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温柔2韩国完整版 正在播放同时迷倒两个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殷珞立马打开门跟了出去,灰烬穿过走廊下了楼,一直到了负一楼,然后便停在了一间房门口。

随手一闪,灰烬散去。

看着紧闭的房门,殷珞全身寒毛竖起,一股强烈的压迫感袭来。

怪不得从她进入这栋楼开始就不舒服,原来是有不属于这里的东西在作祟。

从腰间掏出用用麻绳编制好的铜钱,两手握剑,默念口诀,二十一枚铜钱立马成为一把七星剑。

在门两边各贴两张符,殷珞推开了门。

里面一片昏暗,借着头顶明灭的灯,殷珞看到了趴在操作台上的男人,而他脚边散落了一地的药片。

果然,这东西图谋不轨!

殷珞快步上前,查看了一下,男人还有脉搏。

忽然一股寒意扑来,殷珞立马转身,挥舞着七星剑朝着那道黑影劈去,然而黑影闪的太快,殷珞晚了一步,就在再次发出第二次攻击时,灯突然亮了,黑影并没有进攻她,反而是退到了角落。

脚下剧烈的震动起来,殷珞眼眸一凛,她该不会是发动地震吧。

地面上,白色药丸被真的上下跳动着,周围的东西也发出剧烈的撞击声。

没有敌意也没有戾气,难道是有话说?

想着,殷珞掏出一面镜子朝着黑影扔了过去,“有话就在镜子里说吧。”

黑影一闪而过,下一秒镜子里出现一个脸色苍白的长发女孩。

女孩已经薄弱到说不出话,只能不停的张着嘴,用尽全力在跟她说什么。

“救……救他?”殷珞读出了女孩的唇语,“你说要我用地上的药救他?”

女孩用力的去眨眼,然而镜子里的影像却越来越弱。

殷珞赶紧拿起地上的药喂到了男人口中,又灌下一口水。

“咳咳!”一阵咳嗽,男人缓缓张开眼,看到眼前出现的殷珞,惊吓的脸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

“别担心,我不是坏人,我是看你昏倒了,所以给你吃了药。”殷珞指着散落一地的药。

男人表情微变,警惕的眼神似乎缓和了一些。

“你怎么进来的?”他记得自己刚刚明明锁门了,这个女孩是怎么进来的?

“有人给我开门。”

“不可能!”男人直接否定了她这个回答,“地下一楼是不允许任何人进来的,更别说是录音棚了。”

想到镜子里那个拼尽全力的女孩,殷珞知道了,她是故意去引自己。

“一个女孩让我来的。”

“你还不说实话,我工作室哪有什么女孩!”男人警惕的看着殷珞,“你要再不说,我可是要报警了!”

悬在门口的乾坤镜里女孩痴情的看着男人,似乎有无尽的话要说。

“她长得很漂亮,黑色的长发,穿着一件白色毛衣,上面还挂着一个小熊的胸针。”

男人如遭雷劈,脚下一软,人便撞在了墙上,惊恐的看着面前的女人,嘶哑的的嘶吼着,“你究竟是谁!”

“我叫殷珞,是凌氏派来跟你谈明天的发布会。”

“那你怎么会……怎么会知道……”顾北猩红的眼底泛起了汹涌的悲伤,而乾坤镜里的女孩也跟着红了眼。

殷珞已然明白了两人之间的关系,“其实,她就在这。”

顾北表情骤变,快步上前,“你说什么?她在?小悠!小悠你在这里吗?小悠!”

殷珞指了指乾坤镜的方向,“她在这里。”

顾北茫然的看着四周,声音哽咽,“为什么我看不到?小悠!为什么我看不到你!”

“顾先生,其实小悠已经走了,这不过是她的一丝执念而已,你看不到的。”

仿佛一下子被抽走了所有的力气,顾北猛然摔坐在了地上,神色恍惚。

乾坤镜里的女孩无声的哭泣着,明明就在眼前,却彼此看不到彼此。

算了,谁让她碰上了呢。

殷珞叹了口气,“顾先生,小悠有话跟你说。”

顾北苦涩的笑着,“骗我有意思吗?小悠已经去世三年了,呵,我怎么会相信你说的!我怎么会……”

“兜兜,对不起……”

顾北猛然抬起头,眼中满是惊诧与期盼。

“这个名字,兜兜……这个名字你怎么知道!”

兜兜是顾北的小名,除了去世的外婆就只有小悠这么喊他的小名。

“说好要陪你一起走过春夏秋冬,一起度过白天黑夜的,可是我却食言了。”

慌乱的眼神倏然呆住,顾北跪在地上慢慢的朝着殷珞靠近,“小……小悠!小悠,是小悠!”

平时这种事情都是师傅在做,殷珞只是打打下手,这是她第一次帮死去的人完成遗愿。

“兜兜,你要好好活着,继续你的音乐梦想,我会一直陪在你身旁,做你第一个听众的。

兜兜,对不起,此生无缘,我会先去来世等你,你一定要找到我。”

也许是带入了小悠的情感,殷珞说完这些话,自己却湿润了眼眶。

阴阳相隔也许是这个世界上最无法逾越的爱情鸿沟。

顾北跪在地上,放声的哭了出来。

三年了,他困了自己三年,这一次真的要放手了。

小悠,来生……来生不要再丢下我了。

看着痛苦的如同孩子一般的顾北,殷珞转身走出了录音棚。

这个时候,他需要一个人调整。

不知道过了多久,夕阳西下,夜幕降临,喧闹了一天的城市也慢慢沉寂,世间万物,一切将回归宁静,而我们也该褪去厚厚的伪装,摘下虚伪的面具,还自己一个真实的自己。

录音室的门再次打开,顾北已经恢复了正常,这是猩红的双眸却一点光都没有。

“顾先生,你还好吧?”

顾北扯出一抹微笑,“没事,今天……多谢。”

“这是我们修道中人该做的事情。”

“你是道士?”顾北眼中似乎又重新燃起了希冀,然而下一秒就被殷珞浇灭。

“顾先生,生死有命,小悠之所以残存一丝执念就是怕你放不下,而今天我能撞到就是天意,你该放下了。”

“该放下了。”顾北点着头,可是那种被生生将灵魂与肉tǐ剥开的痛,他怎么可能说忘就忘得了。

重新整理情绪,顾北问道,“对了,还没请问您怎么称呼?”

“我姓殷,殷珞,是凌氏珠宝公关部总监。”

顾北忽然想起来经纪人一直跟他说的要去参加的新品发布会。

“不好意思,我最近状态不好,把发布的事情给忘了,明天我一定到。”

上一篇:客厅沙发背景墙挂什么画好 林婉馨的大学生活小说未删减

下一篇:相对湿度广播剧有车吗 做羞羞的事情具体描述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