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同女人互摸高潮 少妇被迫蹂躏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今日一早,中常侍吴东专门等在城西码头,奉召带谢玄入宫。进宫路上,吴东便说了缘由,“谢掾出游了好几日,想来不知道,桓公和袁豫州的御前对峙就在今日。”

谢玄望向吴东,眼神讶异。他知道这场御前对峙因何而起,却没想到会跟自己扯上关系。

御前伺候的吴东极会察言观色,见谢玄表情,赶紧低声解释,“北伐时,谢掾跟在桓公身旁,对吧?”

“嗯。”

数月前,大司马桓温率军北上,沿黄河西行,直逼燕国都城邺。两军在枋头渡口相持不下。过了仲秋,河道开始枯竭,下游粮船无法通行,晋军粮草不继,桓公不得不烧船自退。

没想到南下撤军时,晋军被燕军追上,又遇到了秦国的援军。夹击之下,五万晋军竟生生折损了三万多人。

北伐以大败收场,随即在朝堂上引出一场轩然大波。

一回建康,桓温便上奏,说早已安排豫州刺史袁真率领豫州军,在枋头上游两百里的石门渡开凿水渠,引附近河水入黄河。但袁真迟迟未通水道,以至延误军机,耽搁了下游运输粮草。

奏章一出,袁真大呼冤枉,力争他凿通了河道,北伐之败错不在他。

河道远在燕境,大战方歇边关封锁,朝中难以派人去查证。双方各执一词,都不承认对方的人证物证。奏章你来我往吵个不停,吵到最后,两方都要求御前对峙。

建康宫里,一道廊桥逶迤远去,从西华门直通巍峨的昭明大殿。桥畔的天渊湖种满塘莲,这季节只余老秆黄叶随风摇曳。吴东缓步走在前面继续说着:“今早袁豫州说,他突然想起来,有天亲眼见到谢掾你,带人在挖渠的石门渡下船换车,沿水渠往颖水方向去了,不如把你唤来作证。”

谢玄没有做声。

“陛下说,谢卿既是大司马府掾吏,谢氏和袁氏后辈又有姻亲,想来会公允直言。桓公也同意了。”

快走到大殿附近,湖面吹来一阵凉风钻进谢玄脖颈,他不禁打了个冷战。而旁边每隔十丈站岗的禁卫却纹丝不动,他不由得多看了一眼。

见谢玄停下脚步,吴东凑上前问道:“谢掾在想什么?”

“没事。”谢玄回过神来。

吴东笑着转身,“谢掾勿虑,今儿主持朝会的是谢侍中。”

谢玄一怔,反倒深吸一口气,迈开大步。

大殿内文臣武将济济一堂,满目朱衣朝服,漆纱笼冠。谢玄一身墨色,往人群中一站,扎眼得紧。

“谢卿,你不是随桓公驻兵在枋头渡么,怎会到石门渡去?”皇帝司马奕跟谢玄年纪相仿,臣子们的争执早就让他焦头烂额了。

“回禀陛下,”谢玄拱手一礼,顿了顿,最终说道:“臣无话可说。”

“无话可说?”袁真很意外谢玄的回答。

谢玄执礼微躬,对袁真说道:“使君不若自请回家反省,勿再做口舌之争。”

袁真霎时怒目圆睁,“我敬你谢氏出过几个栋梁之才,以为你会说句实话,没想到谢氏子孙竟甘当走狗,辱没先辈颜面!”

他骂得难听,谢玄却颌首致意,转身直视前方,脊背挺拔,再无言语。

满堂朝臣顿时交耳窃语。袁真与玄父谢奕同辈,此刻谢玄之言行,无异于小儿辈目中无人。

“谢侍中,看你教的好侄儿!”袁真冷冷一哼,看向谢安。

站在最前面的谢侍中长身玉立,满堂朝臣都想看他怎样反应,可谢安只看了一眼谢玄,平静说道:“臣一贯教他,说话无愧于心即可。”

“臣愿当面对峙,就是盼陛下还臣清白!不料他们在这昭明大殿上,还敢联手陷臣于不义,望陛下为臣做主!”袁真单膝跪地,朗声抱拳。

司马弈左看右顾,“朕、朕……”也不知该怎么接话,殿内一片尴尬的沉默。

“没去过的地方,谢掾当然无话可说。”一位站在后排的朝臣踱步出列,打破安静。男子三十来岁,俊逸清瘦,行止儒雅,一双长眸形如狐狸,泛着冉冉笑意,“禀陛下,谢掾一直跟臣一起,怎会去石门渡?袁豫州说见到谢掾,是跟他说过话?还是打过照面?”

袁真认得他是大司马参军郗超,“难道没说话,就认不出人?他打着灯笼照着脸,天蒙蒙亮,我又没眼花!”

