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偷窥小说 研磨小核轻扯花珠紧致浊液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不是不是!

杜鹃连连摆手,急着解释“我的意思是,哥,你想不想上大学?”

杜军的脸更黑了,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板着脸说道:“鹃子,我知道你学习好,那你也不能这么嘲笑我吧……”

杜鹃用力摇摇头,努力摆出一副认真的模样,郑重问道:“杜军同学,请你认真回答我的问题,你到底想不想上大学!”

杜军吊儿郎当的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想啊,谁不想上大学,可我这个成绩,别说上大学,及格都成问题。”

杜军生性好玩,喜爱武侠小说,整日梦想着像小说中的侠客,把酒言欢,行走江湖,行侠仗义。

从上初中时,就笼络了一群臭味相同的小伙伴,聚在一起,什么都玩就是不学习,到了高中,更是成了当地学校有名的小霸王。

杜鹃不是不知道他这些黑历史,若放在前世,她能做的最多也就是劝劝这位好哥哥。

但是今日不同往日,拥有超时空淘猫的她,完全有能力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她想到自己淘到的几套高考资料,只要他好好做,肯定是是没有问题的。

杜鹃认真地跟杜军说道:“哥,你相信我,我一定能让你考上大学!”

杜军抽着烟的嘴抽搐了一下,他甚至怀疑自己这个妹妹是不是前几天发烧烧坏了脑袋。

杜鹃知道无论跟他怎么解释,他都不会相信,于是也懒得再解释,只是用不容置否的语气命令道:“哥,以后每个周日,你都来我家,我给你辅导功课,我保证你考上大学!”

杜军打了个哈欠,杜鹃几乎磨破了嘴皮,苦口婆心的又哄又骗,最后杜军被她折腾的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下来。

杜军和杜鹃一同回家,一路上打打笑笑,杜鹃看着堂哥,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改变他的命运。

杜娟就是这样耿直的性子,别人对她好一分,她恨不得一百分报答。

杜鹃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

“鹃子,怎么才回来啊,妈都快急死了!”

刚一进门,高玉英就一脸怒容唠叨起来。

杜鹃知道自己回来晚了,不敢还口,吐了吐舌头,在高玉英怀里蹭来蹭去,“娘,我饿了,有饭吗?”

高玉英看着撒娇可爱的女儿,无奈的叹了口气,在她耳朵上拧了一把,就下厨房给她热饭去了。

香喷喷的饭菜端上桌,杜鹃迫不及待地扒拉起来。

妈妈的味道,永远是最香的。

可饭还没吃几口,家里的狗就叫唤起来了。

“高玉英!你给我出来!杜鹃,杜鹃!杜鹃在不在家!”

一听这个尖锐刺耳的声音,杜鹃的头就大了起来。

大伯母怒气冲冲闯了进来,看见杜鹃好端端地坐在桌前吃饭,心中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好呀!死丫头,你妹妹都快被人打死了,你还好生生在这吃饭!”

杜鹃明白,肯定是杜美玲回去添油加醋把锅都甩给她了,大伯母这是上门兴师问罪来了。

念及如此,杜鹃放下碗筷,不紧不慢地回应道:“大伯母,您这是怎么说的,难道我也要挨一顿毒打,您心里才舒服?”

“你!”

谢凤英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高玉英一头雾水,“毒打,怎么回事?谁挨打了?”

“你少在这里装模作样!”谢凤英把怒气都撒在高玉英身上,“一同去卖瓜,你家女儿惹了祸,跑的远远的,结果最后美玲成了替罪羊,被人打得下不来床!”

高玉英惊讶地说不出话来,“美……美玲被打了?”

随即,她严厉地瞪着杜鹃,厉声呵斥:“鹃子,到底怎么回事!”

杜鹃摊开手,摇摇头,“的确是我带着美玲去煤矿卖西瓜的,可是我并没有让她惹事啊!大伯母,您要是不信,您可以去问问您女儿,她是怎么骂人家的。美玲真是厉害,硬生生把人家四十多岁的老阿姨骂得痛哭流涕,这事儿放您身上,您能忍住不动手吗?”

高玉英憋红了脸,自知理亏,但还是嘴硬:“那你是怎么回事!”

呵呵!

杜娟在心里冷笑,你这不就是问为什么我没挨揍吗?

在谢凤英的逻辑里,她杜鹃就应该陪着杜美玲一起挨揍才对。

“我没有逃跑,当时我有事走开了,而且最后还是我朋友出面救下了美玲,否则,美玲的小命能不能保住还不一定!”

言罢,杜鹃冷眼投过去一道冰冷的目光。

谢凤英对上她凌厉的眼神,不由得心里打了个寒颤。

这死丫头,怎么怪怪的。

上一篇:疼爱宝贝 甜梦文库 小说中描写亲密片段

下一篇:上面两个肉球抖动 太后怀了太监的孩子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