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打扫卫生 青春期忽然胸大胸涨是怎么了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女人红唇涂的妖娆,微卷的发风情万种,领口很低的衣服此刻被打湿,露出隐隐约约性感的曲线令人遐想,此刻正朝着工作人员发着火。

“你知道我这身衣服多少钱吗?你赔得起吗?”

那工作人员是个年轻的小姑娘,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脸涨的通红,不敢反驳也不知道怎么处理,只能不停地道歉,连脸颊的疼痛都忘了。

“对不起顾小姐……”

那人江夏认得,叫顾清韵,演技不错,宋知烟去世无法出演《缘来何故》,因此颜枫迫不得已找了她来演,可惜她这人有些欺软怕硬,前世与她有过合作,面对宋知烟毕恭毕敬,但总喜欢欺负不知名的小演员,或是刁难工作人员。

“顾小姐请您等一等,我先联系服装组给您换身衣服……”

顾清韵把眼一棱:“对不起有用吗?你们剧组的衣服我还看不上呢!”

“顾小姐,适可而止啊。”女孩清亮的眸子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莫名就有种压迫感。

“为难一个工作人员,多少有些说不过去吧?她也不是故意打翻的水杯,被你打的也挺疼的。”

江夏觉得她替别人出头实在是多此一举的表现,可是看到顾清韵这样刁难一个小姑娘,她莫名就感觉不爽。

“我干什么轮得到你管?你算什么?”顾清韵笑的不屑。

“你不就是想要赔偿衣服吗?我赔得起。”江夏淡淡一笑,一点也没被她的话惹生气,倒是她这话一说,显得顾清韵像是为了赔钱穷追不舍一样。

“我是缺那点钱的人吗?”顾清韵脸色微红。

“够了!”一道声音响起,充满了威严,颜枫的表情看上去并不是很好:“先把小陆带去冰敷一下。”

“我带你处理一下吧。”江夏在她身边轻声说道,那女孩看上去对她很是感激,抽泣两声:“谢,谢谢……”

“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陆瑶。”女孩擦了擦眼泪。

女孩短发清爽,长相一般但是很秀气,高考失利的她是剧组的一名普通的化妆师,比她还小上一岁。

找了个冰袋敷在她脸上,江夏准备出去看看热闹。

谁知顾清韵已经开始拍戏了,她好奇地问颜枫:“你怎么跟她说的,她就这么听话了?”

颜枫有些无奈:“她就是欺软怕硬,最近没什么通告,所以不敢得罪我。”

说着,他挤了挤眼睛:“江夏,你怼人本事不错啊,跟陆临寒学的?”

“那我肯定是自学成才,他怼人肯定没我强。”江夏嘻嘻一笑道。

“嗯?”富有磁性的声音在背后响起,陆临寒唇角微勾地看着她,江夏立马怂了,干笑两声:“咳咳,我刚刚啥也没说……你怎么来了?”

“路过。”他说的理所当然,眼神不经意间瞥向颜枫。

陆临寒眼神:“你别说出去。”

颜枫:“不敢不敢。”

……刚刚问他江夏在不在剧组的不是陆临寒,不是!

江夏:“……”

其实我不信,但是咱也不敢说咱也不敢问啊……

上一篇:放荡警花小说 锦衣之下陆绎白夭夭

下一篇:侍卫底开腿 肚子里装满了师尊的尿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