“袁豫州说在微亮晨曦下远远一看,既然没说话,怎就笃定见到的模糊人影是谢掾?再说,你见到所谓行人是否谢掾,跟水渠未通又有何关系?”郗超接话极快。

“是你们说我麾下证人不可信,我才提出一个你们觉得可信之人。哼,早知谢氏已跟桓氏狼狈为奸,我又何必从寿阳赶到建康来!”袁真压下怒气,拂袖说道。

“袁真延误军机,颖水未被引入黄河,致使河道枯竭,无法运送粮草,是铁一般事实。罪行昭昭,无需多费口舌。”郗超转身朝皇帝躬身一礼。

司马弈不知怎样接话,只转头看向桓温。

“郗嘉宾所言甚是。”桓温年近花甲,须发染霜,跨步站立挺拔如松,一看便是戎马半生留下的习惯。他说话中气十足,声如洪钟。一开口,众人耳中皆是一震。

“我挖通了河道,没有违反军令!颖水枯竭是天意!天意如此,也要怪罪于我?”袁真径自站起,冷笑一声,“满朝懦弱之徒,竟无一人敢言!桓温依仗军功,肆意打压异己!什么朝堂对峙,恕不奉陪!”他转身迈步,身后几个副将也随之离开。

“陛下面前,袁豫州怎可说走就走?”郗超踱步向前,拦住袁真的去路。

“本将想走就走!”袁真斜目一瞪。身后副将跨步上前挡住郗超。

郗超朗声道:“使君留步。”

突然,殿门“砰”一声打开,一百多名手持长刀的禁卫涌进大殿,把袁真一行重重包围!

铁甲交错,刀刃寒光回荡!皇帝心下巨震,瞬时僵直,脑门涌出颗颗冷汗。朝臣们慌作一团,交头絮语。谢安微皱眉头。谢玄面无表情地盯着蜂拥而入的禁卫,朝谢安身边挪了几步。

“你们竟敢……”袁真巨震之下,怒视郗超,“这是昭明殿,你想干什么!”

郗超并不理睬袁真,只朝司马弈施礼道:“陛下,桓公奏章已言明,袁真延误军机,理当废为庶人。鉴于袁府远在豫州寿阳,路途劳顿,臣便派人护其到建康城中安顿,以省罪责。”

话音一落,五名禁卫即上前捉拿袁真众人。

袁真脸色一变,心知不妙!他岂甘心束手就擒,可进宫时已被收走兵器,常年追随左右的几名副将心领神会,当即扑向禁卫,翻手一擒夺下长刀,虎踞在袁真四周,不让其他禁卫靠近。

殿内顿时乱成一团,数十名禁卫把守在门口,不让任何人出去。大臣们只好退挤到一角,禁卫把袁真一党重重包围在大殿中央。

正僵持不下时,郗超冷面施令:“抗命者,格杀勿论。”

禁卫首领会意,军士一拥上前,两方刀光交错,袁真一党终究人数太少,很快落败。四名副将皆身中数刀,倒在血泊中没了鼻息。袁真披头散发,颓然被押在一旁。

鲜血缓缓流淌,浸入大殿的地板缝隙,血腥味弥漫开来,浓烈得让人作呕。那些士族出身的臣子哪见过这种阵势,几个人甚至惊厥过去。

惊变很快平静,司马弈全身不禁抖如筛糠,怎么都按不住。

桓温的低沉嗓音如雷震响,“陛下?”

司马弈如梦方醒,捻起衣袖拭去额汗,“既然如此,那就按桓公所奏,免去袁真一切职务,废、废为庶人!”他边说边偷看桓温,直到巍然不动的桓大司马微微颔首,才松了口气。

郗超挥手,十多名禁卫扛上尸体,扭送着颓丧的袁真离开大殿。

司马弈想站起来,却腿肚一软跌回坐垫。伺候在旁的吴东忙把他搀扶起来。司马弈摆了摆手,“朕、朕躬不适,你、你们自己散了吧。”说罢,便在吴东的搀扶下匆忙离开。

朝堂上寂静得连一声呼吸都听不到,不少人背朝大殿中央的一滩血迹,不敢回首细看那触目的鲜红,尽管这红色与他们身上的朱衣朝服并无二致。

“我可以走了吧?”谢玄闭目一叹,转身来到殿门,挡在门口的禁卫纹丝不动。他转头望向殿中的郗超,“嘉宾兄,这么多人不让走,还要管饭么?”

原本表情冷峻的郗超噗嗤轻笑,看向御座下的桓公。很多人心底暗暗又提了口气。

与桓温并排而立的谢安平静说道:“当年曹操带兵直入内宫,御前屠戮。今日桓大司马所为,莫非想效仿曹公?”

“温非曹操,本不想杀人,无奈之举,望安石理解。”桓温环顾一圈,济济一堂的朝臣除了谢安,其余人连头都不敢抬,“诸位同僚明白事理,最好。”言毕,桓温负手在后,领着一群副将踱步出门。

郗超这才做了个手势,剩下的禁卫收起佩刀,立正转身,有条不紊地排成长队撤了出去。殿上死寂般的压抑忽然散去,朝臣们纷纷松了口气,争先恐后地走出殿门。

站在门口的谢玄,反倒退后两步,让其余人先走。他转过头,刚好看到谢安的目光。他知道叔父一定有话要问,但此时并非回答之时。谢玄朝谢安拱手一礼,转身跨出殿门。

上一篇:两个美妇撅着雪白的肥臀 我保证不擦进去小说

下一篇:中年熊爷们虐警察局长 怎么用球鞋飞机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