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治疗男性pe的药 我和疯狂过的几位熟女情人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5个月前

戏精苏二伯从始至终秉持着一个理念,只要我不尴尬,那尴尬的就是别人。

发工资时:

苏二伯:诶呀,祁老哥果然厉害,工资是我的几倍,能分张工业券给我吗?我家肥皂用完了。

祁家但凡有个人生病时:

苏二伯:诶呀,我家正华好惨啊!早早年纪就没了爸爸,他好像很久没吃过营养品了吧!能分一口营养品么!

祁家的亲戚办喜事:

苏二伯:诶呀,听说你家谁谁谁有好事发生了,我沾点喜气,分点糖果不……

就这样,苏二伯踩在祁家的底线上肆意骚扰。

你不能说他敲诈勒索,因为你给块糖,给张布票,甚至随便给件旧衣裳都能把他打发走。

但次数多了,就会觉得他像牛粪上的苍蝇,烦的要死,恶心的要死。

要不是后来苏二伯在问祁父要东西时被他们厂的领导撞见出面制止了这种行为,恐怕苏二伯到现在还在纠缠不休。

想起以前的事,祁邵打了个寒颤,搓了搓手臂带着苏苏先回家了。

等一到家,他立马将遇到了苏苏大哥的事情和赵方静说了。

提起苏家人,赵方静就来火,她把手上的茶碗重重一放道:“遇见了就遇见了,他们还有什么想法不成。”

祁邵皱眉:“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我和苏苏结婚了,那边到底还是要上门一趟吧!”

“去!祁南你也去,苏正青在我们家吃了这么多顿饭,我们明天不仅要上门,还要在他家吃了饭再走。”

祁南笑了笑,他当然得去,这么刺激的场景怎么能少的了他。

祁邵的关注点却不一样:“妈,吃饭是重点吗?你也不怕苏大伯来我们家闹。”

赵方静虚张声势道:“我怕什么,苏正青已经长大了,能自己赚钱了,苏家大伯还能让他再来我们家吃饭不成。”

“苏家大伯可以打着苏大哥要结婚的借口再来要一笔钱。”祁邵随随便便就想到了一个讹钱的理由。

讹钱这种东西不是只要有心就有千万种理由么。

“他敢,凭什么,我大儿子都还没结婚呢!我们家为什么要给钱。”赵方静试图给自己找一个盟友,她向大儿子寻求肯定道:“祁南你说是不是。”

祁南提醒道:“有我爸在,是可能给的。”

让祁南来评价祁父的性格,那就是行走的道德标兵。

只是这个道德标兵是捆着自己一家人来陪他奉献自己,燃烧生命。

赵方静也想到了自家老头子的做事风格,她颓废道:“那算了,不在苏苏大伯家吃饭了。”

祁南点点头,却是又在心里否定道,苏苏大伯不会有用到苏正青结婚需要钱这个借口的时候。

因为……

诶!算了

祁南不想对苏正青的遭遇做过多的评价。

但苏正青这个人他是不讨厌的。

毕竟上辈子苏正青拿工资后,他就经常买东西送到祁家,他在祁家吃的饭,以另外一种方式还了回来。

祁南上辈子下乡后,苏正青甚至每年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坚持给他邮寄物资。

他爸不管这些,他妈有时候忘性大,他弟常年在科技所,他弟是个自私鬼,他妹自顾不暇,有一年居然只有苏正青还记得他。

祁南内心有些复杂啊!他见到苏正青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呢?

上一篇:史上第一混乱在线播放 师生h文老师是男小说

下一篇:安全期带套推迟30天 上海医疗调教冷艳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