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不哭老公就动一动 领导在办公室把我做了好久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唐初露离开的脚步微微停顿了一下,眼里有着浓浓的哀愁和悲切,却在转身的那一瞬间变成了讽刺的笑意,“我不知道,原来结婚还要告知前男友的吗?”

裴朔年的神情有些哀伤,“露露,你不必走到这一步,我们两个之间,是我对不起你,你应该要活得更好让我愧疚才对。”

他身子微微后仰,靠在栏杆上,夜幕衬得他更加成熟稳重,苦笑着开口,“露露,你怎么更加惹人心疼了呢。”

唐初露看着他很久,所有情绪在那一瞬间收拢,淡淡道:“我现在过得很好,不是为了赌气,而是真的过得很好。”

末了,她顿了一下,才继续说:“你不信我也没有办法,你怎么想都无所谓,但是以后不要再打扰我的生活,这样的话我还能考虑婚礼的时候给你发张请柬。”

“就这样,再见。”唐初露留下最后一句话,转身离开了。

裴朔年看着她的背影慢慢消失,走廊的尽头像是延绵不绝的黑洞,那吃人的洞穴能够湮灭所有的情绪。

他点燃了一支烟,静静地抽着,然后灭掉那点星火,抬腿也回了包厢。

……

他在唐初露那里耽误了一点时间,一推开包厢的门,就看到乐宁已经被邵华强灌得迷迷糊糊,整个人倒在他肩上,坐都坐不直。

裴朔年眼眸暗了暗,笑着走了进去,在邵华强身边坐下,给他递了支烟,“会长,宁宁是我们医院的掌上明珠,以后就交给您了,可好好好对她。”

这话说得含糊不清,邵华强几乎一眼就看穿了他的意图,笑着把乐宁的手放在了他手里,用一种“男人都懂”的眼神看着他,“朔年,裴主任,我这个做干爹的能给宁宁的有限,也就能开个宴会向北城的商人承认宁宁的身份,她以后还是要靠你这个未婚夫多多照顾啊!”

听到未婚夫三个字,乐宁已经开心得没了理智,整个人软软地挂在裴朔年身上,脸颊不知道是因为喝酒红的,还是因为羞涩红的,“朔年哥哥……”

“嗯,你喝醉了。”裴朔年绅士地扶着乐宁的腰,让她靠着沙发躺着,动作倒是温柔体贴,看不出任何的排斥。

还没有等到裴朔年表态,邵华强身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女人倒是有些不乐意了,皱着眉头道:“认个干女儿而已,怎么还要刻意办宴会啊?”

这个女人就是邵太太,邵华强的结发夫人,那天在手术室外哭得天崩地裂还医闹的女人。

她长得很漂亮,如今也不过才三十五岁,是个传统的女人,把相夫教子当作人生唯一的信仰,没什么主见,很容易被人煽动。

那天的场景她也是经历过的,知道乐宁并不是功臣,而是另外一个女医生。

邵太太心里虽然有个疙瘩,但是自家儿子已经安全无恙,而且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医院那边已经把乐宁推出来顶功了,邵华强也兴头高涨地要认人家做干女儿。

邵太太一直是个独善其身不愿惹事的女人,她只有丈夫孩子这一方天地,再也没有别的眼界。

虽然心底抱怨,却也不会给人迎头泼冷水,但是为了认个干女儿还要刻意举办个宴会昭告天下,邵太太就有些不同意。

顶多给这个乐宁一些钱打发掉就算了,为什么非要搞得这么轰动?

她一边给身边坐着的宝贝疙瘩小儿子喂饭,一边皱着眉跟邵华强抱怨,“上次我生日都没办宴会,你为个干女儿就要大办特办,不是打我脸吗……”

邵华强听不得女人在外人面前质疑自己,当即就沉了脸,“你懂什么?生日年年都有,这干女儿只有一个!能比吗?”

他突然发怒,让正在吃东西的邵宝被吓了一跳,当即就呛住了,“咳咳……咳……”

邵宝就是那天割阑尾引发恶性高热的那个孩子,听名字就知道是被家人放在手心里疼爱的宝贝,圆圆滚滚的,白嫩得就像一只肉包子。

他一咳嗽,邵太太就心疼得不行,顿时眼睛都红了,给他轻轻拍着背顺气,“邵宝乖!妈妈给你拍拍,哎哟,我儿子怎么这么遭罪!”

邵华强也连忙收住了自己的怒火,关注着儿子的情况,见邵宝终于顺过气来了,这才松了口气,瞪了邵太太一眼,“连个孩子都照顾不好!你只要管好邵宝就行,其余的少管!”

听到这话,邵太太虽然心里委屈,但也不说话了,只专心伺候自己的小儿子。

乐宁有些不安地看了裴朔年一眼,虽然醉了,但不至于失去神智,悄悄在桌子下面拉了拉男人的手。

她在表达自己的害怕,也是在和他撒娇示好。

裴朔年勾了勾嘴角,没有拒绝她的示好,任她牵着,对邵华强解围地笑笑,“会长,那些都是形式上的东西,只要您心里把宁宁当成女儿,其他的都不重要。”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邵华强很欣赏裴朔年的进退有度,他身边也没个得力助手,自己的儿子又还太小,如果裴朔年能做自己的干女婿,对他来说也是一件互惠互利的好事。

他拍了拍裴朔年的肩膀,看到桌子下两人交握的手,了然地笑笑,“你放心,我邵华强的女儿,肯定不能委屈了,到时候同时宣布你和宁宁订婚的事,大家就都是一家人了!”

乐宁很激动,下意识就想应承下来,但是看了看裴朔年的侧脸,有些害羞地矜持了一下,“我都听朔年哥哥的……”

邵华强哈哈大笑起来,意味深长地看着裴朔年,“宁宁这么懂事,朔年,你可真是赚到了!”

裴朔年笑了笑,不说同意,也不说反对,给自己和邵华强倒满了好几杯酒,“别的话都不说了,心意都在酒里!”

气氛又渐渐热络起来,逐渐变成了男人的场子。

酒过三巡,大家都有些上头,在场的都是在商场上浸润的男人,闹起来时会玩些什么,大家都心照不宣。

邵华强开始让人上正餐,一开口便问裴朔年,“喜欢什么样的姑娘?青苹果还是水蜜桃?”

裴朔年笑笑,从善如流地回答,“嫩点,漂亮点,就行。”

上一篇:新生入大学作文题目 恶魔军官放我走

下一篇:春色度假屋小说 我胸太大班里人总摸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