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锦小说 催眠班~女全体樱花后篇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程清寿,果然人如其名。

既然如此,她也就没必要留情面了……

下午四点,黑色的宝马停在了临城程家别墅前。

“太太。”开门的是一个穿着佣人服装中年妇女,见到跟在陈若锦后面的林子衿目光闪了闪。

“张嫂,你带她进去吧,快到下课时间了,我得去学校接雨彤。”

程雨彤刚上大一,本来大一的学生是强制住校的,但是学校宿舍的环境程雨彤肯定是不愿意,再加上程家在临城的人脉,半个走读证明不是什么大事。

林子衿下来后抬眼略扫了一下。

程家是独栋别墅,典型的欧式建筑风格,看来花了不少钱。

张嫂隐晦的打量了林子衿一番,这才开口,“林小姐,跟我进来吧。”

张嫂见她没有跟上来,还站在原地,以为她没见过世面,被这么阔气的豪宅吓到了,不由得撇了撇嘴,果然是乡巴佬。

“林小姐,咱们还是快进去吧,别让老爷等急了。”张嫂提高了音量。

林子衿掏了掏耳朵,还是那副懒懒的欠揍表情,慢悠悠的说道:“我没聋,两只耳朵都听到了。”

“老爷,林小姐来了。”

“嗯,你下去吧。”程清寿心不在焉的说道。

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林子衿身上。

她和她妈太像了!

程清寿恍惚间以为自己看到了林念,内心忽然就涌上来诸多情绪。

他搓了搓手,有些激动又有些局促,“子衿,你来了,快坐下。”

林子衿扯了扯嘴角,看着眼前这个温和儒雅,和自己有半分相像的中年男人,语气生疏:“你好。”

程清寿定定的看着林子衿,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

衬衫松松垮垮的套在身上,两边的袖子卷的长度不一,书包拎在肩上,嘴里还叼着根棒棒糖,整个人活脱脱一个不学无术的痞子。

神色不由得变得有些愧疚,如果不是这些年没人管她,她也不会变成现在这幅模样。

“一路上过来累了吧。”程清寿伸手去拿林子衿背的双肩包,林子衿故意躲开他的触碰,他只好讪讪的收回了手。

林子衿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慢条斯理的打量着。

程家的房子挺大,上下一共四层,外面是欧式风格,里面中式古典风格的装修,家具也都是红木的,墙壁上挂着不少字画,不过从整个布局和那些字画来看,主人品味也就那样。

扫了一圈,最后她的目光落在最右侧墙上挂着的一副字画上,眼底露出了些许意外,没想到居然能在这里看见它。

程清寿一瞬不瞬的看着她,自然没有错过这个细节,倒是捕捉到了女儿的短暂目光停留,内心还在发愁怎么找一些话来缓解两人尴尬的气氛,瞄了眼那副字画,眼珠子转了转。

“子衿,你喜欢这副字画?”他笑眯眯的问。

“还行吧,这不是她写得最好的一副,虽然笔酣墨饱,刚劲有力却没有形成自己的风格,比不上她其他的作品。”

“既然你对书法这么有见地,那这幅画就送你吧。”

程清寿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娇蛮的声音打断了,“爸,你怎么能把这幅画给她?这是别人送给你的生日礼物!”

林子衿转过身只见陈若锦带着一个面容甜美的女孩子走了进来。

她目光淡漠地从两人身上扫过,看到女孩子腕上的手镯,眉头不由得挑了挑。

陈若锦沿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只见她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女儿腕上价格不菲的手镯,厌恶的皱了皱眉。

“看什么看?怎么,你拿了字画还不够,还想要这只手镯?真是贪心不足蛇吞象。”

林子衿在心底翻了个白眼,面无表情地出声,“我只是想说她带了假货。”

“你说什么!你个……”

一石激起千层浪,陈若锦脸色顿时变得难看,她咬牙切齿地将小野种三个字咽了下去。

“这可是我花了几十万买的,怎么可能是假的!”

“哦,那你说不是就是不是咯。”林子衿眸色平静地望着这个嚣张跋扈的女人,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爱信不信,反正真的手镯被她送给了院长。

“你!”陈若锦被她的态度气得要命,站起身想要伸手打她,程清寿连忙打圆场,“小孩子不懂事你计较这么多干什么?”

她一走,陈若锦立即就大喊大叫起来,表情咄咄逼人:“程清寿不过才见第一面,你就这么偏袒这个小野种,你心里是不是还忘不了林念那个贱……啊!”

陈若锦话还没说完就被人一耳光甩在脸上。

她捂着脸颊怔了半秒,而后歇斯底里地往程程清寿脸上抓去:“程清寿你反了天了竟然敢打我,你是不是忘了是谁让你有今天这个地位!”

程清寿脸庞立即出现两道深深的血痕,脸色简直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他一把将陈若锦推到地上:“你闹够了没有,别忘了接她过来是为了什么,别老由着性子胡来!”

陈若锦狼狈不堪地摔倒在地上,她满目怒火地死死瞪着林子衿离开的方向。

贱人,果然贱人生出来的女儿也是贱人!

林子衿不知道楼下发生的闹剧,她到了房间之后把背包里的东西都倒了出来。

一台什么标志都没有的黑色笔记本电脑,一部砖头似的老人机,还有几个白色塑料瓶。

看到白色塑料瓶的瞬间,她的眼神暗了暗。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她可能不会离开云城那个小小的孤儿院。

她把白色塑料瓶收好,然后去浴室洗了个澡,换好衣服出来,床上的手机响了。

她看了看来电显示,是个隐藏号码,她按下手机上的一个按键才接起来,“喂。”

声音已经变成了一个苍老无比的男声。

“你要我查的东西查到了,但是对方有些棘手。”

“什么意思?”

“我把资料发你,你就知道了。”

林子衿收到资料之后还没来得及看,张嫂就在敲门——

“林小姐,下来吃饭了。”

她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才不紧不慢地下了楼梯。

林子衿不甚在意的拉开椅子,坐下吃饭。

程雨彤看了一眼正在低头吃饭的林子衿,她几天之前就知道了林子衿的存在。

上一篇:下面流黄黄的粘稠液体还很痒 情满四合院h改编小说

下一篇:精品长篇肉辣文小说 初经人事会疼吗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