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怎么脱对方衣服 美攻壮受双性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5个月前

可惜的是他被拒绝了,王鸢根本不可能给他这个机会。

一个月后太子大婚,迎娶了柳尚书家的女儿作为正妻。

再后来先皇驾崩,他顺理成章的做了皇帝,贤妃当了太后,那位太子妃就是如今的皇后。

其实要说我跟王鸢为什么会闹成如今见面不识的模样,那还是得怪狗皇帝。

当年他选第一批秀女时,有意让王鸢入宫选妃,可人家当初连你的正妻之位都不要,哪里还会稀罕当你的妾。

于是他连下三道圣旨命王鸢进宫选秀。

要说皇帝也是真勇,当年在面对太后及太师府的双重压力下,还能坚持本心当真是令我佩服的。

王鸢见推脱不过,就准备自我了断。

却被我劝了回来,我告诉她,她的命不是自己的,违抗圣旨就算是太师府也受不起。

她可以进宫当一个透明人,不争不抢不要他的恩宠。

我还告诉她,我家的秀女是我,我会陪她入宫。然而我却骗了她,我家秀女的名额已经给了我一个族妹。

我这么说只是想让她好好的活着。

按理来说,选秀进宫的妃子位分不会高到那去,最多只是个美人。

可王鸢却是个例外,她不仅拿了个妃位更有了无比尊荣的封号——宸。

饶是如此我也知道她过得不好,因为太师给她送的药仍是一筐筐的送。

太师夫人的脸上也更是伤心。

一次宫宴上,我又瞧着了王鸢她更加憔悴了,瘦得像竹竿一样,脸色也白得像一张纸。

整个席间便只能听见她的咳嗽声,一声一声的似有人在用刀剜我的心。

三个月后,我以一袭红衣,一曲花间舞跳进了皇帝的后宫。

如今想想那该是我的宿命了,入宫以后我想着给王鸢道歉,寻求她的原谅,可她却只把我当了陌生人。

那一日在御花园中,我是皇帝的宠妃,她是不受宠的妃子。

我远远的瞧着她一身素衣素裙,听着她身边的人给她讲笑话,看着她即使笑不出来,也要那么温柔的敷衍那人。

她的眼里永远是那么的落寞,让我不只一次想到了那一年桃树下那个满眼星辰,笑靥如花的女子。

于是我跟王鸢就这么在宫中相安无事的过了两年,我得我的宠,她生她的病。

有时我恍惚认为我这样远远的守着她一辈子便是极好的。

……

六月中旬时太后从寺庙礼佛回来了,宫中一下子便热闹了许多。

宫妃们把皇帝的心思也转移了一部分到太后身上去,因为太后作为后宫正经的主子,大腿也很粗!

但是吧,太后这人说来也是奇怪,她对谁都一视同仁,无论是阿猫还是阿狗,她都对人家特别好。

今日谁跟她提了一下皇帝,那么在皇帝给她请安的时候,她肯定会竭力的推荐那个美人。

皇帝又是个孝顺的,只要太后一提那么他就会去,这样下来,平均来我宫里的次数居然还比不上去在太后面前得脸的王美人哪了。

眼看着我宠冠六宫的名号要被人拿走,我按捺不住了。

于是第二日晚,我一袭红衣出现在了皇帝必经过的地方。

玉清帮我看着路,只要皇帝远远的来了,我便在树下翩翩起舞。

等他看到我,快要走近时我便携了玉清赶紧离开。

我跟皇帝就这样周而复始。

大树下一袭红衣的美人迎着月光翩翩起舞,帝王天子慢慢的往前走。

眼瞧着网放得差不多了,第十日我便没去跳舞。

果然他当天晚上就来了我宫里,瞧着我他就一把将我拉到怀里,柔了声音问我。

他问我:“数日未见,难道不曾想朕吗?”

我答他:“陛下身边有美人相伴,又何曾能想起臣妾?”

听了我的话,他轻笑一声,再开口时语气里竟带了几分宠溺。

“阿映丫头这是吃醋了?”

我抬眸佯装恼怒的蹬他一眼,然后就把他推开了。

“臣妾今日身子有些不爽利,”

“那朕当真走了?”

“朕走了?”

他连问了几遍,我都没回答,于是他就转身向外面走去。

上一篇:卉宜小依外传 什么网站能免费阅读sf轻小说

下一篇:斯文败类txt 同桌好大好涨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