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女朋友讲故事逗她开心 把自己的妻子送去给别人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唐初露心里莫名像堵了一块棉花一样,起初是干燥得卡着不那么舒服,然后一点点被浸润,如今变得沉甸起来,越发令人难受。

“你确定陆寒时不喜欢周绒绒?”她想到在停车场时陆寒时对那个女人的纵容无奈,一点都不像对着别人时的冷冰冰,就莫名卡了根刺。

在她不知道的陆寒时的少年时代,周绒绒就是朵绽放在青春里的烈焰玫瑰,或许惊艳了他的一段岁月,到现在都还念念不忘。

哪怕说是不喜欢的,其实在心里还是特殊难忘的。

唐初露很不是滋味。

“你别这么想啊!”邵郎终于察觉到唐初露情绪不对劲,连忙重新启动了车子,跟她解释道:“他俩之间肯定没戏,寒时对她没有男女之情,不然那些年绒绒那么喜欢他,他能不答应?要有事早有事了,别瞎操心,相信哥!”

唐初露笑了笑,没有回答。

从前不喜欢,不代表以后不喜欢。

张爱玲也说过,男人生命中总会出现红玫瑰和白玫瑰,没有得到的依然是朱砂痣和白月光,得到的就是蚊子血和白饭粒。

更何况周绒绒的的确确是朵娇艳怒放的红玫瑰,成为朱砂痣倒也正常,但她可不是陆寒时的什么白月光,如今结了婚,很大几率就是他的白饭粒。

已经在裴朔年身上摔过一次跟斗,唐初露现在对感情一直保持着消极态度,只要对方不出轨,就能一直相安无事地过下去。

可这个出轨的范围应当怎么界定呢?

是生理,还是心理?

如果陆寒时跟周绒绒滚到了一起,她肯定是会直接提出离婚的;但要是只是他心里有别人呢?

唐初露觉得很烦,不知道自己曾经是怎么跟裴朔年快刀斩乱麻的,脑子里那些思绪都快团成一个毛线团了。

邵郎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想要开口补救,只是话还没说出口,唐初露就好像意识到他的意图一样,先打断了他,“对了,你说你小时候就认识陆寒时,但他不认识你,是什么情况?”

她是故意在转移话题,但是也的确好奇。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她发现自己确实都不怎么了解陆寒时,包括他的家庭和成长经历。

陆寒时只说自己跟家里人关系不好,好几年都没来往了,其他的事情也没跟她说过,连教育情况她都不太清楚。

邵郎笑了笑,像是在回忆以前,“他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虽然他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他,我爸妈天天夸他,听得我耳朵都起茧了,我们那一圈的人都挺恨他的。”

唐初露很惊讶,“你不是富二代吗?为什么你爸妈会知道陆寒时?你们是一个圈子的?”

陆寒时不是个普通程序员吗?他小时候为什么会被邵郎的父母津津乐道?

邵郎也知道自己说漏了嘴,连忙改口,“他家人因为工作原因和我爸妈有点熟悉,但是这种关系有点复杂,我不方便透露,你有兴趣可以去问寒时,我就不方便说了。”

他差点忘记了陆寒时这厮还在唐初露面前装穷,差点就说漏嘴,不过还好圆回来了。

他故意说得模棱两可,引导唐初露往别的方面去想,唐初露也自然而然想到陆寒时的家里人是在邵郎家做事的这种可能。

也许是司机,管家,或者助理之类的,陆寒时那臭脾气肯定不会跟主人家的少爷相识,而且他自尊又很强,还有点虚荣,邵郎说的情况的确有可能发生。

唐初露没再说话,靠着车窗玻璃,整个人有些放空。

……

陆寒时回到公司,直接去了自己的办公室。

邵郎给她安排了一个秘书的职位,位置就在他办公室外面,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出来一阵厮打的声音——

“你给我滚!滚啊!”

他直接推开门进去,就看到周绒绒头发凌乱地跪在地上哭的样子,身上穿着热辣时髦的小裙子,此时被人扯得稀碎,眼睛红肿着,脸上精致的妆容被哭花,样子狼狈极了。

而她面前是个叫嚣的男人,正张牙舞爪地对着周绒绒谩骂,“XX!贱X!一想到跟你这样的女人在一起过我就犯恶心!也就只有我才会喜欢你,其他的男人看都不会看你一眼,除了跟我在一起,你还有别的选择吗?周绒绒,现在也就我会喜欢你,我会爱你,你别在这里不知好歹地给我摆脸色看!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样!”

他一开始说话的时候,周绒绒眼里还有愤怒,只是他越说下去,她眼里的怒火就会慢慢浇熄,变成似有若无的自我怀疑。

是啊,她这样的女人,除了他之外,还有几个人能接受呢?

那个男人越叫嚣越起劲,骂着骂着就要去拉周绒绒的胳膊,“周绒绒,这世界上也只有我不嫌弃你!你最好在我还爱你的时候,多对我好一点,不然到时候有你后悔的!”

周绒绒眼神空洞,有些机械地看着他,竟然就着他的力道,缓缓地站了起来。

“你真的不会嫌弃我吗?你会好好爱我吗?”她红着眼睛,吸了吸鼻子,眼里都是不确定的光芒。

那个男人不屑地笑了一声,像是施舍一样帮她擦了擦眼泪,“如果你到现在还怀疑我,周绒绒,你配得上我的爱吗?我已经给了你这么多机会,你还不明白吗?”

周绒绒像是个被人操控的提线木偶,点了点头,“对不起……”

“……”

陆寒时听不下去了,直接走进去将两人扯开,把周绒绒挡在自己身后,眼眸一抬,极其冰冷地看着面前这个足足矮了自己一个个头的男人,“滚!”

周绒绒慌忙扯了扯他的胳膊,“寒时,你别……他知道错了……”

“闭嘴。”陆寒时不耐烦地打断她,语气像结了冰,“他打你的时候你都不记得?”

“我……”周绒绒眸子颤了颤,想要辩解,却是下意识地垂下了眼睑,什么话都没说。

那个男人见她改变了想法,顿时就凶神恶煞起来,“周绒绒你什么意思?你玩我是吧?给我滚过来!”

周绒绒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缩在陆寒时身后,紧紧地抓着他的腰肢,将脸埋进了他的后背。

电梯门打开的时候,唐初露跟邵郎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陆寒时像是个盖世英雄一样,挡在别的女人面前。

上一篇:软卧下铺靠背调节图解 bl全h总裁受

下一篇:火凤凰黑猫宠女儿 幻想乡乐园化计划H本子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