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女朋友讲故事睡觉 旧车如何去除车内异味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5个月前

唐初露已经下了判断,那些医护人员立马都忙碌起来。

裴朔年还站在门口,看着她清瘦苗条的背影,皱着眉头,眼眸逐渐幽深。

他从来不怀疑唐初露在医术上的专业,没有片刻犹豫,立刻和其他负责人去调丹曲洛林。

唐初露回到了手术台上,立刻停止了所有的麻醉进程,亲自给病床上的小男孩进行物理降温,他的骨骼肌已经强直收缩,是典型的恶性高热表现,只有丹曲洛林这种特殊药物能够缓解。

因为恶性高热本身就是极其少见的疾病,发病率只有十万分之一,但是死亡率却高达73%,完全属于致命性疾病,堪称是所有麻醉师的噩梦,甚至大部分麻醉师一辈子都没有见过这种病症。

而针对恶性高热的药物丹曲洛林则是救命的药,但是在大部分医院都没有配备,大多数都需要去恶性高热救助中心去寻找。

好在裴朔年在这方面的工作能力还算不错,十五分钟就找来了丹曲洛林。

拿到药的那一瞬间,唐初露才松了口气,立马安排组织抢救,“现在立刻进行纯氧过度通气,检查酸中毒和高钾血症,紧急建立有床动脉压和中心静脉!”

手术室的人员得了命令之后立马行动起来,忙碌但有条不紊地做着手里的工作。

虽然氛围依旧是紧绷又心慌,但是有唐初露在,他们好像看见了希望,没有像之前无头苍蝇那样慌乱。

在关门之前,裴朔年忍不住拉了她的手腕,“还需要我做什么吗?”

唐初露回头看他一眼,此时她的眼里没有任何敌意,只有身为医生的使命感和紧迫感,“暂时没有,不过以防意外情况出现,我需要你一直在外面接济,可以吗?”

裴朔年点了点头,还要说些什么,唐初露就直接将他的手扯了下去,头也不回地进了手术室。

大门重新关上,开始了新一轮的抢救。

急救室人来人往,倒是都是脚步声,只有乐宁一个人显得格格不入,站在一旁仿佛被人遗忘了一般。

可明明她才是这场手术的主刀医生!为什么唐初露一来大家就都在围着她转?

眼看唐初露换了一双手套,已经拿起了手术刀,乐宁忍不住上前,“我才是主刀医生,让我来吧!”

说着,她也没等唐初露回答,就拿起另外一双手套戴了起来,伸手要去接唐初露手里的刀。

唐初露皱了皱眉,只是犹豫了一秒,便将手术刀给了她,“接下来就是简单的阑尾手术,只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

“我知道!”乐宁有些不满地打断她,神情不悦,“我是主刀医生,不需要别人告诉我怎么手术!”

唐初露没有反驳她,直接闭了嘴。

手术还在继续,哪怕她再讨厌乐宁这个人,她也不会说什么狠话去刺激一个正在手术台上拿着手术刀的医生。

病人的生命永远是第一位,这是她作为医生的信仰。

她摘下手套,给了一旁的助理,在仪器上检查了一番,确认没什么异常之后,才出了手术室。

阑尾手术是个很小的手术,加上她之前的抢救,现在病人已经脱离危险,剩下的事情应该只要是个医生就能完成。

她刚推开门走出来,会长夫人就迅速围了上来,“医生!我孩子怎么样了?”

裴朔年也随即起身,跟在会长夫人身后,一边看着唐初露,一边防止会长夫人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

唐初露摘下口罩,额头上脸颊上全是细细密密的汗珠,呼吸也比平时要急促一些。

她尽量平静地看着面前的女人,说道:“抢救过来了,现在进行收尾阶段,术后需转到ICU观察一段时间,没什么异常之后就可以出院。”

会长夫人这才放下心来,长长地出了口气,浑身发软,差点就要倒下去。

裴朔年在身后接住她,眼神看着唐初露有些苍白的脸色,“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你先去休息。”

唐初露有些疲惫地点了点头,临走时又想起什么似的,对裴朔年说:“恶性高热是极为罕见的病例,如果可以的话,你最好安排人进去录像,以后可以作为教学案例。”

但录像需要经过病人家属的同意,这就需要裴朔年去劝说了,并不在唐初露的关心范畴。

见男人点了头,她没再多留,转身离开了。

……

会长儿子这场手术格外成功,完全可以载入医院的史册,作为成功案例让后人不断观摩学习。

一时间医院上下都在讨论这件事情,人人都很激动,不但因为恶性高热这种百年难得一见的疾病,也因为他们医院十分完美冷静地挽救了一个病人的生命。

且这病人还是北城商会会长最疼爱的小儿子。

医院的人都能看到,往日不苟言笑的裴主任,这天脸上在经过了高度紧张之后,一直挂着和煦的微笑,看上去心情十分不错。

他才跟会长见过面,会长用十分优厚丰富的条件和待遇表达了谢意,这让他觉得今天的担惊受怕都是值得的。

因为会长的影响,记者那边闻风而动,想要对医院进行采访。

这是个宣传的好机会,裴朔年自然不会放过,下意识就去了唐初露的办公室找她。

刚敲了敲门,就有小护士走了过来,笑着问:“裴主任,你是找唐医生吗?她做手术太累了,先回去休息了,让我跟你说一声。”

裴朔年收回手,“好,明天上班你让她来办公室找我,有个电视台要采访她。”

小护士答应了。

裴朔年点了点头,忽然想到唐初露最爱吃的那家云糕快打烊了,决定买一份明天给她。

走到医院大门的时候,他忽然顿住了脚步。

他远远看到对面街道上唐初露的背影,还有站在她面前的高大男人。

那男人抱了她,还在她脸上亲了亲。

裴朔年喉咙里像是卡了根刺,有些呼吸不过来。

他一秒都没有停留,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上楼之后一个小护士跟他擦肩而过。

他顿下脚步,叫住了她,“采访那件事情,先不要告诉唐初露。”

小护士有些惊讶,但是见裴朔年脸色不好看,只能点了点头,“好。”

上一篇:一下一下撞击宫颈口 他双手双脚被绑床角

下一篇:留学生的圈子很乱吗 撩湿很污的文章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