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里四女侍一夫 我有个同学是谁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5个月前

“爸爸,到时候一定要把宁的肾挖出来给我,虽然我嫌脏,但还是能勉强用用的。”宁优优笑着说。

汪在一旁附和着,宁志毅被母女俩哄的舒心,眉头松了松,一时竟有些温馨。

但这气氛很快就被人打破了,这时叶夫人带人直接开门进来了。

宁优优被吓的惊慌失措:“你们是什么人?这间房我们已经订了,快给我滚出去!”她看到在一旁赔笑的经理,顿时怒了:“经理,你这么做是什么意思?我要投诉你们这家酒店!还不把人带回去。”

叶夫人一进来便听宁优优在这大喊大叫,再加上叶父之前的欺骗行为,面上对这一家子一片厌恶。

当时,和叶家面谈的只有宁志毅和汪,两人皆被吓得面色苍白,汪捂着还要继续说话的宁优优退在一旁。

宁志毅看着叶夫人一众人,联想待在宁家的宁溪音,知道叶夫人这是知道真相了。

只能讪笑的问:“叶夫人大驾光临,不知是……”

叶夫人轻咳了一声,打断宁志毅的话:“叶先生是个聪明人,我想你应该知道我此行的目的。吃我叶家给你的红利,”她顿了顿,提高声量“却蒙骗我,叶父你好大的胆子!”

宁志毅惊出一身冷汗,忙不迭解释到:“叶夫人这是个误会,是我宁家的佣人弄错了千金,我们怎敢骗您,我宁家的口碑您还不知道?我们今天正准备把宁优优带去叶家登门道歉来着,这真是个误会。”

“爸爸!你不说让宁溪音去的吗,爸爸你,唔唔”宁优优不敢置信,被旁边的汪一把捂住嘴。

汪知道叶家对他们来说,是得罪不起的,眼下虽不忍自己的女儿受罪,看了一眼前面催促的宁志毅,便只能忍痛说:“叶夫人,我女儿从小被家里惯坏了,口不择言,还请多担待”

在汪手下不停挣扎的宁优优知道父母这是抛弃自己了,一脸绝望。

叶夫人其实也不很满意这件亲事,尤其是宁优优,没有一点教养的样子,还不如在宁家的宁溪音。想起这一家子人的作风,她心里厌恶的很,但为了儿子的病,只能委屈儿子。

叶夫人施舍应道:“嗯好,那我便把宁小姐给带走了。管家,把宁小姐‘请’回去吧。”

“好的,夫人。”叶管家走向不断后退的宁优优:“宁小姐,请吧。”

然后让带来的女佣将宁优优架起,对宁志毅点点头:“择日,叶家会把婚帖送来,二位不必操心,告辞。”

“呜呜呜,妈妈救我!我不要,不要嫁给宁家,爸爸!”女佣拖着大叫哭喊的宁优优,动作麻利的退出房间。

充当背景板的经理也跟着离开。

留下汪颓废的坐在地下哭,宁志毅烦躁的摔椅子。

墨昀琛趁宁溪音离开,下床接电话,观察下四周,他走向阳台,低声说到:

“嗯。”

“伤口无碍。”

“好。”

挂了电话,墨昀琛看着绑在身上的绷带,骨骼分明的手磨衍了几下。

“诶,你不知道你现在应该静养?”身后传来声音,是宁溪音。

“伤口无碍了。”墨昀琛轻声回答。

宁溪音把药汤递给他“喏,最后一碗了。”

墨昀琛接来乖乖喝掉了,喝完看见宁溪音在摆弄两张红贴。

宁溪音注意到他的目光,解释道:“这个是叶家的婚帖,刚送来的,我在想,要不要去。”

墨昀琛想起自己的任务,问:“可以捎我一个吗?”

宁溪音稀奇看着墨昀琛,脑中一闪,说“好啊,除非你亲我一下。”

墨昀琛听了没什么反应,只是沉沉看着宁溪音,宁溪音丝毫不惧。

二人便如此对视着,目光中似有火花……

上一篇:校长轻点啊又大又深 我和岳 高潮

下一篇:思盈的意思 抵住她的腰释放精华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