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文推荐 韩国三级在办公室做的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周末的医院人满为患,凑合着挤在走廊里的备用医用床上,季晨涵悬空着两条小短腿,低头一眨不眨地凝视着自己真实受伤、也真实被处理过的膝盖。

现在他可以确定两件事:

第一,他不是“变成了小时候的自己”,而是穿越回了十二年前,取代了自己六岁时的灵魂。

第二,与他同岁的顾零不知为何也出现在了这个时代,而且还保持着穿越前的年龄和外貌,也没有认出现在儿童模样的自己。

简单来说,就是同为穿越,他是魂穿而顾零是身穿。

这种奇异现象的发生对于已经变成植物人的顾零来说也许是件好事,但对于季晨涵来说,这只意味着噩梦重演。

那个灰败、枯燥,宛如荒漠一样的童年,他一点也不想再经历一次。

浅浅的阴影由远及近地覆盖上纱布,季晨涵仰头看去,正是取药回来的顾零,他张了张嘴,一句“我是季晨涵”到嘴边又默默咽了回去。

倒不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只是在这种情况下,但凡是个正常人面对害自己成为植物人的凶手,怎么想都不可能会一笑泯恩仇,更何况他现在还是这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真要与顾零闹起来会很吃亏。

“医生叔叔说你的伤口不能碰水,这几天记得不要洗澡哦,让爸爸妈妈拿湿毛巾避开伤口给你擦一擦就好了。”

嘴里这么叮嘱着,顾零凑过头去又检查了一下包扎处,见季晨涵依旧闷闷无语,不由得关切道,“摔伤的地方还很疼吗?”

疼,但这点疼对于灵魂年龄18岁打过无数比这更疼的架的季晨涵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于是他刚想摇摇头,就见面前的顾零已经弯下身,朝裹着白纱布的膝盖处轻呼两口气,一脸认真,“痛、痛、飞~”

季晨涵:“……”

所以他俩到底谁才是小孩?

“不痛了。”季晨涵面无表情,又怕自己这么冷淡会引起顾零怀疑,这才勉强挤出一丝符合他外表年龄的天真笑容,“谢谢……姐姐。”

听他叫自己姐姐,顾零脸上露出的笑比他的还要天真。

医院人多病杂,从季晨涵那儿问家长电话家庭住址走丢地点又一问三不知,顾零只得先抱着不能弯曲膝盖的季晨涵出了医院,谁料前脚刚踏出医院,后脚季晨涵的小肚子就“咕噜噜”地叫了起来。

季晨涵:“……”

于是,强忍着笑的顾零顺势抱着脸红成番茄的季晨涵小朋友进了最近的一家餐馆。

“想吃什么点什么,姐姐请客。”顾零递过菜单,还不忘安抚季晨涵的情绪,“等吃饱了姐姐再带你去找警察叔叔,很快你就能和爸爸妈妈相聚了。”

比起说出“找不到他们的,他们都在国外也根本不在乎我”这样疑似卖惨的事实,季晨涵其实更想问问身为穿越者的顾零她哪来的这么多钱——但作为一个才六岁的“失足”儿童,季晨涵只能乖巧地默默接过菜单,应景地点了一个还赠送奥特曼玩具的儿童套餐。

看穿一切的顾零憋笑憋得很辛苦。

手里粗制滥造的奥特曼模型被摆弄得变形,季晨涵耳根发烫,心里更是觉得被戏弄了一般发恼,本来就是一个锱铢必较的主,只是顿了片刻,季晨涵就仰起脸,故作单纯地接着话题问道,“姐姐,那你的爸爸妈妈呢?他们怎么不来找你?”

果不其然,就见对面顾零脸上的笑容霎时一僵,“他们……”

喉咙里滚出一丝哑音,顾零勉强笑着,“他们忙着照顾弟弟呢,姐姐…姐姐大了,不需要他们的照顾啦。”

被顾零此刻的窘迫所取悦,季晨涵继续用他那烂漫的童声不客气地一层层揭开顾零的伤口,“可我看电视里面说,孩子再大在父母眼中也永远是孩子——姐姐的弟弟是孩子,姐姐难道就不是他们的孩子了吗?”

顾零沉默了。

难堪而又悲哀的沉默。

胜利和报复的快感叫季晨涵忍不住弯起嘴笑,可在静默中随即而来的不安和空虚又叫他慢慢抿回嘴唇,偏过头去。

“是,我是他们的孩子。”

顾零忽然说道,冷不丁的回答叫季晨涵回过头来就直接撞入一双泛着水光却一如既往坚定的眼眸:

“我的出生我无法决定,父母的心在哪我也无法决定,但我不会因为父母不爱我而自怨自艾地放弃自己——”

“我永远热爱我的生命。”

【季晨涵好感度+10,季晨涵好感度55】

……

猛地睁开眼睛,梦醒的季晨涵盯着眼前熟悉的卧室天花板,嘴角死死绷直。

啧。

*

*

*

顾零现在有点紧张。

因为这个小说世界里的男主季晨涵自从早上闯进病房后已经在床边盯了她快一个小时了。

哪怕此刻的她睁不开眼也看不见,但不需要系统通报顾零也能清楚地感受到来自季晨涵的那两道灼灼目光。

要命。

被他这样盯了多久,顾零就提心吊胆了多久,生怕这位正处叛逆期的小少爷又哪儿看她不顺眼了,再把她昨晚卖力表演辛苦涨回的10点好感度给扣了。

也直到昨晚,顾零才切身实地地体会到那个所谓【躺赢】的奖励技能到底是怎么“躺赢”的——

筑造梦境,入梦演戏。

展开来解释就是系统抽取季晨涵儿时的记忆筑造梦境,并通过它的神秘技术填充进梦境所不具备的感官体验,叫身处其中的季晨涵最后不得不相信这是“穿越”而不是做梦。

以上就是“躺”的含义:顾零躺着入梦就能完成。

至于“赢”,则是根据那个自称“不能分析角色心理”的系统给出的《季晨涵人设性格以及心理创伤分析报告》,顾零从中找到了两个关键突破口,并由此打算走治愈向道路。

虽说“上辈子”为讨口盒饭她也当过几次群众演员,甚至还在一部大剧里念过一句台词,但平心而论顾零目前的演技和应场能力其实一般,若不是梦中说得那些话也算是她真实的肺腑之言,再外加她身为梦境操控者自带的影响力,就凭她那一张口差点紧张到发不出声音的演技根本糊弄不了现在的季晨涵。

但从昨晚的10点好感度成绩来看,她的路子没走错演技也算超常发挥……

唯一的缺点就是白天再见面时有点尴尬。

顾零还清楚记得昨晚梦里那个“天真无邪的小男孩”是怎么一口一个“姐姐”地叫她以及怎么快乐地玩奥特曼的。

顾零忽然庆幸现在的自己是植物人,不然她很难不当着季晨涵的面直接笑出声。

不知此刻季晨涵想的内容是不是和顾零一样,只见他猛地从沙发上站起身,脖颈泛红,抬脚就往病房门口走,只是没走两步,他又忽然停住,狠狠瞪了病床上那个明明半死不活了还要跑到别人梦里作怪的女孩两眼,咬牙扔下一句“你最好别自作聪明。”后这才摔门而出。

上一篇:女皇陛下出好 女朋友蒙眼然后让朋友

下一篇:吴凡和未婚妻婉玉 宝贝放松太紧了夹死我了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