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碧楠x师昧车微博 第一版主 老师刘艳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转眼九月到了,秋风扫落叶,这美景如在画中一般。白汐然与往常一样,从皇宫往朝云府方向走去。

刚出宫门口,就被楚云铮不由分说的拉起手腕,塞进了马车。楚云铮道:“本王特意在此等候,请公主到王府喝茶。”

白汐然闭了闭眼,道:“摄政王好大的阵仗,看来,王府里的茶不太好喝啊!”楚云铮知道她说的并不是茶,故而不再说话。马车一路疾驰,还好车内够舒适,并未感到颠簸。

王府客厅内,楚云铮屏退了一众下人。两人相对而坐。白汐然自顾自倒了一杯茶,轻抿一口,道:“是我失言了,王府的茶,口感极佳。摄政王今日于宫门口拦我,可是有何要事?”

楚云铮看着白汐然良久,道:“本王只是好奇,皇上总是召你入宫,所为何事?”“抚琴”白汐然答。“仅是抚琴而已吗?”楚云铮反问。

白汐然笑了笑:“摄政王以为呢?若我说皇上有意收回你我之间的大婚旨意,改立我为皇后,王爷可信?”楚云铮冷哼一声,道:“你这是在离间我与皇上之间的兄弟情分。”

白汐然笑的更加欢快了,道:“我竟从未想过,摄政王如此睿智,竟也能相信皇家亲情。先帝封你为摄政王,北安国有一半的兵权在你手中,你敬爱的皇上,理应视你为眼中钉、肉中刺才对。哪怕摄政王并无反心,但你有反他之权,便已是罪过。皇上,他又岂能不猜忌你,不防备你呢?”

楚云铮默了半晌,道:“你并非真正的朝云公主。”白汐然又抿了一口茶,只道:“不是又如何?”听她没有否认,楚云铮冷笑一声,道:“你不是公主还敢如此猖狂,你可知,本王若想杀你,比捏死一只蚂蚁都容易。”

白汐然唇角微勾,道:“我并非真的公主,却远比真的公主更有价值,摄政王,只要有价值,是真是假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楚云铮凑近白汐然,伸手捏着她的下巴,强迫白汐然抬头与他对视。楚云铮道:“是谁给你的自信,胆敢与本王做交易,你又凭什么觉得自己有资格。”

白汐然定睛看着他,道:“这个交易,于摄政王来说是百利而无一害。摄政王是颇具野心之人,又岂会甘心久居人臣。难道是要等到新皇根基稳定,容不得你的时候再想着反击吗?我瞧着,摄政王之才能,比当今皇上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我愿以我的命,换摄政王谋反的一则契机。”

楚云铮放开钳制她下巴的手,道:“我凭什么信你?”白汐然替他斟了半杯茶,道:“凭我并不敢欺骗王爷,也凭我定然不会让王爷失望。”

“你的目的是什么?”楚云铮问。白汐然轻笑一声,道:“和聪明人做交易,就是开怀的很。待我死后,摄政王登基为皇,可对外宣称,天佑国送来的公主是假的,如此欺骗北安国,为世人所不耻。以此为导火,借机发兵天佑国,取下天佑皇上的项上人头。

届时,三分天下,你北安的领土当为三国之最。我会将天佑国的军机图送予你手上,如此大礼,王爷可会高兴?”

楚云铮难得笑的发自肺腑,于身后环起白汐然的腰身。“你倒是够心狠。可否告知本王,你的计划是什么?”白汐然道:“过程是什么,王爷不必知晓,只等结果便好。”

楚云铮道:“可本王如今是不舍得让你死的,可还有其他办法可行?”白汐然道:“并无其他办法,我还有我要保的人。

“过些时日,我便把天佑国的军机图送到你手上。我只要天佑皇的人头,还请摄政王别牵连到无辜百姓。”

略做挣扎,那腰间的手却未动分毫。“你放开我。”白汐然面露不悦。楚云铮的手臂再度收紧一些,在她耳边吐气若兰:“你的腰身可真是不盈一握,本王仅用一只手臂就足矣环住它!想让我放了你,你得告诉本王,你为何非要天佑皇的项上人头呢?”

白汐然轻轻握着拳,敛了敛神色,缓缓道:“我生平最讨厌被人威胁的感觉,为此,我愿不惜以生命为代价,只想要他万劫不复。”

楚云铮放开禁锢她腰间的手臂,白汐然退后几步站定。楚云铮看着她,道:“其实,本王若想反,无需赔上你的性命。”

白汐然道:“师出无名,何以得百官敬服,何以得万民敬仰。只待大业有成,届时,江山美人,皆在你楚云铮之手。”言罢,转身离去。

楚云铮看她渐行渐远的身影,纤瘦而决绝。小小一名女子,缘何心性如此坚韧。这种人若是真的有一天消失了,只怕自己会觉得伤感吧。

天佑三十七年十月,御书房内琴音袅袅,皇上楚云旭在批阅奏折。这琴音今日藏着雀跃,如山间清泉般,悦耳动听。楚云旭道:“今日公主的曲风换了。”

白汐然嫣然一笑,恍人心神。道:“这将是朝云最后一次为皇上抚琴,故而,换了不一样的曲。”楚云旭问:“为何说是最后一次为朕抚琴?”白汐然答:“皇上忘了,五日后,朝云便会嫁入摄政王府中,自然是不便入宫了。”

楚云旭心里有些失落,这段时间,他越发离不开白汐然,只觉得这女子与其它女人不同。可是如今,她竟然是这么快要嫁给摄政王了吗?而且这还是自己下的旨。楚云旭后悔了,他想白汐然是自己的女人。

念及此,他快步走到白汐然面前,道:“朝云,朕是喜欢你的,若是朕取消了你与摄政王的成婚旨意,你可否,你……”白汐然站起身,打断了楚云旭的话。道:“皇上贵为天子,一言九鼎,既然旨意已下,又岂能随意更改?”

楚云旭心下懊恼,急道:“我不管,朕是天子,朕现下后悔了,不准你嫁给别人。若是你成为朕的人,摄政王必定不会再娶你。”楚云旭此刻,是钻进了自己执拗的死胡同里,走不出来了。

“朝云,朕要你成为我的女人”楚云旭说着,只听“撕拉”一声,是衣衫破碎的声音,声音止,露出白汐然如同玉藕一般的细腕。

白汐然甩手一巴掌打在楚云旭的脸上,怒道:“你这个疯子。”楚云旭怔了片刻,更是气极,回手还了一巴掌,怒道:“贱人,你竟敢打朕。”这一巴掌结实的打在白汐然的脸上,她的脸顿时红肿,唇角溢出血来。白汐然往后退着,又是一声裂帛之声响起,她白嫩的双腿暴露无遗。

白汐然见戏做的足了,声音哽咽道:“楚云旭,你为君不仁,不得好死。”言尽,快步撞在御书房的红漆柱子上。随即身体倒下,额间有鲜血汩汩流出,白汐然闭上了眼睛。

楚云旭愣住了,此刻也清醒了。他到底做了什么,怎么会变成这样。

上一篇:漂亮的校花口述 巨肉宠文NP

下一篇:新婚无码一区 娇妻体验黑灯舞厅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