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txt 当着男友的面把处给了摄影师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5个月前

看到消息之后,唐初露心里没有一丝波澜,直接按灭了手机,没有理会。

那边像是知道她不会回短信一样,没过多久就直接打了电话过来。

唐初露看着屏幕上跳动的那一串没有备注的号码,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接了起来,“我搬家了,如果你是等在我原来租的那个房子的楼下,还是早点走吧。”

她一开口就直接表达了自己的拒绝电话,那头停顿了几秒钟之后,才传来裴朔年略带沙哑的声音,“我知道你搬家了,你妈跟我说过,我现在就在你新家的楼下。”

唐初露顿了一下,随即有些嘲讽地笑了一声,“我还以为你只是跟我的妹妹关系很好,没想到跟我妈也走得这么近,裴朔年,你笼络人心的手段确实有一套。”

这句话不知道是哪里戳中了裴朔年心虚的地方,他咽了咽口水,没有说话,只听着电话那头的电流声,沉默了很久才说:“我跟乐宁,真的什么都没有,订婚的事情也已经取消了,从一开始,我就没打算跟她在一起。”

唐初露握着手机的力道微微发紧,沉着声音说:“这跟我有什么关系?裴朔年,我并不在意你是精神出轨还是肉tǐ出轨,只要事情发生,我们两个就再也没有和好的可能,而且我已经结婚了,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

“……我明白。”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无力。

唐初露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说道:“还有以后没事不要再去找我妈和我妹妹,毕竟我们两个已经分手,你如果再和我的家人牵扯不清,会很尴尬。”

这一次裴朔年没有立刻回答她,唐初露只能听到电话那头沉重的呼吸声,弄不清楚这个男人的情绪。

“……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吗?”裴朔年的声音似乎有些哽咽,“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再好回去,好不好?”

唐初露的语气很坚定,没有一丝犹豫,“过去的都过去了。”

她话音刚落,电话那头忽然传来裴朔年的一声嗤笑,刚才声音的颤抖仿佛全是装出来的,“我跟你开玩笑的。”

“一点也不好笑,如果你没什么要说的话,我先挂了。”

“等一下。”裴朔年瞬间就收敛了笑意,一字一句地对电话那头的人说:“下来见见我吧?哪怕看一眼也好,我们那么多年的感情,哪怕做不成情人,也可以做朋友的吧?”

唐初露似乎觉得他说这话有些可笑,“裴朔年,是你先对我们这段感情不忠,而且先跟我提出分手的,你有什么资格跟我做朋友?没什么事的话,我真的要挂了,现在时间已经很晚,你还是别在我家楼下晃悠了,早点回去。”

说完,她直接挂了电话。

但是没过一会,裴朔年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她按掉,之后没过多久又锲而不舍地响起。

唐初露干脆直接又将他的这个新号码拉进了黑名单,瞬间耳根子都清净了不少。

过了一会之后,浴室里的水声停止,陆寒时走了出来。

他身上只围了一根浴巾,擦着还在滴水的头发缓缓走到她身边。

“在发什么呆?”他看着唐初露定定地看着窗户的方向,纹丝未动,走到她身后,在她脸颊上亲了亲。

头发上没有干掉的水顺着他的发尖打在唐初露脸上,唐初露忍不住摸了摸,笑着说:“痒……”

她这声带着笑意的拒绝瞬间就点起了陆寒时身上的火,忽然俯身将她从背后揽在了怀里,随即便是铺天盖地的吻。

陆寒时在这方面一向很热情,唐初露拒绝不了。

她嘴角带着笑,半推半就地推搡着他,嘴里含糊不清地说:“去……去卧室”

她害羞的时候声音听上去就格外的软,陆寒时轻笑了一声,笑得整个腔膛都在震动,双臂向下直接向她抱了起来。

唐初露一声惊呼,感觉到脚下一阵悬空,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看到男人将她抱着走到了阳台上。

“等一下,你抱我来这里干什么?”唐初露的理智瞬间清醒过来,挣扎着想要从男人身上下来。

陆寒时却更加用力地抱着她,不让她移动半分。

“在这里好不好?”他的声音低低的响在唐初露耳畔,像是催眠的咒语,让她不知道该如何拒绝。

唐初露在躲避的空闲之间下意识地想要往楼下看去。

裴朔年说他在楼下等自己,她莫名就有种会被他看到的错觉。

虽然现在跟裴朔年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已经时隔半个小时,她想他应该已经离开了,但心里还是有些不确定,时不时地就要往楼下看。

