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凳红臀责打 先学c语言还是c十十好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5个月前

众人屏息凝神,就等着那位贵人下车。

可当车门打开,后排的人下来时,众人却大失所望。

“唐浩,怎么是你?”

白勇谄笑凝固在了脸上,看到唐浩,脸皮都快垮到地表了。

而唐浩则唇角挂笑,扫了一眼大厅里同样脸色不佳的白老,笑道:“我来,当然是贺寿的。”

说着,拍了拍手。

“白老寿辰,我自然是要备下一份大礼才对。就是不知道这份礼物,你喜不喜欢。”

七八名手下下车,将跟在末尾的小货车上的东西搬下来。

看得出来这东西有些分量,几个高头大汉都很费劲。

咚!

东西落地一声巨响,扬起大片尘埃。

“咳咳!”白勇咳嗽着挥散尘烟,一见眼前被黑布盖住的巨物便觉得不好:“这是什么?你不会又送来什么晦气的东西吧?”

唐浩笑着摇了摇头:“怎么能说是晦气的东西呢,明明金光闪闪的。”

言罢,他一把扯下了黑布。

确实如他所说,黑布下面的东西真的金光闪闪。

可是白家人的脸色却在瞬间黑得跟奔丧一般。

黑布底下,是一尊纯金的棺材!

“唐浩!你太过分了!”

唐浩则似笑非笑地拍着身边的棺材,睨了一眼白勇:“怎么,不喜欢?你们不是喜欢钱么,这尊棺材可是纯金打造的,要是不信,你可以上来咬一口。”

白老一张老脸涨成了猪肝色,指着唐浩的手都在发抖:“竖子!竟敢在我的寿宴上送来这种东西!”

白家人见状也纷纷开口讨伐:“实在是太过分了!难道不知道尊重长辈么?”

“他这样的人,真是恶毒至极,那天就该把他抓起来!”

“果然是个垃圾,连这种恶毒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白勇更是气急,当即怒喝道:“保镖呢?都在吃干饭吗!赶紧,把这混蛋给我抓起来!我要是不弄死他,我就不姓白!”

边说边恶狠狠地盯着唐浩:“小子,上次让你跑了,没跟你计较。但是这次你既然敢找上门来,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上回,唐浩让他在赵家人面前丢了人。

他当时忌讳唐浩身边的手下,不敢动真格的。

但这次唐浩只带了几个人来,酒店里的保镖少说也有三四十,拿下他还不是小事一桩。

等他拿下唐浩,便把他直接扭送到赵公子面前。

到那时,他们跟赵家说不定还有戏!

只可惜,他的心思,唐浩早就算得明明白白。

正欲开口,一道惊慌的女生便从门外传来:“二叔,你这是干什么?”

白凰曦匆匆赶来,脸色有些苍白,却丝毫不影响她的绝世容颜。

出了薄汗,让她的连衣裙有些贴身。

明明是便宜的材料,却包裹得身材丰腴性感。

任谁见了,都会惊艳万分。

“凰曦,你来了。”唐浩看到她慌乱的神情,有些心疼。

她是走来的,舍不得坐车。

而白老一见她,却把手中的拐杖狠狠砸地:“不孝孙,你还敢来!”

白勇也冷笑一声:“干什么?我在清除孽障!”

白凰曦其实远远就看到了那尊金棺材,走近发现是唐浩,这才慌乱起来。

昨晚她仔细思考过唐浩的话,觉得他说得没错。

小钰还小,她不能没有父亲。

虽然她并不打算以后再跟唐浩有牵连,却不能眼睁睁看着唐浩被二叔的人带走。

“爷爷,二叔,唐浩他只是一时冲动,心不是坏的。”她委曲求全,自己朝着两人鞠了一躬:“我代替他向你们二位道歉,还请你们千万不要跟他计较!”

“凰曦!”

让自己的女人替自己道歉,唐浩心里又痛又愧。

痛的是,白凰曦这些年想必受到了白家人不少打压,所以才这么怕他们。

愧的是,他堂堂狼王,竟然要自己的女人如此低三下四!

痛与愧,化作一团怒火,在他的身体里熊熊燃烧。

白家人,他一个也不会放过!

“你替他道歉?”白老冷哼一声,即便白凰曦姿态已经这么低了,他却丝毫没有要接受的意思:“你算个什么东西,你的道歉有这么金贵?”

“不错!你让我们白家丢尽了脸面,如今还要替你的野男人求情?我们白家容不下你这样的贱人!”白勇也应声道。

白老最后更是把拐杖砸得哐哐作响,唾沫星子都飞到了白凰曦的脸上:“像你这种吃里扒外的东西,根本不配当我们白家人。我在此宣布,你和那个小野种,自此跟我们白家断绝关系!”

“以后,你们二人就算死在外面,我们白家也不会替你们收尸!”

白凰曦美目圆睁,眼泪顿时从脸庞滑落。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白老,凝噎道:“爷爷,您真的要把我赶出白家?”

小的时候,她算得上是白家的一颗明珠。

成年后更是因为貌若倾城,又有能力,深得白老的欢心。

可是现在,这个疼爱她的老人,却口口声声要把她赶出白家。

难道,就因为她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吗?

她心痛不已,不敢相信亲情在利益面前,竟然如此的不堪一击!

看见她落泪,白家的女眷们则露出了鄙夷的表情。

“你怎么还有脸哭啊?自己下贱,丢了身子还丢了脸,居然还哭得出来!”

“像你这种下贱胚子,早该在你生下那个小野种的时候就赶你出去!”

“别搞得好像我们对不起你一样,明明是你自己犯贱!”

眼见白凰曦遭人这般辱骂,唐浩的心火越发旺盛。

他冷下脸来,浑身戾气环绕,一把将白凰曦拉到了自己身后。

“白景昌!”他直接喊出白老大名,声音不大,气势却震耳欲聋:“凰曦是你的亲孙女,可是这五年来,你却放任她在外受苦。还有我的女儿,你一口一个野种,可曾想过她也是白家的后人!”

白景昌老脸一横,怒极:“哼,我白家才不会出这样身分不明的下贱后人!”

盛怒之下,唐浩一手拍在金棺材上,当即手掌处便凹陷下去:“既然如此,那你今天就得给我一个说法!”

上一篇:艳妇潘金莲系列小说h 田径队的秘密训练

下一篇:排卵期是什么颜色的分泌物 sM凌虐调教性奴视频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