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象总说你那个太松了 蜜汁流小说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5个月前

她,竟然杀了小黑爷?! 

在她拔下发髻上那根筷子的时候,她几乎没有任何停顿和迟疑,在高高举起的瞬间就狠狠的刺进了小黑爷的后颈里。 

然而奇怪的是,在刺下去的时候,小黑爷却一点感觉都没有的还在横冲直撞。 

但不等它跑出两丈的距离,就看到它突然脚下一软。 

猝不及防的失力,迫使着它借上冲出去的力道一下子扑了出去,险些把孟婳隐也给抛了出去。 

可她依然没有松懈。 

因为长时间紧绷而没了知觉,只能下意识收紧的双腿,依然将她死死的嵌在原地。 

左手依然死死的攥着衣绳,右手依然死死的攥着那根筷子,直到她身下的獒犬只能直趴趴的趴在地上低吼着吐舌头,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看着手心里被血染红的筷子,孟婳隐桀然一笑: 

“蛇打七寸,狗也一样。” 

这头让盛淳安引以为傲的食人怪兽,这后半辈子别想再吃人了。 

这是她送给盛淳安跟莫云沁的见面礼。 

也是,他的。 

“哐——” 

随着香炉里最后一丝青烟消散,一声锣响铿锵。 

未时到。 

孟婳隐终于能彻底的放松下来。 

只不过是绷紧的心弦放松的刹那,她整个人立刻如同被狠狠抽去了所有力气一样,从小黑爷的背脊上滑了下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看台上。 

即使赌时已过,但赌客们却好像依然没有缓过神来似得,站在原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突然就在这个时候,人群里不知从哪儿响起一个几近癫狂的嘶喊: 

“我……我发财了,我发财了!一万两,一万两!孟婳隐,孟婳隐,孟婳隐!” 

那人激动的连连高呼了三声。 

这三声顿然犹如是点燃了引线的明火,瞬间燃烧了整个食场。 

“孟婳隐,孟婳隐!” 

此时的贵宾台上。 

盛淳安骤然起身,震惊的看着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小黑爷,脸色阴沉的像是压上了一层层厚重的乌云。 

而坐在他身边的莫云沁,那张惨白的脸色在几经转换之后,终于还是没能遏制住心中的惊恐,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紧盯着躺在小黑爷身边的女子,猛然咬紧了牙根。 

曾经,她亲眼瞧见莫云晚用同样的手法,只是将发钗扎一个想要轻薄她的匪贼背脊,那匪贼竟然至此半身残废,说是断了筋脉,这辈子都别想再站起来,也别想娶妻生子了。 

莫云晚说过,打蛇七寸,人也一样。 

可是……可是这不可能! 

莫云晚已经死了,就算是投胎转世现在最多也不过是个刚出生的婴孩而已,是巧合,一定是巧合! 

楼梯口,一个麒麟庄的庄奴双手捧着一个盖着红布的托盘,谄笑着快步朝着盛元澈走去。 

毕恭毕敬的行了礼,他连忙把红布掀开,里面是被五块金条压着的一沓厚厚的银票。 

“恭喜宸王夺得这次赌犬的魁首,这是宸王赢得的十五万两彩金,和庄上一点心意,请宸王笑纳。” 

盛元澈漫不经心的抬了下手:“让你们庄主破费了。” 

庄奴谄笑了两声:“宸王客气。咱们庄主可说了,若不是宸王大驾光临,咱们麒麟庄也开不了这三番彩金的好彩头,这都是托了宸王的福。” 

说话间,他连忙将沉甸甸的托盘放在面前的茶几上,可就在他正准备再说些什么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一个阴恻恻的冷笑。 

“原来,宸王是有备而来。” 

淡然的望向盛淳安因为绷紧而微微颤抖的眼角,盛元澈轻轻一笑:“本王不过是运气好罢了。” 

说着,他不慌不忙的抬起指尖拂了拂袖口上缀着的云纹,继续淡淡道: 

“看来,这就是定论。安王,不会输不起吧?” 

听着他不温不火的讥诮,还是用自己的原话,盛淳安顿时被气的怒火中烧。 

“你……” 

莫云沁听着二人的剑拔弩张,余光里,客席之上一片窃窃私语。 

赶忙收敛了一下心里的慌乱和匪夷,她立刻起身道: 

“宸王说笑了,咱们王爷一向愿赌服输,怎么可能会输不起呢?” 

盛元澈徐徐转眸过去:“这位是……” 

莫云沁福了福身:“宸王安好。妾身名唤莫云晚,因有身孕不常出来走动,宸王也刚回京不久,所以从未见过妾身。” 

忽而,盛元澈深邃的瞳子不着痕迹的微微一皱,那一瞬即逝的凛冽,仿佛连同落入他眼渊的明光也被吞噬了进去。 

“莫家。原来是未来皇嫂。” 

听着他依旧淡冽的语气,莫云沁却不由得怔了一下,总觉得哪里让她不是很自在,但又一时间摸不着头绪。 

可不等她回神,盛淳安立刻没好气的呵了一声:“本王累了,改日得空再陪宸王叙话。” 

说着,他头也不回的迈步下了楼梯。 

莫云沁垂了垂首,随后忙跟上盛淳安的脚步。 

楼梯拐角,她不经意看向食场上被抬起来的孟婳隐,不禁再次拧紧了眉头。 

“王爷,我总觉得……” 

不待莫云沁说完,恼羞成怒的盛淳安忽而一声厉喝:“安铣。” 

追随在侧的近卫立刻上前应声:“在。” 

“把那条不中用的蠢狗剁了扔去喂犬。” 

“是。” 

盛淳安恶狠狠的磨了磨牙根,可算是心里舒畅些了,这才回头看向莫云沁:“你方才想跟本王说什么?” 

莫云沁迟疑了片刻,继而摇了摇头:“没什么,应该是我想多了。” 

盛淳安抬手摸了摸她的肚子,冷冷一笑:“你无需多想,好生养胎,早日为本王诞下嫡子,届时不管是莫家还是储君之位,整个天下都将是你我的!” 

“……至于盛元澈,他想与本王争,就等下辈子吧。”

上一篇:穿越抢主角机缘和女人 芊蓉的哀羞黑人系列44

下一篇:留守女人的性泛滥 慢慢的在缝隙研磨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