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第一次好紧夹我爽 稚嫩玉茎小说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5个月前

话音刚落。

宇文化及骤然大怒,拍案而起。

“大胆!简直胡说八道!你可知这江山可是……”

还未说完,一旁杨广似有深意挥了挥手,暗示宇文化及别多嘴。

宇文化及面露疑色。

他想不通,叶南一句江山要亡,如此大放厥词,杨广怎么这么淡定?

杨广可是当朝太子啊!

若在平时,说出江山要亡这种话,可是要砍头的!

不过宇文化及也没有多想,只好乖乖坐下。

叶南则是皱眉打量着宇文化及,不禁诘问:“野头叔,你怎么这么激动呢?”

“我……”

杨广替宇文化及解释道:“噢,儿子啊,你野头叔就是一时愤慨罢了,他毕竟是戍边火长,镇守国疆也立了功,如今听你这种话自然听不得,愤怒也是理所当然的。”

“哎!”

叹了口气,叶南接着喟然道:“我懂我懂,哪个镇守国疆的将士不爱国呢?不过啊,野头叔,我也不是针对你的意思,主要是这个国家已经没救了,咱没必要为这种国家愤慨啊!我看啊,你要不也退伍得了,另事他主总比苟且偷生要好啊!”

“哎,别想这么多了,野头叔,来来来,喝酒!”

叶南说着便给宇文化及倒了酒,自己也甚是兴奋地喝了两杯。

宇文化及全然傻了。

坐在自己身边的杨广可是当朝太子啊!

当着太子的面,一个农民青年居然说这个国家没救了?

“这小子恐怕活不长了吧!”

宇文化及嘀咕着,向叶南投去了困惑的目光。

毕竟,他从未见过如此不要命的年轻人。

然而宇文化及这阵困惑的目光却被叶南误以为是对自己这番话的疑惑,于是叶南便是拍着xiōng部胸有成竹道:“嘿嘿,野头叔你是不是想问另事他主的他主是哪个主?没关系,我现在就可以透露给你,我看那个唐国公李渊就很不错,是个当主的榜样,投奔他,总能享福的!”

宇文化及闻言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投奔李渊?

这特么嘛子情况?

李渊可是杨广表哥啊!

表弟要亡,反而投奔表哥,这岂不是间接说明……

宇文化及眸光一闪,立马想到一个恐怖的猜测。

这意思是李渊谋反?

这特么怎么可能?

宇文化及摇了摇头,用同情的目光看了叶南两眼。

这小子肯定活不长了。

然而让宇文化及没想到的是,杨广却是爽朗地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儿啊,你所言极是,我近些时候也有跟你野头叔商量退伍事宜,目前正在筹划当中。”

宇文化及一脸尴尬。

杨广这是演上瘾了?

说什么筹划退伍事宜,皇位不要了?

杨广无视宇文化及惊疑的目光,接着问道:“不过比起这个,儿子,我更好奇你为何说五姓七望要搞事,江山要亡?这两者有何干系?”

“爹,这你就不懂了,这里边不仅干系大,水还很深呐!”

“哦?”

杨广一听这话便来了兴趣,立马给叶南倒酒:“说来听听?”

叶南抿了口酒,酒水下肚,思绪不禁有点飘了,当下便饶有兴趣分析了起来。

“你想啊,那五姓七望都是些什么人?他们只认钱不认人,怎会突发善心,劝导皇帝大赦天下呢?这分明就是有所目的啊!”

“至于他们目的是什么,也不难推断,既然提及大赦天下,那么必然跟监狱有关,我看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到监狱里捞人!”

“监狱捞人?”

杨广半信半疑。

“若只是如此,五姓七望没必要如此大阵仗吧?”

“哎,爹你这是糊涂啊!就是因为要捞人,所以阵仗越大越好啊!”

叶南有理有据接着道:“你要知道,若是单独捞人,肯定会引起他人怀疑的,但若是能以大赦天下为噱头释放狱中犯人,岂不就能神不知鬼不觉把人给放出来了?”

杨广恍然一愣,一副醍醐灌顶的模样。

不过他仍有几丝疑惑。

“我尚有一事未明,释放狱中犯人,缘何就一定江山要亡?”

“哎,爹你可真笨,你不想想,五姓七望几家人联手,抓住皇帝想多活几年的心态,直接大赦天下,把人放出来,你说,这个人究竟是给了五姓七望多少好处,才能让他们敢这么舞文弄法算计皇帝啊!”

叶南此话一出,杨广瞬间眸含杀气,恍然大悟。

那一瞬间,杨广嗅到了几丝危机。

好家伙,五姓七望这是在以权谋财!

但这并不是真正让杨广在意的事情。

杨广最在意的,则是,那个能让五姓七望那帮贵族在朝堂上舞文弄法的犯人,究竟是谁!

眼看着杨广露出忧心忡忡的表情,叶南便趁机苦口婆心劝告道:“爹啊,儿子真不是吓你,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你想啊,那个拿钱砸得五姓七望敢于骗取皇帝信任的人,财力必定十分雄厚,他要是被放出去了,自由了,肯定富可敌国,有实力跟朝廷对着干啊,到时别说国库了,可能连兵营的军饷都没得发啊,你说是不是!”

“所以啊,趁着这种事情还未发生,咱就应该退伍啊,别到时粮饷都领不到,还碰上有人造反了,这可就悲催了啊!”

叶南一顿分析猛如虎,结论更是泣鬼神,震撼宇文化及几百年。

杨广听得心潮颠覆,表面仍装镇定。

“你说的对,我就应该尽快考虑退伍,回头我就把手续给办成了,不过……”

杨广故作诚挚应了一声,随后话锋一转饶有深意道:“儿子,你分析得这么厉害,那你知不知道五姓七望想从牢狱里捞出的人是谁?”

叶南身子往后一仰,眯着眼睛道:“爹你问这问题干嘛?”

杨广随口编造道:“投奔这个人啊!你方才不是说这个人富可敌国吗?那我们为何不投奔这个人呢?”

叶南矢口否决:“那可不行!”

“这是为何?”

“这个人我不知道是谁,他富可敌国是不错,但他这种人谋划太过低级,稍加分析便知道他在耍什么手段,若是加以调查,必定就能查出他的身份,我们绝不能投奔这种投机取巧的人,”

言至此处,叶南话锋一转,转回正题:“真要投奔的话,我看李渊就很不错,那老狐狸藏得可深了,不到最后一刻绝不暴露,虽然篡夺表弟皇位是奸诈了点,但这才是做大事的男人啊!”

上一篇:皇阿玛太子妃放开我h 王爷地牢虐王妃鞭子

下一篇:呻吟很浪的少妇和情夫酒店愉快 同桌上课把我内衣脱了吸奶头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