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太大了我不行 宝贝让我尝尝你的蜜汁甜不甜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就在纠结不下之时,父亲对我挥手,挡在我身后,示意我先进屋。

「珊珊,快送你母亲进屋吧,医生一会儿就来。」

半晌,父亲也进了门。

「珊珊啊,你还要上学,我也还得工作……你妈妈现在的情况,必须得有专人照顾。」

眼前的父亲语重心长,和在医院里时的冷血无情判若两人。

「嗯,可是妈妈才从医院回来,马上又回去的话……」

那妈妈也太可怜了吧!

「不回医院了,换个景色好空气好的地方,呼吸下新鲜空气顺便散散心。」

父亲话里有话,看似已经有了安排。

我疑惑的抬头。

「市郊有家资历不错的疗养院,我联系了那边的医生,你一会儿上楼,帮你妈妈收拾两件衣服,办好手续,今晚就能接你妈妈过去了。」

我从未听闻市郊有什么「环境好空气好」的疗养院,老实说,父亲的这番话在这儿可信度存疑。

「疗养院?哪家疗养院?」

果然,在我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询问之后,父亲的态度开始有些变了。

「哎呀,你又不是专门学医学的,不知道不也很正常吗?」

「总之,不用你操心了,你好好念书就行了。」

我没有按照父亲的好好收拾行李,而是开始检索本市全部的类似机构。

果不其然,我根本没找到任何疗养院。

但是远在市郊,确实有一家医疗机构。

不过……那里是精神病院!

总结出来一句话:好人去了得疯,病人去了得死。

父亲真的要送母亲去哪里?

那跟送母亲去坐牢哟什么区别?

不,有区别,坐牢至少还有出来的可能,进了那里,能不能熬到天亮都难说。

我正在纠结如何是好,楼下竟然传来了父亲和陌生男人叮嘱交代的声音。

天啊,父亲竟然玩真的!

……

「不行,我不同意送妈妈去那儿!」

鞋子都没穿好,我就冲了出来。

「大人的事,小孩子少管。」

父亲不耐烦地催促我离开,他的态度更加坚定了我的想法。

他一定是打算「借刀杀人」,看来母亲就要被送到那个「人间炼狱」一般的精神病院了。

那么多年的夫妻,他当真不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吗?

还是说,他也只是个被操纵的傀儡,只会机械的盲从。

面对我的阻挠,父亲已经有些不耐烦的迹象了。

「反正现在才是你妈妈的第一监护人,我决定了的事你就别掺和了。」

母亲在那帮「医生护士」的连拉带扯之下,从房间里被拽了出来。

她的哭喊撕心裂肺,直到那帮人离开了才渐渐消失

母女连心,我的心也像是在滴血一般。

我借着打电话的由子离开,转身就跑到了车库。

导航出那个预估中的「疗养院」,我一路开了过去。

果然,从我家出来没多久,我就追上了那辆来接我妈妈的「救护车」。

随着目的地越来越近,终于,我看到了死灰般的几个大字。

「苏区第一精神病院。」

借着导航的便利,我抄到了小路,比他们提前到了大门口,随后,我看见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那个把我的家撕碎的恶魔--苏湄!

「早就给你指好路了,可惜你根本不听,真是阳关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啊……等你妈妈真的成了疯子,你可别怪我。」

苏湄的笑好似最大的讽刺,在我的面前上演了一出荒诞大戏。

身后,是一座随时会吞掉母亲的炼狱。

眼前,是一只深不见底的雌蛇。

如果我还不反击,我失去的就不仅仅是我那个用情不专又宁当傀儡的迂腐父亲了。

这一仗很难打,可是为了母亲,我一定可以。

上一篇:么公和淑蓉与船 小黄文肉办公室

下一篇:顾医生,你闭嘴 李雯澜老师续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