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学长一起 两根好大撑坏了np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也是仅在恍然大悟间,我这个笨蛋,才在周之轲她那怒火中烧骂声中,缓慢且也迟钝的回想起来——对啊,我现在又不是身在人界,她又怎么可能,只有十八岁呢?

外界的成年年纪,恰恰是完美无缺的,一千八百岁才对呀。

“什么?一千八百岁?”医生听了后,想来即便是他这样,在西郊市里传闻的神通广大的心理医生好了,对于我说的关于外界岁数的概念,他一样,还不是得摆出非常的震惊?

“准确来说,一千八百岁是他们的成年年纪。”我道,“但周之轲那个女孩儿呢,那个时候,恰好不多不少,是一千九百岁整。”

“一······一千九百岁?”医生话语道的,满嘴的难以置信,“这也太神奇了,你们是怪物吗都?你们到底是长生不老,还是······”

“长生不老?”形容的倒还贴切,但也不对。

我摇了摇头说:“并不是长生不老,只是一向按照他们外界的规矩,元神赋予于身的战力指数,一旦达到屈屈的两千点后,便可以将有限的生命,从类似我们人界的平均七八十岁的程度,提升到咱们这儿望尘也莫及的一万岁。”

“什么?一万岁?!”医生不觉瞪大了瞳孔,手里的茶杯,竟也握不紧的歪在了一边,轻轻,还滴出点点茶来,“那女孩儿的一千九百岁,岂不是等同于我们人界的少年年纪?”

“对啊,我不是说过了吗?”我点头道,“就像是我们人界的成年年纪一样,可以看做咱们的十八岁嘛。”

“那,外界来说,一万岁,就是终止了吗?”他好奇不止,所以继续问。

“不。”我想了想,医生不愧还是医生,他一定是自己也有猜到过,是我话还不曾讲完,往后,一定还有更惊人的罢——如下。

“一万岁实际上呢,不过也只是平常人的坎。要知道,因为元神赋予的战力指数,和被所有人提升到两千点的这件事,其实是非常容易且近乎毫无难度的。甚至,像我们圣人学院413班那个集体里的大部分人,在他们发现并知晓元神一开始的最初,很多就已经完成然后拥有了浩荡岁月的一万年寿命。”

我详细说道:“而如若觉得一万年的寿命还不够自己活的话,那么,自身的战力指数就还需要更多的修炼,更高的节点,被统计出来,战力指数是定在两千万点。”

“什么?两千万点?”

“是。”我欣慰的笑着,心说,医生虽然从未接触过外界的事,然后,又对外界的东西一无所知,但是,即便是这样,凭他的聪明才智,倒也还是听出来我刚话里头,关于“两千万点战力指数”这个抽象概念的含金量,不得不说,医生确实还是我见到过的人界人里面,难能可贵的聪明人。

“两千万点的确太难修炼,所以即便是到今天,完成的人数,也不过只有百分之二十而已·······”

“等等。”医生忽然打断我道,“若按你的说法,那你自己,又能活多久呢?是一万岁,还是······”

“很荣幸,我真实幸运的,恰好是那百分之二十里的一员,可能算是天赋异禀吧。”我不骄傲,反倒平淡道,“往后的日子里,我呢,可以活到一万岁以后。”

······

正因为寿命如此,也才所以,周之轲在我眼里,是那么的乳臭未干。

“抱歉,我刚才不是故意的。”虽然她是小,我是大,凡事不该与她计较是没错,但不过,刚才的误会,我还是必须得解释一下。

“什么?”她满嘴忿怒,静观着,似乎就等待着我的解释,“不是故意的,那是什么意思?我看你,说的还挺直接啊。”

“哎。”算了,若是我解释的不好,怕是我要被她整死在这里不可。

也是忽然想到,这种话题我都得费心费力的去和一个陌生女孩儿解释个半天,这样的我,是不是活的太累了点?

“我刚才,只不过是不小心拿着人界的年龄思维来衡量你,所以说错了。”我道,“在我们人界那边,人的平均寿命,不过也就七八十岁左右。最高呢,到达一百都已经是非常难的事情了。”

“哦?”她虽故作的半信半疑,但我知道,她还是愿意相信着我,“真的?”

“嗯。”我无力点了点头,“因你现在的年岁,放到人界去,确实只是十八九岁的状态,所以,我才不小心的搞混了。”

“行吧,那我就暂时相信你。”她点了点头,算而满意,“不过,听你这么说来,你还真是人界的人?”

“是。”我叹了叹,“我不是一直都说我是人界的人吗?你不会还在怀疑我吧?”

“怀疑你又怎么样?你说的话永远都跟谜一样,我不质疑你就不错了。”

“你······”算了,小孩子终究是个小孩子,我懒得计较。

“喂,你又要睡觉了?”见我当真不说话了,她反倒,是不是又觉得无聊?

“有点。”我有气无力道,“哎,也不知我身上的伤何时会好。”

“这个啊,我爸妈说,起码还有半个月呢。”

“半个月呀?”看来这伤的确很重,恢复起来,竟也还有半个月之久。

“额,我必须要告诉你。”她另加道。

“什么?”

