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德和小雯的幸福生活 墨渊白浅续写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5个月前

说完这些话,闻清清楚地感觉到自己周围的气温都下降了几度,刚刚还很温和坐在床边的那个男人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闻清,”男人的声音淡淡的,“你真该看看你脸上的表情。”

“什么……?”

“提到陆文宴的时候,你几乎要哭出来了,”

男人站起身,带着一股冷气慢慢逼近,“他和别人高高兴兴的订婚,不顾你的死活,对你根本就像对待一条狗,即使这样,你还爱他?”

他的语气十分平静,但是她听得出平静下面的狂风骤雨。

听得出这个男人在羞辱她。

温柔绅士都是假象,这个男人和陆文宴比起来,城府深的可怕。

她单薄的身体忍不住有些发抖,一直以来茫然无措的心突然生出一股压制不住的怒气,

“我之前还以为你是陆文宴,现在看来是我想错了。陆文宴起码堂堂正正的,不喜欢我就是不喜欢我,不像你,只敢躲在暗处装神弄鬼。你说他对我像条狗,你扮作他的样子强要我,你和他有什么分别?你对我呢?连狗都不如吧!这不是你的医院么?你现在最好叫他们把我做成标本仍在那个所谓的家,你就满意了吧时先生?!”

连珠炮似的说了这么多,闻清体力用尽还在微微喘气

冷不丁的,嘴唇被人封住。

“唔……!”

男人大手捏着她的脸,食指捏住她的下颌,强迫她微微张口,之后就这么肆无忌惮地长驱直入,霸道又温柔地碾压着她。

不像是情不自禁,倒像是在惩罚。

闻清的手不禁捏成拳头,狠命捶打这个疯子的宽厚胸膛,不过她越是挣扎这个男人就是越是不肯放过她。

不知过了多久,这个男人紧绷的肌肉才慢慢放松,薄唇和她微微拉开距离,

“小姐,你不该爱他。”

“……你离我远点!我不爱他难道爱你吗?!”

他不理会她的抗拒,还是离她这么近的距离,只是此刻他的声音低沉沙哑的不像话,

“嗯,你该爱我。”

“你……”

这个男人就是个喜怒无常的疯子!

男人又啄了一下她的嘴唇,语气里带着点警告的意味,

“闻小姐,以后提到陆文宴你再露出那副表情,我可不保证我会做出什么事情。”

闻清现在被这个男人亲的头脑发昏,嘴唇微微发肿。

她甚至忘了害怕,忍不住冷笑一声:

“怎么?你会做什么?杀了我?”

“我不舍得,不过,我可能会忍不住杀了他。”

男人的语调平淡阴沉,好像真的会做出这种事一样,闻清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你……你不许!”

他直起身子,挡住了大部分的晨光,在她身上留下一整片阴影,似乎不想再跟她讨论这个问题,于是冷冷地交代:

“你不愿意住那个新家,就安心待在这里养着吧,梅姨会在这里照顾你,乖一点。”

说完这话,他整理了一下袖扣,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病房。

闻清还没有反应过来,病房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

他没说什么时候回来,也没说会怎么处置她。

瞎了之后她总是格外无助,她瞬间就像被扔进一片荒野,全世界就剩下她一个人。

奇怪的是,那个疯子在这的时候她虽然害怕,可是没有现在这种难捱的孤独感……

“闻小姐?吃点东西吧,先生交代了,我做了你最爱吃的菜粥。”

阿姨的声音打断了她心中涌起的那股奇怪的酸涩,

“哦……哦,谢谢。”

一连十几天,时醉都没有回来,这个男人好像就这么消失了一样,跟出现的时候一样突然。

闻清在梅姨和医生护士的精心照顾下,身体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

这天下午,她正在病房里扶着墙走路,房门突然被几个男人推开。

她手指瞬间蜷缩,望着来人的方向轻颤着问了一句,

“时醉?是你吗?”

“闻清,我们是市公安局的,你母亲的案子发现了一些线索,现在需要你跟我们走一趟。”

上一篇:呻吟很浪的少妇和情夫酒店愉快 同桌上课把我内衣脱了吸奶头

下一篇:被拐买H小说 憋到失禁内急故事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