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与粗汉h 进来了我知道你的长短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我妈还没醒,醒了也只能先吃点好消化的东西,可能要辜负你的美意了。”今晨手术麻药退去,汤丽娟痛得连呻yín的力气都没有,刚刚才勉强睡去。

庄啸说道:“我知道阿姨一时半会儿醒不了,我上网查了,做完手术的病人要12个小时左右才能吃饭。这是特意给你做的,中午我再给她做点小米粥。”

越说越让叶知蔚心惊肉跳。“其实你不必这么麻烦,医院有食堂,这外面现炒快餐也很多,手机打开什么外卖都能买。你还得开店。”

庄啸将保温壶放在桌上,自顾自将盖子打开,说:“我听娟姨说你在一个大公司当高层,工作很忙,年薪很高,果然如此。”他指的是汤丽娟住的VIP病房,是个套房,虽然外面的小厅不过几平米,但比起要三四个人挤在一起的普通病房,条件已经算是十分优越。比起一些亲戚拐弯抹角的试探,叶知蔚觉得庄啸倒是十分坦荡,这份坦荡让她欣赏。

保温壶分上下两层,上一层塞了三个方块状鼓鼓囊囊的饼,就是庄啸口中的烤包子,跟叶知蔚原先脑子里的包子长得截然不同,下面一层则是羊肉米线,羊肉清汤里面团着一团白色的米线,汤里面有一小碟薄薄的羊肉片,上面撒了香菜,一打开,香味四溢。叶知蔚昨晚安顿下,送走了小余几人之后,只吃了一碗泡面填肚子,此时本就又累又饿,被这香味一勾引,舌下生津,不自主地接过庄啸递过来的筷子。

烤包子干香焦脆,羊肉汤鲜香微辣,叶知蔚就着羊肉汤,三两下几个烤包子就落入胃里,心里感慨,原来这就叫做“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庄啸见叶知蔚吃得欢快,心情也随之大好,等她都吃完了,又不知道从那里变出一个小小的保温杯:“这是我出发前刚煮的咖啡,时间久了,味道肯定比不上现煮的好喝,但肯定比外面的快餐咖啡强。”

这杯咖啡对叶知蔚来说简直比刚才那段早饭还要救命,从昨晚熬到今早,她的咖啡瘾早就犯了。

“你的口味果然跟我很像。”庄啸将保温壶收拾好,开心道,“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准备午饭。你今天总不去上班吧?我连同你都午饭一起送来。你喜欢吃什么?”

叶知蔚又一次“口嫌体直”:“不必那么麻烦,随便做一点就可以,我不挑食。你把买菜的钱都记下来,回头算个总账我再付给你。你别误会,我不是把你当作厨师或者钟点工,但亲兄弟明算账,该给的钱必须得给,这是我做人的原则。”

庄啸的内心十分抗拒叶知蔚的“明算账”,但他更怕自己如果不同意,叶知蔚会拒绝他再来送饭,只能点头答应。这样一来,叶知蔚的心里舒服多了,到中午庄啸再送饭来的时候,就吃得心安理得起来。

庄啸的厨艺十分优秀,简单的原料也能让他做得滋味十足,午饭是姜丝炒牛肉,白灼菜心和椒盐大虾,配一小碗请红萝卜山药排骨汤,这种滋味与吃惯了妈妈烧的家常菜不一样,但同样好吃,叶知蔚常年饮食不规律,胃口不好,吃着却觉得食欲大振,一边吃一边用手机处理工作,不知不觉满满一碗米饭下去大半。庄啸坐在一旁,忍不住提醒她专心吃饭。“边吃饭边工作容易导致消化不良,对胃不好。”

叶知蔚揉了揉自己的胃:“反正已经委屈了它那么多年,也不差这一时了。工作太多,我也是身不由己。”

庄啸说:“工作是为了更好的生活,但现在很多都市人都犯了本末倒置的毛病,为了工作丢了生活。”

叶知蔚心想,你是“何不食肉糜”。谁不想要轻轻松松舒舒服服地过日子?可舒舒服服的日子是要有经济基础的。她早就在心里算过一笔账,“有只猫”虽然是网红店,打卡的游客如织,但人气旺不代表营业额高,而且青林村一年的旅游旺季也就是几个月而已,算一算那栋房子的房租,和一看就花了心思和金钱的装修,以及柜台后面成套的专业咖啡机器,结合庄啸的谈吐,她就能断定这不过是一个来享受日子而不是来赚钱的有钱人。但她没有把想法表露在脸上,也无意与他争辩。

吃到一半,汤丽娟醒来了,叶知蔚连忙通知护士,不一会儿医生就来了,仔细地检查询问之后表示术后状况良好,病人可以先吃点东西以恢复体力,庄啸连忙出去取了另一个保温壶,将煮好的蛋花鸡丝粥倒出来。汤丽娟刚刚苏醒,脚伤还痛得厉害,根本无心吃东西,幸好庄啸特意将粥煮得稀稠适中,她囫囵吞也吃了一大碗,苍白的脸渐渐有了血色,叶知蔚终于放下心来。

吃完饭,刚刚收拾好东西,梁日杰来了。

“我刚刚从老杜那里知道你妈妈出事了,打你电话也没接,还是问了小余才知道阿姨的病房。”梁日杰将手里的大包小包放在床头的柜子上,“伯母您好,我是梁日杰。本来想过段日子再来拜访您的,没想到择日不如撞日。您觉得怎么样?好些了吗?”他又问叶知蔚,“跟周院长打过招呼了吗?”

“打过招呼了,周院长亲自安排的医生。”

“那就好。这几天我实在太忙了,昨晚在公司通宵加班,早上一听说阿姨出事立刻赶来了。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骨伤手术还是南山的骨伤专科医院好,我认识那儿的院长。阿姨,你要是有什么不舒服,只管跟我说。如果觉得这里治得不好,我来安排转院到南山去。”

汤丽娟虽然吃饱了肚子恢复了一些力气,但脚伤还是疼得厉害,面对梁日杰这样密切的关怀,一时不知如何反应,一双疑问的眼睛看向叶知蔚:“蔚蔚,这是?”

叶知蔚有些不知该如何作答。说是同事吧,梁日杰的关心显然超过了同事的程度,说男朋友?虽然这段时间两人往来密切,但梁日杰一日没开口确定两人的关系,她作为女方先承认总是被动一些。好在在她思考的时候,梁日杰已经抢先一步回答:“阿姨,虽然这个场合不太合适,但既然来了,我必须正式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梁日杰,和知蔚一样是博达的副总裁,我们俩认识七八年了,但交往还不到一个月。”

上一篇:女友跟房东学游泳 孩子生日想发个朋友圈

下一篇:男主女主开车文 舌头湿润腿间H文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