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长的什么 老师的茂密黑森林小说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唐初露这才意识到自己遇上麻烦了,连忙推开他的手就要走。

那个黄毛却不依不饶地缠了上来,十分不要脸地对她动手动脚,一会搂搂她的腰,一会摸摸她的肩,几乎都快要将她整个人抱在怀里,就是不让她走。

唐初露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压下自己心中的怒火。

她看面前这小子也挺年轻的,不想让他太难看,但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自己的底线,那就怪她不客气了。

在他下一秒将手又要往她腰上摸的时候,唐初露迅速伸出手想要去抓他的手腕,结果下一秒这个黄毛不知道被谁拉了一把,往后面踉跄了一下,紧接着一个拳头就砸了过来——

“砰!”

这一拳砸得十分用力,不光是黄毛整个人被砸懵了,往后退了一步直接倒在地上,周围的人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给吓到,不敢再动,那些跳舞的人都停止了动作,骇然的看着这边的方向。

唐初露也愣了一下,有些懵地看着现在躺在地上的黄毛。

她还没出手呢……

这人怎么就倒下了?

她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肩上传来一个温暖的触感,一转头,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俊脸。

陆寒时的脸色很阴沉,直接脱下自己的外套罩在她身上,语气有些责怪,“你就穿成这样来酒吧?”

原来刚才打人的人是他……

唐初露道:“我是从宴会上直接过来的,哪里有时间去换衣服?”

再说了,看看周围那些女生哪一个穿得不比她暴露?她也就是人肩颈在外面而已,其他地方都包得严丝合缝的!

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是她什么都没穿,也不是这个黄毛耍流氓的理由!

“你居然敢打老子!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谁!”地上的黄毛忽然爆发出一阵怒吼,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他脸上已经挂了彩,整个眼睛都变得青紫,面颊也肿了起来,鼻子上的那颗鼻钉已经直接被打得陷进了更深的肉里,看着都疼,不难想象刚才那一拳用了陆寒时多大的力道。

周围的人这才把视线重新放回了黄毛身上。

主要是刚才陆寒时的出场实在是过于帅气,直接一拳过来,快得让人连影子都看不见,而且他逆着光而来,人又很高,站在黄毛面前几乎是压倒性的碾压。

而且令人没想到的是,他打人时出手这么很辣,却长了一张完美得无可挑剔的脸。

那些五颜六色的霓虹打在他的脸上,五官精致得找不出一丝错误,浑身的气场又强大金贵,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不光是唐初露,所有人脑子里面当时就只剩下四个字——

天神下凡!

就算是唐初露这种已经跟他朝夕相处了三个月的人,也在这时被他的脸所深深地折服。

这个男人真是天生的祸水,男狐狸精!

他站在唐初露身边,气场冷淡,将她挡在自己身后,漠然地看着那个黄毛,“打你算轻的,再看到你对我的女人动手动脚,卸了你两条胳膊信不信?”

那个黄毛是这间酒吧的常客,因为家里面还算有点势力,在这里通常都是横行霸道的,没有几个人敢这么跟他说话。

听完陆寒时的话之后立马就跳了起来,也不顾脸上已经严重挂了彩,冲到他面前就对他喷口水,“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跟我放狠话,你知不知道我爸是谁?当心我把你们两个都剁碎了,扔到河里去喂鱼!”

在这个法制社会还能听到这么幼稚的言论,唐初露忍不住更改了自己刚才对这个黄毛的看法。

他觉得她有20多岁应该是错误的判断,这个脑回路顶多也就是初中年纪,不能再多!

她拉了拉陆寒时的胳膊,在他耳边说:“算了,这就是个傻子,别跟他一般计较,我们赶紧走吧!”

说着她就拉着陆寒时准备离开,但那个黄毛却不依不饶地挡在了两个人面前,像个狗皮膏药一样指着陆寒时的鼻子骂:“怎么,怕了是吧?打了人还想跑,哪有这么容易的事情,你信不信我让你走不出这间酒吧!”

他之所以这么有底气,是因为他身后已经聚集了一帮兄弟,这群都是游手好闲,不学无术的富二代,专门啃老玩乐,什么事情都不干,聚众闹事最在行。

唐初露觉得这样的人通常身边都会跟着一群小弟,属于一呼百应的那种,平时出门在外也必须带着一帮子人,不然还有可能会被,路见不平的正义之士打。

她就有种想教训教训这个小子的冲动!

果然他身后的叫嚣声开始壮大起来——

“敢在我们的地盘打人,我看你们是不想活了!”

