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美妇撅着雪白的肥臀 我保证不擦进去小说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听见此话,芸娘喃喃道:“是啊,活不下来啊。”

芸娘打小家里穷,弟妹也多,父母为了养家,在她六岁时就将她卖入青楼。

那些年在老鸨手下过的极为艰苦,好在她容貌出挑,长成后不及接客,便被一个贵人看上,养在外面当了外室。

那位贵人的正室夫人娘家势力极大,他不敢提纳妾的事儿,甚至不敢将芸娘养在身边,便在江州给她定了个住处,过几个月寻个理由来看她。

如此藏了几年后还是被正室夫人发现,直接杀来江州,给身怀有孕的芸娘灌下一碗堕胎药,掉了她孩子,痛打一顿扔在大街上自生自灭,若不是碰见谢瑜,芸娘就死在街上了。

墨桐和青黛也差不多,都是落难时被谢瑜所救,所以她们对她很是忠心。

看着墨桐和芸娘陷入往事,谢瑜出声道:“过去的事,莫要一直想着了。”她伸手握住芸娘的手,“这些年多亏你帮我看着隆瑞商行,我这位‘于姑娘’才能隐居幕后,放开手去做旁的事,说来是我要谢你。”

若是有外人在此,定要惊掉下巴。

隆瑞商行作为这几年的后起之秀,早就在泉州站稳了脚跟。

除了大宗贸易,它旗下涉猎的行当也极多,从酒楼客栈到胭脂水粉、笔墨纸砚,像是一张大网无所不在。

不少人调查它的东家,却什么都查不出来,只隐隐晓得是个姓于的人。

这正是谢瑜的化名。

她早年创立隆瑞商行后便隐居幕后,选了芸娘来当掌柜的,除了亲近之人,再无人晓得这层身份。

如今的隆瑞商行越做越大,谢瑜身家丰厚,称得上富甲一方。

芸娘苦笑道:“我从小就被卖去青楼,就是个以色侍人的玩意,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还是主子你教会我这一身经商的本事,又赐我姓谢,这恩情我便是用命也还不起。”

谢瑜给了她两次新生,一次是救她的命,另一次是教会她这一身本事,让她活的像个人。

墨桐拍了拍芸娘的手:“别再想了,越说越难过,这般伤春悲秋的可不像你。”

“你说得对,不想了。”芸娘深吸一口气,打起精神,“主子,上次您说的那株‘百离草’,过两日就在多宝阁里拍卖。”

谢瑜双眸一亮。

她此次来泉州,除了要在回谢家之前交代好生意上的事,也是要得到百离草。

十年前她刚穿越来时,便发现谢瑜和谢琅身体中都有胎毒,也就是说他们的生母柳氏在怀孕时被人下毒。

胎毒是最棘手的,因为在母体中中毒,毒性与直接服下大有不同,不是找到解药就能根除的,这些年为了清除两人体内的胎毒,谢瑜想了不少办法,最终发现只有百离草能除尽毒素。

可惜这草药十分难得,她借助商行的势力寻找多年,也才打听到这一株。

谢瑜对芸娘说道:“既是拍卖,准备好银钱就是,无论多大代价,此物我势在必得。”

相比之下,谢琅体内毒性更深,就算她竭力调养,也再保不住几年,所以这百离草必须到手。

芸娘有些迟疑,“可这草药只有一株……”

中毒的却有两人。

上一篇:把她的内裤褪下 writeas司凤x璇玑

下一篇:女人同女人互摸高潮 少妇被迫蹂躏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