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艾可吃了之后有多强 怎么试探老婆是否出轨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5个月前

海城不是省会城市,一个不上星的地方台,哪有大企业会投广告,拉来拉去还是那些本土的民营企业,这些传统企业,要么是在海城已经有口皆碑,要么就是一些O2O企业,根本不需要在电视台卖广告,创收成绩不佳,台里不得不从节流入手,砍掉了几个制作费高的节目。

去年新台长上任,做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除了海城新闻几个老牌固定的节目,开了许多新媒体节目,说要年轻化,又招了许多刚毕业的年轻主播,像杨清婉这一批年近三十的,老牌严肃的《海城新闻》《县市区一刻》之类的政治新闻类节目他们资历不够,不符合上级领导的口味,对于新媒体栏目来说又已经“老”了,上不成下不就,位置十分尴尬。

一直在台里打拼的几人尚觉得压力山大喘不过气,何况是杨清婉这个做了三年金丝雀的全职太太呢?

她实在没什么信心。

尽快如此,杨清婉还是去找人事处打了招呼,将要办的手续问清楚,不管如何,先恢复工作,其他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从总监办公室到总台人事处,从三楼到十五楼,电梯门开开合合,进来岀去不少熟悉的面孔,一一都打过来招呼,于是很快,杨清婉打算回电视台上班的消息便传遍了,等从人事处出来,婆婆朱美云就打来了电话。

“清婉,你在哪儿呢?”朱美云明知故问。

杨清婉压下几乎要脱口而出的那声“妈”:“我在电视台呢。回来办复职手续。”她知道,以朱美云在海城的人脉关系,她踏出电视台之前她绝对会得到消息,这也是她选择在领到离婚证之后才来办复职的原因。

朱美云的声音一下子拔高了:“怎么好端端的想要回去上班?那宝宝怎么办?他才两岁,还不能上幼儿园呢!我跟你说,我是绝对不同意把宝宝送进早教幼托机构的,他太小了,没办法照顾自己的。孩子最需要的是父母的陪伴,你做妈妈的,有这么好的条件不用你上班赚钱,当然要陪着宝宝。”

杨清婉心想,孩子最需要的当然是父母的陪伴,可是父母父母,就该有夫也有母。过去的这两年,每天陪伴在宝宝身边的,只有她一个人。吴嘉泽呢?一个月里,起码有十天是要出差的,即便不出差,不是在事务所加班,就是在外与客人应酬,每每回到家里已经是深夜。

宝宝2岁了,他抱过几次,陪过几天?这种丧偶式的婚姻,宝宝丧父式的成长,她是一天都忍不下去了。

“我需要这份工作,因为……”杨清婉原本准备说出自己和吴嘉泽已经离婚的时,可朱美云完全没有听她说完的意思。“怎么,现在我们家嘉泽是养不起你了吗?你想买什么,买包还是买珠宝,你要多少钱?”

杨清婉眼眶一热,眼泪不争气地流下来:“我不是想要钱,我只是想要一份尊重。”

“你这是什么话?在这个家有谁不尊重你?这事嘉泽知道吗?你们两夫妻自己商量过了吗?你早上出来,那宝宝怎么办?小孩子的教育是大事,你不要当成儿戏。你回电视台上班,赚的那几个钱能做什么?宝宝成长学习的关键期耽误了,这一辈子都要落后人一步的!这么大的事你不跟我和爸爸商量,自作主张,实在是太过分了!”朱美云越说越气,直喊胡闹,“你快回家,我不同意你去上班!”

杨清婉还要说什么,朱美云已经挂了电话。她强忍着将脸上的泪痕擦去,收起手机。

这几年,冷漠的丈夫,霸道的婆婆,她受够了。三年前那场盛大的婚礼,是她与吴嘉泽婚姻的开始,却是她一切快乐的结束。人前她是令人羡慕的全职娇妻,人后除了孩子,她什么都没有。

吴嘉泽尽职地扮演着丈夫的角色,出席各种亲戚朋友间的聚会,他安静地在一旁扮演一个耐心的丈夫;每个月她和孩子的生活费给得及时且充足,另外给她一张附属信用卡,也从不过问她的消费,他给了她足够的体面和金钱,唯独没有给她一个丈夫的爱。而朱美云呢?叶知蔚说她哥哥杨烁像一个封建大家长,总对弟妹的人生指指点点,横加干涉,可真该让她来看看吴美云,每次想起这个婆婆,杨清婉的脑子里就出现古代电视剧里那种世家大族里掌控一切的老太太。

朱美云太有掌控欲了,可能是跟她自己开公司有关系,她在公司里习惯了掌控一切,回到家中依然想要扮演这样的角色,好在吴嘉泽的父亲在单位呼风唤雨,在家里却是两手一摊什么也不管,实际上他也没有精力管。两夫妻一互补,过得倒很和谐。吴嘉泽呢,除了跟杨洁如的十二年爱情长跑,似乎也没什么地方违背过她的心意,她的掌控欲无处发挥,便都倾注到这个儿媳妇身上。

从杨清婉怀孕开始,去哪个医院产检生产,买些什么婴儿用品,她都要一一过问。那几年月子中心正在海城兴起,杨清婉去看了几家,挑了一家自己喜欢的交了定金,谁知回来便被朱美云一票否决了。后来孩子出生,她奶水不足,为了孩子能吃到母乳拼命进补,可朱美云却嫌弃她饿着自己的孙子,直接决定给圆圆供上了进口的奶粉。小婴儿吃了奶瓶,再不肯花力气去吮吸母乳,于是没到三个月她的母乳就彻底断了。

亲戚朋友里同是哺乳过的妈妈听说之后无不羡慕:“哎呀,真羡慕你有一个开明的好婆婆,现在肯不逼着儿媳妇下奶的婆婆可实在是凤毛麟角。不像我,为了下奶天天不是鲫鱼汤就是猪肚汤,喝得整个人都浮肿了。”

“你都不知道涨奶有多痛苦,每次一涨奶,我的两个胸就跟两块大石头一样,硬邦邦的,我都吓哭了,深怕它就突然炸了!清婉,你可太幸运了!”

杨清婉只是笑笑不说话,甚至都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太矫情太不知足。可不管是母乳还是奶粉喂养,不都应该由孩子的母亲自己来决定吗?为什么要擅自剥夺她母乳喂养的权利呢?

上一篇:怎么把臀部练翘 娇花与糙汉h

下一篇:快穿做任务超辣np文 腾什么驾雾四字词语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