“半个月呢,只是你能下床的时间······”她嘱咐我说,“但是往后,你想恢复成你完好无损时的状态的话,那还得要一两个月,所以······”

“我知道。”废话,我又不是第一次受重伤了,“我也不奢求在这里待到我完好无损的时候,反正,只要我能站起来走路,到时候,我就会离开这里,也好,不再打扰你们。”

“什么?那么快就走?”她听起,仿佛有些意外。

“哈哈,怎么了?”我笑道,“舍不得我走?”

“我呸,谁舍不得你?”她喘了口气,触骂我道,“哼,你可别多想,我呢,主要是怕你到时候要是真的走的太早,一下旧伤复发,死在我的家门口,那才是真的倒霉呢。”

“你······”死姑娘,要不要这样,动不动就诅咒我啊,“切,周之轲,就算我死在你家门口又有什么关系,你们也不过是费一些替我收尸的工作罢了。”

“什么?你还真是会让人找罪受啊。”她这妹子,嘴里不饶人,“替你收尸?还不算麻烦?”

“麻烦也没关系。”我想也没想,自是不认输的接话道,“反正你们这森林里就你们这一户人家,大不了不收尸,单单让我那尸体摆在那里发臭也没关系。”

“你······”

“怎么?”我笑她说不出话来,“到最后,不想我走还不是因为舍不得我?”我哈哈笑着,尽管逗她。

“哼。”谁知她又冷哼一声,竟掉头就走。

“喂,你别走啊!”不是吧,我又说错话了?她又生气了?

“你给我看好了。”奇怪,她并没有出房间,而是······

“什么叫森林里没人?这话也是你人界的思维告诉你的?”她不但没有出房,反倒是得意洋洋的,双手拉开窗帘,尽透着屋外阳光,一手指着外面道,“快看。”

“啊?”看看看,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

“什么!?”话音还未落,我当真是定睛一看时,“这······”

大······大开眼界?

这窗外······窗外望去——不是吧?竟全是村屋,竟遍地是人家!

“不是吧,这怎么可能呢?”难以置信,我哪里肯信,“这······森林里,居然住了这么多人!?”

“废话,什么不不可能?”她一边哼着,一边得意道,“你个区区人界人,不懂的东西可多着呢,别在这儿就会自以为是!”

“我······”好家伙,自以为是,我还真是自以为是呢。陈欣宇呀陈欣宇,不曾想,今天到底是,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女生给教训了?

“不瞒你说,我爸他是这森林之长,反正,就和村长一样。”她背对着我时,边又一屁股,所幸就坐在床尾,“所以,若你半个月后执意要走,我是不会拦你啦,只是好心劝你罢了。”

“劝我?”

“是,就是劝你。”她忽然又正经的道,“等待那时,你想做什么都随便你,我们呢也不会阻止你。”

“原来如此······”我算懂了。

“对不起啊小周,刚才,我不是故意的······”

“小周?”她转脸来,瞪了我眼,“叫谁小周呢?又和你不熟!”

“我······哎,真对不起。”我算是好,诚心诚意的道歉道,“哎,我呢,现在也不过就是一个小小无家可归的人,又怎么会敢,惹那村长的女儿?要说方才呢,纯粹是在下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姑娘你,海涵海涵。”

“切。”瞧她一副倔强的样子,简直是像极了年轻是的她。

“诶,你不会,还在生气吧?”见她的模样,我自是主动些问道。

“废话,怎么可能?我又不是那么小心眼。”她反是无所谓着说,“不过,关于你的故事,我倒是还颇有好奇就是了。”

“啊?我的故事?”我不懂,“什么故事?”

“那还用说,当然,是你和郡主的故事了。”

“什么?我和她······”我缓缓,流下了一滴泪。

“你······你没事吧?”她吓了一跳,赶忙过来安慰我道,“对不起,我的错,我只是随便说说,我不知道你······”

“哈哈,没事。”我苦笑着,手指,算是尽力的,指了指心脏的位置,“这么久了,只要提到她,便会刺痛我。”

“这······”

“不过也没事,反正,她已经不在了。”

“可是就算如此,我想,你一定很爱她吧?”

“爱。”我毫不犹豫道,“很爱,非常爱,爱到骨髓里的爱。”

“爱到骨髓······”她边听时,不免咽了咽口水,然后终也是,缓缓的问我道,“那,我能知道你们的事吗······”

“hh。”废话,我们的事,和你有什么关系——本该如此。

可不过,我也无所谓,所以装作疑惑的,笑问她:“怎么?村长的女儿也这么无事?居然会想听我讲故事?”

“废话,不能听啊??”她转而恢复时,又是没好气的道,“别忘了,是我救了你诶。”

“得得得。”拿她没办法,我只得叹了叹道,“那我就告诉你吧,毕竟,说起我和她的故事啊,那可就长了······”

上一篇:宠妻狂魔:快穿之男神宠上身 小雪小柔两大校花h

下一篇:校园放荡女同学 女用自慰器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