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炕头乱睡小说 宠爱我的总裁老攻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风声止息,楼容漪朝佛像的方向望去,发现被风裹挟砸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楼凛! 

“爹爹!”楼容漪立即甩开元烨,向楼凛跑去。 

可没跑两步就被楼凛喝止。 

“容容,别过来!”楼凛强撑着重伤的身子站起来:“元烨殿下,拉住她,躲到角落里去。” 

一声猛兽的吼声袭卷而来,元烨瞳孔骤缩,竟然是风吼兽! 

这下不用楼凛指挥,他也知道该怎么躲了。 

风吼兽因其能喷吐狂风而得名,一般为高阶灵兽,据他所知,楼凛的实力是灵皇巅峰,独自一个对付高阶灵兽,恐怕力有不逮。 

“磐彤,你有灵王八阶的实力,和楼相联手,应该能将风吼兽制服。” 

不等磐彤照做,楼凛便喝道:“不需要!你们保护好本相的宝贝女儿就行了。” 

“爹爹,你别逞强啊。”楼容漪担心道。 

“容容放心,一只小白虫而已,爹爹很快就搞定,然后带容容回家!” 

楼凛哂然一笑,从芥子袋中取出一柄漆黑的,棍不棍,剑不剑的武器,双目微眯,直视前方风吼兽奔来的方向。 

须臾间,一只巨大的白色猛兽临至破庙前,一爪拍下,破庙的四壁顷刻间碎裂倒塌,瓦片似倾盆雨雪,簌簌飞追。 

元烨立即把楼容漪拉进怀里,紧紧护住,和磐彤一起凝结灵力做保护罩,护住头顶,免被砖石砸伤。 

不多时,碎石雨歇,破庙却也不复存在,众人脚下,只有废墟。 

楼容漪从元烨怀中探头望去,一眼便看见巨兽狰狞的头颅,和它几乎覆盖全身的坚固鳞片。 

血盆大口间有气流涌动,似乎在积蓄力量。 

“不好,它要吐息了,快找掩体抵挡!”元烨急忙环顾周围寻找,但废墟之中,哪有遮挡的地方? 

“小哥哥,你看那个佛像。”楼容漪想帮上忙,便也学着元烨的样子到处观察,忽而指着那个倒地的佛像:“被爹爹撞,被砖石砸都没碎,好像很结实。” 

元烨会意,招手叫上磐彤,一起跑到佛像边,将佛像扶起,躲在佛像背后。 

三人刚做好这一切,风吼兽吐出的飓风便以排山倒海之势倾轧而来。 

磐彤和元烨用灵力凝结的保护罩相继被狂风破开,磐彤震惊的瞠大眼睛,结果稍一分心,脚下不稳,直接被风卷走,不知刮去了什么地方。 

“大哥哥!”楼容漪一慌张,差点跟磐彤一样被风吹走。 

好在元烨眼疾手快,及时抓住她,另一只手臂撑在佛像背面,将她紧紧抵在佛像与自己营造的安全狭隙里。 

任由凌厉的风如刀刃般,从佛像两侧穿过,在他背部割出一道道伤痕。 

元烨暗暗咬牙忍痛,可豆大的冷汗止不住从他额头滚落。 

麻烦了。 

飓风如此强盛,这只风吼兽怕是超过高阶的地阶灵兽,以磐彤的实力,被刮走应该也能自保,可没有实力的小家伙就只有死路一条。 

但他也坚持不了太久了,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希望楼凛是真有单挑地阶灵兽的底牌,否则他们今天都得死在这儿! 

就在这时,软软的小手,捏着袖口的布料,轻柔的擦拭起元烨额头的汗水。 

楼容漪仰起头,黑白分明的眼眸凝望着元烨,似是要沁出水般的干净澄澈。 

软糯似花瓣的唇抖了抖,嗫喏道:“小哥哥,你是不是很疼?” 

元烨微怔,突然间不知该作何回答。 

自从母亲被神界带走后,他便失去了喊疼示弱的权利。 

那是破绽,是敌人扳倒他的突破口。 

所以无论经受怎样的唾弃、欺辱和打压,他都咬着牙,不声不响的坚持承受下来。 

他慢慢变强,长就一身傲骨,满身是刺。 

成长到连那个女人都不敢招惹他,只能将他这个处理起来扎手的祸害,扔到霞国自生自灭。 

他似乎获得了短暂的自由。 

尤其是在这个小家伙面前,他可以不再绷得那么紧,稍微放纵一下小家伙也不会说什么。 

但少年的心早已布满阴翳,警惕又敏感。 

不是不想,不是不愿。 

只是不敢。 

害怕泄露出自己的柔软,迎来毁灭性的痛击。 

“我,不疼。”元烨嗓音干涩,目光也闪烁起来。 

往日里说谎是为了自保,他不会有丝毫犹豫,可如今对上小家伙干净的明眸,说谎欺骗她像是犯罪,让元烨很内疚。 

“真的?”楼容漪不信,有前世的记忆,楼容漪很清楚元烨是怎样倔强,口是心非别扭的人。 

“你不回答就算了。”楼容漪鼓起脸颊,气闷的翻起自己的口袋。

上一篇:学校校服要求穿白色裤袜 挠脚底板作文700字

下一篇:玩弄放荡人妻200 高H豪门乱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