝箱子走了过去。

“那里面什么都没有,是个空箱子。”阮希快速的说。

她跟着周芸芸的后面过去,护住了箱子:“你不能打开它。”

“你不是说什么都没有吗,那为什么不能让我打开。”周芸芸说着,再一次粗暴的推开了她。

这一次,阮希立刻站起来,用力推了周芸芸一把:“你不能打开!”

她固执的守卫着自己最后的领地:“这里面是我妈妈的遗物,不值钱的。”

“呵,一个死人的东西护这么紧,我今天非要看看。”周芸芸被她激起了怒火。

这个小贱人已经很久没有反抗过了,没想到今天居然敢推她。

阮希又推了她一下:“你不能看,这是我的东西。”

“你?这个家里的东西都是我爸妈的,以后就全部都是我的,你什么都没有。”周芸芸眼神恶毒的说,“你最好快点让开,我还可以绕你一命。”

阮希依旧很固执的护着箱子,不让周芸芸看。

周芸芸怒了:“你敬酒不吃吃罚酒!”

她蓦地抓住阮希的衣领,扬起手就要打人。

为了守护妈妈的遗物,阮希和她扭打在了一起。

最后周芸芸没能碰到那个箱子,哭着走了。

但实际上阮希也没有怎么打到她,只不过把她推在地上推了一次,她就哭了。

周芸芸走了之后,阮希知道她肯定去找人了,抱着自己的留声机就想要走。

可是去哪里?她又怎么能绕过周芸芸的耳目?

阮希想了想,决定把留声机放在别的房间,也许周芸芸不会发现。

她还没有把留声机放好,周芸芸就带着人上来了。

两个人高马大的保镖站在周芸芸两侧,周芸芸极其嚣张的说:“刚刚你敢打我,现在我要加倍的打回来。”

留声机被阮希放在身后,她害怕的浑身颤抖。

打她一顿可以,但能不能不要把留声机拿走?这是妈妈留给她唯一的念想了。

“打她!”

周芸芸一声令下,两个保镖就开始动手。

其实保镖也是于心不忍的,但拿着这份钱,就得做这份事。

他们没有用全力,可打在一个小孩子身上,已经足够痛了。

阮希护着自己的头,倒在地上被人拳打脚踢。

“好了,按住她。”周芸芸又下令。

两个保镖把她按住,阮希一点都动不了。

周芸芸抬起脚,毫不客气的踩在了阮希肚子上,然后整个人站了上去。

周芸芸体重不轻,阮希又瘦弱,觉得肚子好像要裂开了一样,因此拼命挣扎了起来。

“你……你下去……”

“敢让我掉下来,你们就死定了。”周芸芸居高临下的说。

两个保镖强行把人按住,不让阮希动。

周芸芸又把一只脚移到了阮希的脸上。

她心里有很阴恶的想法,想要踩在阮希的脸上,把她的脸踩烂。

阮希也很害怕她这样做。

但最终周芸芸没有这样做,如果现在就把阮希的脸踩烂,周常原可能会觉得她是不好的女孩,不能让自己的爸爸不喜欢自己。

周芸芸终于从她身上下来,拿起留声机:“原来你藏着的就是这么个玩意儿。”

她看出来这是电视剧里的那种留声机,然后摆弄了一下:“看上去挺有趣的。”

阮希还被保镖按着,动不了,只能大喊:“那是我妈妈留给我的东西,你不能拿走!”

她越说不能拿走,周芸芸就越是想要拿走:“我想拿就拿,这个家里的东西全是我的。”

这个时候的阮希也没有想过和她争家里的东西,她只是想要活下去,想要守住自己母亲的遗物。

“还给我!”阮希无助的大喊着。

周芸芸见她这么喜欢,反而起了恶趣味。

她高高扬起留声机,然后狠狠砸了下去。

就砸在阮希旁边,碎片崩到了阮希脸上。

阮希一下子就哭了起来,同时剧烈的挣扎了起来。

保镖可能没想到她会突然爆发,而且爆发出了那么大的力气,一时间居然让阮希挣扎出来了。

阮希一下子扑倒了周芸芸,不要命的打了起来。

但是她才打了一下就被保镖给拎起来了。

周芸芸受到了惊吓,高声道:“杀了她!我要杀了她!”

这句话保镖自然不会听,也没有动手。

周芸芸上前狠狠给了她两巴掌,然后又狠狠踩了几下留声机:“小贱人!”

阮希木木的看着留声机,仿佛没有听见周芸芸在说什么一样。

周芸芸气的要死,想了好一会儿之后才说:“去把她的屋子砸了。”

这个小贱人,居然敢打她,真是不要命了。等爸妈回来了,她一定要好好告状。

母亲留下的留声机质量很好,可是也禁不起这样砸。

保镖跟着周芸芸去砸屋子了,阮希抱着坏掉的留声机,哭了起来。

她把留声机崩出去的碎片都捡起来,一边擦眼泪一边努力拼凑。

最后还是没有拼好,因为有些零件坏了。

“妈妈……”阮希声音哽咽。

上一篇:总是强迫你第一次 享用植物人美妇

下一篇:男女强吻摸下面揉刺激小说 总裁使劲揉捏她的柔软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