陆寒时也感觉到了她的不专心,有些惩罚地加重了力道,甚至恶劣地将她转过身子

这个男人总是有办法将她脑子里面所有的想法都赶出去,眼睛里、身体里、都只感受到了到面前这个男人。

唐初露再也无暇分神,所有的呼吸都被陆寒时掠夺,所有的感官都和他交融在一起,再也无法分开。

阳台上的场景格外火辣,而楼下树丛中一辆黑色跑车里面的空间却是冬天一般的严寒。

裴朔年紧紧地抓着方向盘,指尖都有些泛白,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那高楼层上阳台处叠在一起的两个身影。

他们住的楼层并不高,在楼下就能看到阳台上的情况,虽然看得不是很分明,但是完全可以看到两道长长的影子。

那颤动的频率是在做什么事情,没有人比裴朔年更明白。

虽然在心里告诫过自己无数次,她已经结了婚,跟别的人做这样的事情是很正常,可亲眼看到的时候,裴朔年才知道嫉妒的滋味竟然是这么难熬。

好像身体里的每一块骨头都被人拆碎,泡在了高强度的硫酸里面,痛得他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一张开嘴就会冒出无数个苦楚的泡沫。

他想,唐初露的滋味肯定很好,她毕竟是那样甜美的人。

他无数次地后悔,自己曾经从来没有品尝过这样的滋味,如今将他所珍惜的佳肴亲手奉献给别人,自己在一旁看着别人品尝自己的珍宝,却连上前阻止的资格都没有。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痛苦的事情?

裴朔年狠狠地咬着牙,忽然扬起拳头重重地砸在了方向盘上面,按到了车上的喇叭,一声鸣笛响彻整个小区。

有不少楼层都亮起了灯光往楼下看过去,唐初露也被这个声音弄得吓了一跳,整个人都僵直了身子,连呼吸都不敢太过于沉重,生怕被别人看到自己现在在阳台上做的事情。

她一眨不眨地看着陆寒时,几乎是带着哀求的嗓音说:“求求你了,我们回卧室吧……”

陆寒时笑了笑,笑她的胆小,而后低下头在她鼻尖上亲了亲,“听你的”

唐初露羞怯地搂着他的脖子将整张脸都埋进他的怀里,生怕被别人看到。

两人一路回了卧室,阳台上再也看不见那两个人的身影。

裴朔年的心情却没有因此变好,甚至变得更加沉重。

他觉得车里面的空气有些不太流通,不然为什么有时喘不过气来呢?

车门打开,他抬腿就往唐初露的大楼门口走去,到了门口之后,顿住了脚步,想了想,还是又走了回来。

他现在已经没有资格上去,也没有资格去怒气冲冲地按他们的门铃,打断他们的好事。

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深刻地认识道:那个叫做唐初露的女人已经跟他毫无关系。

裴朔年心里像是堵了一团海绵一样,难受得有些呼吸不过来。

他就蹲在唐初露楼下的花圃里,冰冷的台阶上,从西装口袋里面摸出一包烟,点燃一支,就这么静静地抽着。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卧室里的动静才逐渐接近于平歇。

唐初露的呼吸依然还很剧烈,接近于喘,似乎有些缓不过气来。

陆寒时躺在她的身边,帮她轻轻拍着背,两个人姿态亲密。

他在这方面一向所求无度,也知道自己也做得有些过分,便抱着唐初露去浴室洗漱,最后亲亲她的鼻尖,两个人相拥进入梦乡。

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怀里的女人忽然睁开了眼睛,试探性地叫了他一声,“寒时?”

陆寒时紧闭着眼睛,没有回应,像是已经睡着。

唐初露看了他一会,从他的怀里小心翼翼地退出来,鬼使神差一般走到阳台往下看了看。

她以为裴朔年应该已经早就走了,却在看到楼下那抹熟悉的身影时愣在了阳台上。

从裴朔年打电话过来到现在,至少已经过了三四个小时,他居然还等在楼下……

唐初露心里说不清楚是什么滋味,站在阳台上,静静地往下看了一会儿之后,叹了一口气,转过身子回到客厅。

她对着房门看了很久,最后还是拿起一件风衣外套裹在身上,悄悄地打开门走了出去。

与此同时,卧室的陆寒时缓缓睁开眼睛,看着空空如也的怀抱,眼眸变得越发幽深。

比这黑夜还要浓稠。

上一篇:老男人玩的我太爽啦 高H弄死你

下一篇:当代爱情第30章 快穿蠢蠢欲动txt暗染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