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用手帮我我涨着难受章节 教师陈雅慧4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5个月前

“……”

萧情没有想到话题竟然会被宋微微给板回来,他又淡淡的撇过了眼神,说:“并没有。”

“你骗不了我,我都看出来了,你肯定是受不了压迫了对不对?你向我投降了是不是?”宋微微内心高兴的搓了搓手,表面上却装作不屑一顾的样子:“早这样不就好了吗?我也不是这么死咬着不放的人,你现在可以跟我道歉了。”

“道歉?”

“对,道歉,你要承认从前都是你冤枉了我,我最后重申一次,你那宝贝小妾的孩子不是我弄掉的,她根本就没怀孕!”

对比之前态度坚决的萧情,这一次萧情似乎没有这么强硬了,宋微微还以为萧情转性,可萧情说道:“和你道歉可以,但是孩子的事情事关重大,我不相信绿芙会在这件事情上骗我,这样,我以后会稍作调查,一旦知道这件事情是绿芙陷害你,我一定会还你一个公道。”

“怎么还我公道?跪在地上求我原谅吗?”

宋微微说:“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还可以勉强考虑。”

她本来说这些话就是故意刁难,萧情却在这一次很认真的说:“如果真的是陷害了你,就算是跪在地上求你原谅又有何不可,大丈夫在世,要知错能改!”

“……?”

宋微微茫然的看着眼前的萧情。

这是萧情?

她是不是没睡醒?

萧情会说出这么慷慨激昂的话吗?

“这话……是有人教你这么说的吧?”

宋微微一语戳破。

这怎么听都不像是萧情会说出来的话,萧情就是死鸭子嘴硬,一旦认定了的事情,即便知道是错的,也肯定不会跪地求原谅,萧情的名言就是‘男儿膝下有黄金’,怎么可能跪她?

尤其是刚才萧情说这些违心话的时候,竟然还攥紧了拳头,看来是忍不住要揍她了,一系列的嫌疑落在宋微微的眼睛里,宋微微的视线落在了不远处的一个衣柜里面,只见衣柜里面露出了一个白色的衣角,宋微微顿时明白了什么。

原来是有高人相助啊。

她就说萧情不会有这么好的心肠,看我这一回怎么拆穿你们!

宋微微突然大步流星的朝着衣柜那边走了过去,萧情紧张的想要动弹,奈何他身上的伤口都还没有好,还没等站起来就已经被宋微微打开了衣柜。

只见衣柜里面的不是别人,而是萧团团。

宋微微瞪圆了眼睛:“萧团团?!你竟然背叛我!”

萧团团尬笑的看着眼前的宋微微:“微微……微微姐姐……”

萧情扶额,他这个儿子就是这么的不争气!

宋微微拽着萧团团的耳朵下来,萧团团委屈的跪在了地上,说:“微微姐姐,你听团团解释,团团不是故意要帮爹爹的……”

宋微微咬着牙:“是啊是啊,你不是故意的你是有意的!”

萧团团更加的委屈了,他说:“才不是呢,你看爹爹都已经穷困潦倒,众叛亲离到了这个地步,团团实在是不忍心!”

“所以你就帮着他一起来骗我了?”

“唔……”

萧团团低着头,说:“团团这不也是为了微微姐姐你着想嘛,你看你,每天都要整理那么多的军务,还要上朝,还要被派出去打仗,这日子多难受啊!”

宋微微挑动了一下眉头:“你要是不说这件事我都要给忘了,如果不是因为你跟我说那么多的话,我怎么可能积压了三天的军务,怎么可能三天不上朝?怎么可能被派出去打仗?好小子,你深藏不漏啊!”

宋微微之前都不知道这个小兔崽子竟然这么有心计。

萧团团嘿嘿的笑了笑,说:“微微姐姐,这都是凑巧……现在城主要姐姐你去打仗,姐姐你也不会啊……”

“谁说我不会的?”宋微微皮笑肉不笑的说:“你们就等着我祸祸你们威武城的军队吧,我一定给你萧情打一个落花流水的败仗,让你这个威武将军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宋微微说的义愤填膺,就在转头的时候,萧情却冷不丁的开口说:“如果你打了一个落花流水的败仗,我保证你的人头一定会被挂在城楼上七天七夜,这各城池想要我萧情人头的人数不胜数,恨我萧情的人更是多如牛毛,如果你有胆量的话,我愿意跟你陪葬。”

“……”

一句话,又让宋微微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不是逼她呢吗?

宋微微被迫转过了头,看着眼前的萧情,说:“我觉得我们还是有商量的余地的。”

听到宋微微这么说,萧情挑动了一下眉头:“哦?刚才你不是说要让我这个将军一辈子都没有办法抬起头来吗?”

那是我不知道这是杀敌一千自损一万的损招!

宋微微说:“我这是看在了萧团团的面子上,不想让他黑发人送白发人,我这是献爱心,懂吗?”

萧情就看着宋微微口不对心的样子,如果不是因为不想要继续在这个鬼地方受苦,他才不会主动向宋微微服软,更不会说出刚才那么一大串违心的话来。

更何况,绿芙的孩子分明就是宋微微所害,他坚决绝对不会相信宋微微说的那些个托词。

宋微微说:“萧团团。”

“到!”

萧团团问:“微微姐姐,团团现在可以站起来了吗?”

“恩!站起来吧!”

“嘿嘿。”

萧团团站了起来,说:“微微姐姐,那你们……这就算是和好了?”

“和好谈不上,顶多算是暂时合作。”

萧情淡淡的说道:“我要在这个王府过的好,你要在外领兵打仗,我帮你打仗,你让我来持家。”

“你来持家?”

宋微微上下看了看萧情:“你行吗?”

“这与领兵打仗有何不同?”

“不同大了去了。”宋微微说:“难不成在深宅大院你受了委屈也提刀抹人家的脖子?”

萧情扫视了一样宋微微,说:“有何不可吗?”

宋微微觉得背脊突然寒津津的,这个萧情还真是会破坏气氛,她扯动了一下嘴角:“不,并不会,你开心就好。”

上一篇:关于空乘成长的小说 双性受h娱乐圈文

下一篇:编一个同桌捏奶的故事 和两个学长一起一前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