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女公安局长 她低着头走进惩罚室脸红红的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5个月前

医院楼层不低,站在窗口,能看到许多,唯独看不到北海道的雪。 

周存声倚在一旁,失神地望出去。 

肩膀忽然被披上外套,隔绝冷风,秦漫漫将窗户关上,温笑调侃,“这么喜欢吹冷风啊?” 

“没,”周存声回神,“天儿还不冷。” 

“你身体好。” 

说着。 

她掩嘴轻咳一声,孱弱又病态。 

最能激发男人的保护欲,可这次周存声的关心显然淡了许多,“抱歉,让你吹风了。” 

“不要紧。” 

缝隙的风吹动秦漫漫长发,她歪头看着周存声,“你这几天心情不好,郁郁寡欢的,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 

“没有。” 

在谢桑出现前。 

替周存声排忧解难的人都是秦漫漫,她知性,成熟,能给他许多别人给不了的温暖。 

谢桑完全是反向的。 

她直爽而单纯,敢爱敢恨,在周存声消沉时,不会轻声细语地抚慰,只会用黏人的方式,不是抱就是吻,他再冷淡,她也会坐到他腿上去亲他。 

被吼了,也不会气馁。 

哪怕被赶出房间,也会像一只忠心的小狗,在主人门外摇着尾巴等待,被摸下脑袋,又会开心地去蹭他的脚。 

可这么多年过去了。 

景色在变,人也在变。 

秦漫漫亲耳听见周存声对着窗外叹气。 

“很久不见谢桑了,她在忙吗?” 

果然。 

提到谢桑。 

周存声的情绪才有了波动,“她能忙什么,忙着跟别的男人约会,旅行——滑雪。” 

最后两字,他硬生生挤了出来。 

秦漫漫微不可察地皱眉,“她怎么是这样的人?” 

“她一直是这样的人。”周存声撑着窗台,“朝三暮四,做事不专心。” 

爱人也不专心。 

爱了五年,说变就变。 

手机熨帖腰间,轻震,周存声拿出来看,是孟诀的消息。 

这几天他一直有来消息,大都是围绕着谢桑跟林延开始的,这次也是:【声哥,我刚从滑雪场回来,偷听到他们说什么造娃娃,这可怎么办?】 

随之甩来了几张照片。 

孟诀偷拍技术不差,隔得那么远,也能拍得像写真集,隔着屏幕都透着冬日恋歌的气息。 

照片里谢桑穿着滑雪服,林延陪在一旁,底色雪白,雪花纷飞,美得浪漫。 

滑完雪出来。 

他们一起吃寿喜锅,热气模糊了谢桑的脸,她带着挂脖手套,行动不便,林延便喂她吃,她睁大水瞳,仿佛在说:“好吃!” 

可这些经历。 

原本应该属于他和谢桑的。 

零下几度的夜里,孟诀蹲在谢桑房门口传递消息:【他们关灯了!】 

一分一秒都紧迫。 

周存声那边没了声,孟诀急得要闯进去,跃跃欲试之际,门缝下的灯却霍然明亮起来。 

这里隔音不好。 

能够听到谢桑的声音,她坐起来,听完电话,目光呆滞,“辞退?我犯了什么错?” 

“总之就是……辞退了!” 

现在被辞。 

她的实习经验就是一片空白。 

“辞退也总要给个理由,我好跟学校上报。” 

冯助理硬着头皮转述:“理由就是……不喜欢你了。” 

这借口连他自己也说不下去,更弄不懂老板这是在做什么,竟然让他专程给一个实习生打电话说辞退。 

转念一想,弄不好,谢桑就是以后老板娘,他哪里敢得罪。 

电话结束。 

谢桑将手机放回枕头下,径直走到门口,拉开门,让在外蹲守的孟诀措手不及。 

对他这几天的跟踪,谢桑心知肚明。 

没想到她会来开门,孟诀尴尬不已,“……桑桑,好巧。” 

“巧吗?”她心累身累,“是周存声让你跟踪我的?”

上一篇:再揉一揉就尿出来了h 婚变by晨雾的光

下一篇:快穿之恶毒女配要逆袭完整版 腿肿皮肤发红咋回事呀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