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王阿龙为什么变坏 小受老师和小攻至学生们txt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不必介怀,你不是也救过我吗?”谢瑜浅声道,“那日要不是你,我跟墨桐也要葬身鱼腹了……”

她还未说完,便听他轻轻淡淡的说道:“我那日原本没想救你。”

那日他一早就听见她的呼救,却没有靠近的打算,若不是她拼命反抗的狠绝模样让他想起一个人,他是不会出手的。

燕云翊本以为谢瑜听见这话后会愤怒或失落,甚至后悔今日拼死救他,可她神色未变,还是那副浅笑的模样:“我知道。”

这回答真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淡色的眼眸中第一次出现惊讶之色。

“我当时那么大声的呼救,你若是想救,早就过来了。”谢瑜缓缓道,“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你我本就是陌生人,谁也不欠谁,你最后能出手,我已经很感激了。”

她在这些事情上向来看得开,对陌生人也没过高的要求,只要对方不加害她,其余不做强求。

只是对方如何待她,她就如何回报罢了。

因为他救了她,所以危难之际她愿意拼一把将他拉上来,若他于她只是陌生人,谢瑜断不对搭上自己做这么危险的事。

燕云翊嘴唇动了下,似是想说什么,最终却没有开口,只是转头看向静谧的星空。

那里星辰繁复,仿佛一呵气就能窣窣坠落。

谢瑜也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两人就这么静静的站着,温柔的夜风从两人之间穿过,不经意将他们的发丝纠缠在一起,气氛静谧安逸。

那天晚上不知站了多久,谢瑜才回到船舱,始终没有惊醒熟睡的墨桐。

樊忠从那天起,每日都给她送一副熬好的药来,谢瑜自是谢过,一顿不落的喝,身体恢复的很快,等快到京城时,身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

到达京城那日,是个极晴朗的天气,谢瑜站在甲板之上,远远能瞧见码头的热闹,以及逐渐靠近的金陵城。

自打三岁被驱逐,十年,她终是回来了。

她深吸一口气,与燕云翊的人说了声,便带着墨桐离开了,待她离开好远,两个站在甲板角落的身影才走了出来。

“七殿下,就让这位姑娘走了么?”樊忠问道,“咱们这一路走来也算缘分不浅,但都是‘姑娘姑娘’的叫,到现在都不知人家的名字呢,不如属下追上去问问她的来历?”

七殿下这人冷心冷情的,从没对哪个女子特殊过,这位不知名的女子倒是第一个令他另眼相待的人。

燕云翊摇了摇头,淡淡道:“不必,他日自会相见。”

那女子的言谈举止、容貌气韵,绝不是普通人家能养出来的,虽不知她为何会出现在泉州,他却能肯定,她定是京城士族出身,甚至极有可能是五姓七望的人。

樊忠见自家主子的视线一直没收回来,不禁失笑道:“殿下您也到了该娶妻的年纪,这姑娘有勇有谋,比京城那些个士族贵女们瞧着好的多,若是身份匹配,正好能成为咱们的七皇子妃。”他憨憨的笑着,“到时候您若是亲自跟陛下去请旨,正好能拒了谢家的婚事……”

听见“谢家”这俩字,燕云翊的眉眼骤然冰冷,犹如三九天的冰刀,极为锋利。

樊忠也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话,连忙跪下请罪:“是属下的错,属下不该提及谢家,属下该死!”

“谢家”这两个字向来是七殿下的禁忌,也是他心底最为厌恶憎恨的存在。

只是他平素隐藏的极好,除了亲近之人,旁人都不知道罢了。

燕云翊冷声道:“自去领罚。”

“是。”樊忠急忙叩首,许久都没听见声音,再次抬头时,眼前已经没了主子的身影。

樊忠松了口气,又怨恨自己多嘴,正要起身,忽然想起个事儿来。

“对了,方才那位姑娘,不会就是谢家人吧?”他自言自语的说着,语毕自己都觉得好笑,“怎么可能,哪里有这么巧的事情呢。”

说着摇了摇头,自去领罚了。

上一篇:小妖精 都给你 吃下去h 手上青筋变黑

下一篇:银针虐花蒂 他情不自禁吻她的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