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摸同桌下面出水了 跟女同桌做污污事文章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想起惠妃那个简直能说出花的嘴巴,我就是一阵头痛。

靖王倒也没有过多为难我,只是怔怔地看着我,道:“你当真不认得我了?”

我就说,这靖王对我如此之好,肯定是认出我了,莫不是哪位被我耍过的恩客?

脸上神色不变,我淡笑着道:“靖王殿下,妾记性不好,请问靖王殿下是何时见过妾呢?”

靖王见我如此,半晌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最后从怀里的护身符中拿出了一挂红绳串,对我道:“你记不记得这东西?”

这这这,难道是以前在邀月楼时我挂在脚腕上的红绳?

这红绳我可不知道送了多少出去,这靖王竟然将它放在护身符中,还如此珍重地保存着,难道真是哪位被我戏耍的恩客?

我吓出了一身冷汗,若是对我如此上心的恩客,凭身形认出我也不难理解。

毕竟我的身材一等一的好。(微笑)

只是,看靖王这幅深情款款的表情,实在是不像那些被我戏耍过的老色狼。

可是除了在邀月楼,我又哪里送出去过这种红绳呢?

我暗自思衬,终于明白了,这个靖王怕不是个人傻钱多的冤大头。

不过片刻,我心中思绪万千,脸上却带着疑惑的表情,道:“这是什么?”

靖王又怔怔地看着我,我心中暗叹不已。

母亲对我说戴红绳可以祈祷万事顺利,后来母亲自杀,父亲赌无可赌,把我卖掉的时候,我身上的那条我佩戴许久的红绳竟然不见了。

我想,大概是我哪次偷懒没有戴上,这坏运气就找来了。

于是我坚信红绳可以保平安,坚持每年都戴着,那些个恩客见我脚腕上戴着红绳,可能是觉着新奇,故而总是来要,所幸便宜,既然那些个恩客要,愿意给不少银子买它,我本着不赚白不赚的心理,便也给了不少。

我正在想究竟是靖王捡到我幼时那串红绳可能性更大,还是他被我耍了还依旧对我痴情不改可能性更大。

突然靖王抬起我的下巴,对我道:“温笑笑,你在想什么?”

破案了,这红手绳绝对是他偷了我小时候那条。

因为这个名字,我很久不用了。

我心里暗骂靖王竟连一串不值钱的红绳也要偷,脸上却作出疑惑地表情,对靖王道:“靖王殿下在说什么,妾是新进宫的苏美人。”

靖王绷紧的脸色突然放松,眼底的探究之意却不减,对我道:“你现在不承认,以后可不要后悔。”

我坚定点头,暗地里却翻了个白眼,我同他一年都见不到几面,有什么可后悔的?

脸上神色不变,我低敛着眉眼,确保不会让靖王看出丝毫情绪。

靖王许久不说话,我见时机恰当,随便说了一句臣妾身子不爽,就回宫去了。

自从上次贵妃生日宴,我同后宫中的娘娘见过之后,我在后宫的日子就不太宁静了。

总是有后妃点名要来见我,我推脱不得,出来见她们的时候,总觉得她们看我的眼神带着些许探究和莫名其妙的害怕。

上一篇:快穿做任务超辣np文 腾什么驾雾四字词语

下一篇:用棉签玩小人的小短漫 bl肉哭弄坏暗卫受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