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不舒服总想尿还尿不干净 按着她的腰疯狂往下撞击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5个月前

唐初露身子颤了一下,觉得他呼吸时喷出来的热气有些让人浮想联翩,忍不住在他怀里挣了挣,结果下一秒就不敢动了。

她僵硬着身子,觉得腰上抵着的那个东西有些过分嚣张,忍不住提醒道:“这是在医院,你让它安分点!”

陆寒时却低低地笑了,“谁让你乱动,嗯?”

他抬起头,将唐初露耳边的碎发别到耳后,在她细腻的耳垂上亲了亲。

唐初露被他亲得差点腿软,两人虽然结婚没多久,但是在某方面的生活上倒是十分和谐的,她的身子对陆寒时这样的姿色总是有点反应。

她忍不住推了推他,“别闹了,在医院呢。”

陆寒时不依不饶,掐着她的腰不准她走,“你答应我,不许跟高桥君说话。”

“我是医生,说话肯定是避免不了的。”唐初露觉得他这样的小狼狗姿态有些好笑,小白脸还挺有领地意识。

不过她也觉得对婚姻的忠诚度很重要,爱情不爱情的她现在不奢望,对感情忠贞有责任感才是最重要的。

她也看出来高桥君对自己的情愫,本来就打算避嫌,于是对陆寒时说:“你放心,我会保持和他之间的距离的。”

陆寒时这才满意地直起身子,在她鼻子上捏了捏,“乖。”

唐初露忍不住笑,忽然想到一件事情,问他,“你怎么会说日语的?”

陆寒时用手指卷着她的马尾玩,说:“为了跟日本的程序员交流。”

唐初露:“……”

总觉得这理由有点怪怪的,有点牵强。

她又问:“你的职业应该不要求掌握日语吧?”

陆寒时:“之前不要求,但是结婚了总要上进一点,技多不压身。”

唐初露还想问什么,陆寒时就打断她,反问道:“那你呢?你的日语似乎也很流利。”

唐初露理所当然的语气,“当然啊!现在医学水平最高的就是日本,为了看人家的文献资料,学习好日语是很有作用的。”

陆寒时看着她还有些小得瑟的样子,眼里闪过一丝笑意,“看来我们两个都是很上进的人。”

唐初lù点点头表示赞同,“看来是的。”

她对陆寒时有些刮目相看,本来以为就是个小白脸程序员,没想到还是很有责任感和上进心的,连老板来看客户都跟着过来了,想必是想有所晋升的。

唐初露捧着他的脸,掌心的触感很是细腻,这个男人的皮肤也是逆天的好,于是忍不住揉了揉,“努力工作是好事,但是也不要太累了,赚钱的事还有我呢!知道吗?”

她不是很愿意男人的事业太过于成功,差不多能养活自己就可以了,她还是觉得男人有钱就会变坏。

以前裴朔年也很好,她陪他一起吃苦,度过了穷困潦倒的大学时光,以及艰难困苦的创业初期,可这个男人取得了成就之后就发生了变化,数不尽的应酬,每天回来时浓重的酒气,还有身上陌生又甜腻的女人香水味,都在腐蚀着这个本来专一深情的少年。

金钱对人的打击可以是摧毁性的,很多男人飞黄腾达后会抛弃发妻,但女人发达之后甩掉原配的情况却很少,唐初露觉得陆寒时就这样做一个一板一眼的小白脸帅老公就好,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在家庭上,不用去过分追求钱权。

陆寒时看着她,捏了捏她的脸,试探着问:“你真的很仇富?”

唐初露摇摇头,“我不是仇富,我只是厌恶金钱给人带来的负面影响,所以我其实不想你有太多钱,你只要好好经营我们的婚姻,赚钱的事让我来就好。”

陆寒时勾了勾嘴角,“那我不成了傍富婆?”

“都结婚了怎么能算傍富婆呢?”唐初露在他肩膀打了一下,有些嗔怪,“这叫分工合作,共建和谐家庭。”

陆寒时没说话,低头吻住了她。

……

两人回到病房的时候,邵朗和高桥君正相谈甚欢。

邵朗是个社交好手,跟什么人都能聊得热火朝天,在最短的时间内成为灵魂好友。

唐初露一进门,高桥君的视线就一直黏在她身上,眼里灼灼的爱意一点都不掩饰,“唐医生刚才去哪里了呢?”

唐初露还没回答,就听到陆寒时冷冷出声,“跟我接吻去了。”

邵朗忍不住笑出声。

高桥君的脸色瞬间就黑了下来,直勾勾地看着唐初露似乎是肿起来的红唇,心里又怒又堵。

这个没有礼貌的男人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趁他躺在病榻不能动弹,当着他的面带走了他的天使南丁格尔,还冒犯了她!

简直可恶!

唐初露也不自在地咳了一声,在陆寒时后背捏了一下,笑着对邵朗说:“你的伤口愈合得很好,以后有什么情况跟你的主治医生说就好了,我还有事,就先走啦!”

高桥君依依不舍地跟她挥手告别,陆寒时有点看不惯,站在两人中间隔开了他的视线,气得高桥君一连说了好几个“八嘎”,捏着拳头一副分分钟快要剖腹自杀的样子。

病房里一时间充满了剑拔弩张的气氛。

邵朗正想着要怎么打圆场,他的秘书忽然走了进来,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

他脸色一瞬间变得严肃,在陆寒时耳边说:“绒绒的前男友找到公司去了,现在在大闹特闹,怎么办?”

陆寒时眉头轻皱,“这里走不开?”

邵朗点点头,“等下商会会长邵华强要过来,他跟高桥君有个单子要签,我得盯着点,看邵华强是不是有什么大动作。”

在北城,商会会长和各大商人都是互相成就但互相制衡的关系,现在邵华强亲自下海,邵朗自然不能冷眼旁观。

陆寒时道:“我回去看着,到时候你接露露过来。”

“知道了。”邵朗看上去忧心忡忡,说话难得的正经,“你得看好绒绒,别让她再被那个渣男伤了啊!顺便连我的那份狠狠地揍那个男人一顿!”

陆寒时嗓音淡淡,“没必要,我只为我老婆揍人。”

邵朗无语了,“你怎么这么重色轻友?周绒绒可是咱俩兄弟!”

陆寒时讽刺道:“你现在还把她当兄弟?”

邵朗笑不出来了。

上一篇:我的老师啊小说 强奷毒品搜查官在线观看

下一篇:嘘我要亲你了无重复阅读 五年级作文神奇的探险之旅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