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着肚子硬硬的 自述我的真实乱经历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5个月前

与陈燕岚的谈话被打断,陆一然有些意犹未尽,但也只能作罢。她站在茶水间里喝完一杯咖啡,又给自己冲了一杯,才回到办公室。

周薇薇准时来上班,可眉眼之间是藏不住的疲倦,想来昨晚一夜难眠。

陆一然路过她工位的时候,周薇薇恰好抬起头来,对上陆一然的目光,她感激地一笑。陆一然知道她在感谢自己昨晚的陪伴,也回以微笑。她回到办公室坐下,一缕早晨的阳光从玻璃窗外照进来,从前天开始笼罩在自己心头的阴霾竟有些散去。即便在这样的环境下,即便如周薇薇所说的那样,深鹿的人事部手里有一份黑名单,可依然也有陈燕岚这样事业得意,家庭美满的例子,不是吗?

陆一然调整情绪,翻开手头的文件夹。

这个项目是从李安喆手头移交过来的,也是她手上目前最大、最紧急的一个项目。

陆一然对这个项目,其实很熟悉——这是几个月前陆一然还在天脉的时候,深鹿从她的手里抢走的,没想到竟然又回到了她手里。即便对于天脉这样的大公司来说,这个项目也不算小。对于深鹿,又是自己入职后的第一个项目,陆一然慎之又慎,认认真真把计划书从头到尾看了一边,很快发现问题不对。

她把宋倩叫进来:“这个预算做得不对。”

宋倩有些紧张:“哪里不对?陆总,我认真核算了好几遍,应该不会出错吧?”

“你的预算做得很好很仔细,但为什么医疗保障这一块预算只有这么一点钱?这个活动规模很大,这点预算远远不够,租除颤器都不够!”陆一然把计划书还给宋倩,示意她看后面的预算表。

这个活动是一场城市半程马拉松,主办方预算的活动参加人数是要达到1万人以上。在天脉的时候,陆一然也策划过这种活动,因为是体育活动,人数又多,再加上围观的群众,医疗保障绝对是重中之重,半点马虎不得。按照这个规模,医疗团队没有六位数是拿不下来的,可在宋倩给她的计划书里,这一项预算甚至没有被单独列出。

宋倩连忙解释:“是这样的,陆总,这个项目之前是李总负责的,计划书也是他牵头做的。我们当初竞标这个项目的时候报价低,这个预算如果还要另外请专业的医疗团队,别说赚钱,我们今年的年终奖都得亏进去,而且李总也说了……”

“说什么?”

“他说这些团队请来也是个摆设,出事的概率千分之一都没有,十几万请他们不就是打个水漂?”宋倩如实回答。

陆一然这才明白当初以天脉的实力、她亲自把关的竞标书为何会输给实力远不如天脉的深鹿,原来李安喆的这份标书竟然把价格做到这么低,连原本她核算的成本价都不到。深鹿用这样的价格投到这个标,当然要想方设法缩减开支才能够从中获利。

陆一然在这行干了这么多年,做过无数个项目,当然很清楚在整个项目预算中,医疗后勤团队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投入大、打水漂的概率高,不论是主办方,还是承办方,打心眼里都不愿意出这笔钱,他们宁可把这笔钱拿出来多买几家媒体的通稿,扩大活动的宣传范围。

从前她也这样认为,险些惹上大麻烦。

大概是五年前,她在天脉的时候接过一个类似的体育竞技类的活动,当时出事的还不是参赛选手,而是围观的人群中,有一个中年妇女大概是因为人群拥挤加上天气炎热,一时不适晕厥过去,当下现场慌乱成一片,有不知情的人高喊了一句:“救命啊,死人了”,几乎把整个活动都毁了,围观的人群瞬时就骚动起来,往里挤看热闹的有,惊慌失措逃开的有,惊呼尖叫的有,骚动的人群冲开活动现场的围挡,险些冲进比赛现场……

陆一然至今都清楚地记得当时自己的脑子“轰”地一声炸开,紧接着头脑一片空白,浑身发凉的感觉。

幸好那次活动的医疗保障做得到位,医疗团队两分钟就到了点位立刻施救,安保人员也请得够足,但也花了将近半个小时才让现场恢复了秩序。

即便是这样,事后网上还流出当时的视频,活动引发现场踩踏致人死亡的谣言还是飞了好一阵子,主办方相当不满意,如果不是她最后连发几个通稿挽回舆论局面,可能连尾款都拿不到。

不敢想像,如果那次那位中年妇女不仅仅是晕厥,医疗保障又不到位,真的出了什么差池会怎样,别说主办方追究责任、天脉得赔多少钱,她这辈子都会良心不安。

从那以后,不论策划什么活动,陆一然都把安全放在第一位。

“你也这样认为?”陆一然问宋倩。

宋倩没料到陆一然会问她,先是一怔,下意识地想点头,随即却摇了摇头:“不,但是……”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拿回去,重新做一份预算。”陆一然把文件夹还给宋倩。

“陆总?”

“重新做一份预算,把安全评估、医疗保障单独列出来。”

“这样肯定会超支的。陆总,我知道您的意思,但这毕竟是您在深鹿做的第一个项目,您这样……”

陆一然沉默。

宋倩说得没错,这是她进入深鹿之后做的第一个项目,第一个项目就亏本,会让老板对自己没信心,传出去她的面子也搁不住——原来这个陆一然没什么本事,从前做的那些业绩,不过都是亏了天脉这个大平台罢了,换了公司,连本都赔进去了。

她甚至能想象得到徐龙杰得意洋洋嘲讽自己的嘴脸,恶心得刚喝进去的那杯咖啡都要呕出来。

宋倩见她不说话,知道她已经被自己说动,于是坐下来:“陆总,其实我已经在这里安排了医疗团队的费用,虽然不多,但能应付。半程马拉松运动强度不大,再加上这次我们要求事先审核参赛选手的资格,参加的就算不是专业选手,也是平时爱锻炼的运动达人,身体素质都很强,不会出什么事的。当时李总为了抢这个项目,把报价一压再压,这份预算都已经花了我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不断修改调整,甲方也看过,大致同意,我们实在没必要主动又提出要改,吃力不讨好呀!”

她把文件夹放回到陆一然的桌上。

“您再考虑考虑,如果您真的要改再叫我。”

上一篇:山村乱婬老太婆 我把隔壁漂亮人妻变成欲女

下一篇:激烈床吻胸戏漫画免费 书包网H边走边做play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