“动了我们的老大,就别想完好无损地走出这个地方!”

“……”

唐初露后退了一步,下意识地挡在了陆寒时面前,“怎么办,要不要报警?”

陆寒时摇了摇头,“不需要,正好教训教训他们。”

“他们人这么多,你打得过吗?”

陆寒时没说话,只深深地看了唐初露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唐初露心里瞬间就充满了安全感。

那个黄毛竟然到了这个时候两个人还在眉目传情,你来我往,心里就一阵不痛快,“算了,别说我以多欺少,今天我就把话放在这,你把这个女人留下让我玩一晚上,我就考虑留你一条命,揍你一顿就给你扔出去,从此以后不许再到这些酒吧来,怎么样?”

他话音刚落,身后那群人就纷纷复合起来,“就是!把你这个女人留给我们老大玩玩,兴许还能饶你一条生路,识相的就赶紧跪下来求饶!”

陆寒时的脸色瞬间阴鸷下来,透着一股山雨欲来的杀气。

他什么话都没说,只将唐初露挡在自己身后,跨步走到黄毛面前,伸出手便捏住了他的下巴,另一只空闲的手伸出来,在他脸上用力地拍了拍,“小朋友,祸从口出!”

那黄毛竟然有几秒钟的时间被陆寒时的气场给震慑到了,下意识瑟缩了一下,随即便回过神来,拼命挣扎一边踢腿一边骂他,“放开老子,你信不信老子砍了你的手!”

然而不管他怎么用力都完全逃不开陆寒时的桎梏,这个人的手臂像是钢铁一样紧紧地钳制着他,好像下一秒就能将他捏碎。

黄毛能够感觉到自己的下巴已经脱臼,嘴巴两边传来一阵刺骨的疼痛。

他瞪着眼睛死死地盯着面前的男人,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喉咙那里也像是被人掐住了一样,半天只能发出咿咿呀呀的单音节。

周围的人也被这样的架势给吓到了,有人想上前帮忙,却刚刚走出一步就被陆寒时猛地一脚踹飞,一下子就没有人再敢上前了。

黄毛刚才的嚣张气焰一下子就消失不见,只恐惧地看着面前这个男人,觉得他好像是从地狱里走出来的撒旦一样,那双深邃的眼眸好像是已经缓缓开启的地狱之门在向他打开,那样的杀气腾腾让他下意识就觉得恐惧。

“把你刚才说的那些话,再说一遍。”男人缓缓开口,低沉清冷的声音犹如魔鬼的呓语。

黄毛张了张嘴,下意识就想要发出声音,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办法说话,只能瞪着眼睛看着面前的男人,脸颊因为害怕和愤怒胀成了猪肝色。

“不说是吧?不说我就永远让你说不了!”男人的声音猛地一沉,手上也越发用力,只见黄毛脸色忽然铁青,像是呼吸都哽住了一样。

唐初露这才觉得大事不妙,看着男人阴沉恐怖的气场,知道他是起了杀心,连忙拉住他的胳膊,“陆寒时你快松手!”

唐初露急切的声音这才惊起了沉浸在杀意中的男人,他猛地回神,侧头看了唐初露一眼,看见她揪心又担忧的眼神,这才缓缓松开了手。

黄毛一下子跌落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像是从鬼门关里走回来一遭一般。

他喘过气来之后,愤怒地朝周围大吼着,“你们还在等什么?快点给我上去打死他!”

周围那些小弟们这才如梦初醒,从刚刚压抑的氛围中回过神来,意识到他们现在人多势众,于是纷纷都围了上来。

唐初露也知道现在是彻彻底底地激怒了这群社会富二代,心里这才有些慌张起来。

陆寒时却纹丝未动,甚至连眼里的情绪都没有任何变化,冷冷地扫过在场这些人,慢条斯理地挽起了袖子。

“一起上?”

话音刚落,一抹矫健的声音就迅速冲了出去。

那些人还没反应过来,舞池里就传来了不少哀嚎惨叫的声音。

唐初露在一旁看着,一时间有些愣神。

她知道陆寒时的身手不错,从他打那个黄毛第一拳的时候就看得出来,但是没想到竟然这么好……

好到让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他打架的时候没有任何花招子,拳拳到肉,反应极度灵敏,速度也是快得令人发指,这些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唐初露看着这样的陆寒时,忽然就觉得他有些陌生。

上一篇:手指图片唯美 开车到没人的地方摸

下一篇:皇后朕要被你夹断了小说 审审我做得更好 中文字幕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