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辣文小芸地下室的遭遇 念念不忘四缺一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再次醒来的时候,天都亮了。

殷珞迷糊的张开眼,很伤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无限放大的脸。

下意识的想呐喊,可是看到他长翘的睫毛时,殷珞鬼使神差的闭上了嘴。

原来男人的睫毛也可以这么茂密啊,根根分明,尾梢翘起,忽闪的起来一定像极了废物的蝴蝶。

扑闪着翅膀,一定美极了。

殷珞已经在脑海中回忆上一次见到蝴蝶飞舞时的画面了,突然,眼前的蝴蝶真的闪动翅膀飞舞了起来。

她想去捕捉,双瞳却落入了一双深入寒潭的黑眸中。

怔怔的对视了良久,窗外,纱帘随风摆动发出‘沙沙’的声音,阳光透过薄纱打在他的身后,不知为何,她的心脏跳动的好快,几乎要冲破她的胸膛。

“看够了吗?”他口中发出低声,声音温润醇厚,犹如琼浆玉液。

殷珞慌中不乱的收回眼神,神智还未恢复,下意识的回怼,“是你先跑我床上来的。”

凌霄泽挑了下眉头,动了动几乎失去知觉的胳膊,“我倒是想走,也得走得了啊。”

茫然的眨眨眼,殷珞看着自己抱着的胳膊,立马惊慌中松开手,随即坐起身。

“那……那你可以强行离开啊。”

凌霄泽紧随起身,闻言,嘴角闪过一抹轻笑,随即缓缓的朝她压了过来。

殷珞下意识的往后仰,她后仰他前倾,直到殷珞腰力跟不上,一下子跌回到床上,他两手撑在她耳旁,严阵以待的望着她,“小丫头,昨晚求我不要走的时候,倒是没发现这么牙尖嘴利!”

殷珞脸上一阵潮红,有些记忆抓紧回笼,她被人下了药,然后迷迷糊糊的被人扛上了一个陌生人的床,后来她在迷离之际似乎看到有人将她抱进怀中,告诉她别怕。

看到他脖颈处几道红痕,放在身侧的两手慢慢握成拳。

看样子应该是她抓的。

殷珞尴尬的咬了咬下唇,然而她并不知道自己这个动作诱huò的人心似猫抓。

“那……那你等我睡着了,你可以走的嘛。”

明明可以走的,他非赖着不走,一看就是居心不良。

听了她的话,凌霄泽面色被寒霜逐渐侵染。

小丫头真没良心。

“所以,你在怪我昨晚多管闲事?”

“当……”当然不是了,只是她没说出口,“当时我是被药物所控制,下意识的。”

可是你是有意识的嘛,你可以走的,但是却跟我躺在一起睡了一整晚,这就很诡异了。

毕竟见面第一天他就说了,他们井水不犯河水。

而且他现在跟她的距离太近了,当他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当他深邃的眼眸注视着她的双眸,剧烈的心跳令她心底攀升起了一股惧意。

这是危险的信号。

见她一脸戒备,凌霄泽脸色一冷,随即转身站了起来。

“放心,我对你没兴趣,这是因为老爷子跟你师傅的约定,我必须护你周全,如果昨晚是你玩的游戏,下次记得告诉我,我一定不去打扰你!”

“我没有玩游戏!”殷珞着急的解释道,她现在没有证据,不能乱说。

凌霄泽面色冷鸷,看着女孩懊恼的样子,他也后悔自己昨天多管闲事的担心她害怕所以留下来陪着她。

“与我无关,我只要保证你的安全,我们的关系仅此而已。”

一句话把殷珞说的怔了几秒没有反应过来。

果然,这才是他的真面目,够冷血!

坐起身,殷珞站在床上,气势十足的瞪着他,“那太好了,希望凌总以后牢记自己的使命,别靠我太近!否则我会告你猥亵!”

凌霄泽气的胸口闷闷的,狠狠的瞪了眼女孩的脸,转身便走出了房间。

直到一声剧烈的关门声,凌霄泽才低咒一声,好心当成驴肝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

两人洗漱完换了身衣服下楼,坐在餐桌上,两人无声的吃着饭,凌芷蓉下来的时候就察觉到了一丝诡异的气氛。

在两人脸上转了圈,明显的,两人的精神都不太好,殷珞面色苍白,而凌霄泽眼底竟然都浮出了一片乌青。

昨晚,两人发生了什么?

正疑惑的时候,许叔端着菜上来,凌霄泽下意识的往一旁挪了下,脖子上的红痕便露了出来。

“哎呀!”凌芷蓉惊呼一声,拉着凌霄泽的衣领吼道,“这是什么情况!阿泽,你昨晚到底干什么了,你看看你的脸色,都成什么样了!”

坐在对面的殷珞暗自的翻了个白眼,活该!

拿开凌芷蓉的手了,凌霄泽烦躁的拧眉,根本不搭理凌芷蓉。

“阿泽,是不是这个死丫头!”说着,凌芷蓉将矛头指向了殷珞,“肯定是你这个死丫头!你勾引阿泽,对不对!小小年纪不学好,竟然敢去勾搭男人了!我告诉你,你还没有过门呢,只要我凌家不同意,你就什么都不是!”

碗里的粥突然不香了。

殷珞将勺子放回碗里,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冷笑,“大姑姐,你自己欲求不满可以找男人去,老是找我们夫妻的事情作什么!你闲的难受啊!”

“呵~”半响,凌芷蓉发出一声苦笑,她刚才说什么!这个死丫头竟然说她欲求不满?

“殷珞!”一声惊呼从餐厅发出,震得整个别墅都抖了抖。

面对凌芷蓉的愤怒,殷珞非但没有害怕,反而昂着头,一脸期待的看着凌芷蓉。

“你个臭不要脸的!我们凌家不会要你这种女人的!”

翻来覆去就这几句话,一点儿心意都没有。

殷珞摸摸耳朵,随即埋头继续吃东西。

“喂!听到没有!”见她不搭理自己,凌芷蓉还在一旁的吼着。

“是,我不要脸,那请要脸的大姑姐给你要脸的弟弟说一声,让他不要再跑进我房间了!”

难听的话突然卡在了喉咙,凌芷蓉没有想到原来是凌霄泽主动去找到这个死丫头!

一时间,凌芷蓉突然不知道怎么反击。

看着自己家姐姐吃了瘪,凌霄泽不由感慨,好一个颠倒是非的丫头啊。

擦了擦嘴,殷珞站起身,“我吃好了。”

说完,拎着包包便要走。

凌霄泽跟一旁的许叔递个眼神,许叔立马跑上前,“殷小姐,我送您去公司吧。”

殷珞笑了笑,再一次恢复了无害纯真的模样,“谢谢许叔,不用了,有人来接我了。”

餐桌上,两人表情微变。

说完,殷珞便背上包,打开别墅大门跑走了。

“呵~这丫头刚来港城就有人接送了?还真有手段。”说着,凌芷蓉看了眼一旁的凌霄泽,“阿泽,你这个未婚妻啊,不简单,你可得看好了,要不要的再说,别到时候给我们凌家丢人!”

‘啪!’凌霄泽放下筷子,“不吃了。”转身便上了楼。

许叔站在窗口张望,凌芷蓉悄然走过来,“看清楚是谁了吗?”

上一篇:闻老师的脚吃老师的尿 摸着她的大玉兔

下一篇:2003性运动会 我的乱爱经历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