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糖的幻想篇1到9 纳兰帝国东方胜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周末,阳光像被反复冲过的绿茶,干涩,湿缓。

可以说,并不是一个好的天气。已经入了秋,坛边的菊花幽幽的开着,坛中的万年红已经枯萎得只剩下几片花瓣,落在泥土上。

余绍南与父亲,母亲一起去游乐场玩,以前没有陪他来玩过,虽然现在他已经上大学了,但作为父母还是想补偿一下。

“儿子,我们去坐海盗船吧。你不害怕吧?”父亲说。自己在A国也经常坐的,怎么会害怕呢,余绍南说:“我可以坐。”

海盗船上,闫梦梦叫了余绍南,余绍南转过身去,说:“这么巧,你也来玩儿。”闫梦梦用手指了指旁边的陆美依,余绍南说:“你也在啊。看来我们都很有童心的。”

陆美依看着手机屏幕,抬起头说:“又没有规定十九岁不可以玩海盗船,不过在这里遇见你倒是令我很意外。”

余绍南说,“我和爸爸一起来的。”陆美依对他的父亲说,“余叔叔好,余叔叔好年轻啊。”陆美依是由衷觉得的,没有丝毫恭维的成分在其中。

余父笑了笑,可是笑声有些僵硬,说:“小姑娘真会说话,叔叔今年已经四十了,怎么还年轻呢。”“这么巧,我妈妈今年也四十岁,她也像以前一样年轻,几乎没怎么变过。”陆美依说。

余振远稍带试探的问,“你妈妈也四十岁呀,那还真是巧,你爸爸呢,和你妈妈一样么?”陆美依声音弱下来,“我没有爸爸。”

“哦,对不起,问到你的伤心事,都怪我。”余振远看着陆美依,她与陆怡长得太像,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又没有父亲,会不会是自己的女儿呢?

海盗船开起来了,此起彼伏的尖叫声,陆美依也尖叫着,这速度,这颠簸,使她兴奋。

回家的路上,余振远小心翼翼的问余绍南,“刚才那个姓陆的女生是你的同学?”余绍南说,“她不仅是和我在一个系读书,而且家就住在咱们对门,我当初一路回来与她不曾分开,见她进了1703室。”

住在对门?!这个炸弹在余振远的脑袋中轰隆一声炸开,为什么自己不曾见过陆怡,是她不经常出门,还是一切是场阴谋……

“咚、咚、咚。”余振远鼓起勇气敲了1703室的门。

陆怡打开门,见竟是那个负了自己的男人,手哆嗦着,说:“你怎么找到这里的?”余振远说,“进屋里说。”

余振远说,“我正好住在1704室,你家的对门。这些年……还好么,听美依说你没有嫁人。”

陆怡说,“我一切都好,如果这一生没有遇见你,我会生活得更好。你刚才说小依,怎么,你与小依说过话了?”

余振远双手放在腿上,腰微弯着,说:“在游乐场偶然遇见的,她与我的儿子在大学里是一个系的同学。”我、的、儿、子,这四个字深深的触痛陆怡的心,难道美依不是他的女儿么。

陆怡审视的目光看着余振远,“你来的目的是什么?”余振远说,“美依,是我的女儿么?难道当年你没有打掉她?”

陆怡目光转向别处,她无法当着他的面承认自己为他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咬了咬嘴唇,说:“不,小依不是你的女儿,她有爸爸,是我早亡的丈夫陆茂宇。”

余振远说,“看来是我想多了,陆怡,当年我为了求学,放弃了你,一切全是我不对,如果你现在过得不好,我可以补偿你一笔钱。”

陆怡说:“我不需要你的怜悯,我可以安顿好自己与女儿的生活,我也不会去你妻子面前闹,你不用担心。”余振远听到这句话,放下心来,说:“好吧,你已经说了,我也不再多说什么,我走了。”余振远离开陆怡的家。

余振远回到1704,坐在沙发上,点了一支烟,他只有在烦恼时才会抽烟,屋子里烟气氤氲,他想起十九年前的一些事,那时自己与一个大学的校花陆怡相恋,原本已准备结婚,可是现任妻子方佳那时喜欢他,说如果他与她在一起,就让方父给他去美国留学的机会。

当时的余振远年轻气盛,好高骛远,为了过上更好的生活,决定放弃陆怡,劝她打掉他们的孩子,并且与她分手。

后来,自己与方佳全家移民去了A国,他在A国与方佳举行了婚礼,并在那里继续读书。

现在回想,当初自己真的很对不住陆怡,那陆美依真的不是自己的女儿么?可是她刚好十九岁,会不会太巧了呢?

在学校,费婷约余绍南在一个僻静的角落,“你……还没有给我回复,情书看过了么?”

余绍南说,“费婷,我与你只认识了几周,也没有说过几次话,对你不怎么了解,现在谈这些未免太早了。”

“所以,你是在委婉的拒绝我,没关系,我早料到是这个结果,也不会太失落。我先走了。”费婷眼皮耷下来,步伐缓慢的离开了。

余绍南骑自行车送陆美依回家,说:“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我们去附近的公园走一走吧。”陆美依表示同意,“好,去走一走吧,也很久没去那里了。”

在绿山公园里,空气比街道上的新鲜一些,四周全部是比较耸立的大树,草地也绿草如茵的,虽也有几株草微泛了黄,可还是生机勃勃的景象。

“看,那边有几只小猫。”陆美依眼尖的发现了草丛与树丛间的小猫咪,余绍南与陆美依跑过去,几只小猫趴在草地上,两只黑猫,两只白猫,四寸余长,毛茸茸的。

陆美依蹲在地上,伸手抚摸小猫,小猫扭动了一下,陆美依说:“好可爱呀。你看它们,像一个个小毛团。”

余绍南也蹲下来,伸出手在小猫额头上摸了摸,也感受到小猫皮毛的柔软,说:“是蛮可爱的,你很喜欢小动物吧。”

陆美依说,“是的,小动物是人类最好的朋友,它们可以听懂人们说话的。”余绍南看了看四周,伸手测了一下小猫皮毛的温度,说:“它们好像是被遗弃的,应该已经在草地上呆了几个小时了。”

“什么?是谁这么狠心,抛弃了我们可爱的小猫咪,按现在的昼夜温差变化,到晚上它们就会被冻死的。我们一定要想个办法,不可以让这些可爱的小猫冻死,绍南,你可以收养它们么?”陆美依说。

余绍南想到自己有夜盲症,又有时会因心情变化而催动电磁力,父母也比较忙,说:“我没有时间照顾它们,而且我父母应该不会允许我带它们回家的。你这么喜欢小动物,为什么不带回家呢?”

陆美依有些为难,说:“我也想把小猫带回家,可是我妈妈对动物皮毛严重过敏,遇到它们就会不停的打喷嚏,起红疹子。我没有办法带它们回家。”

余绍南站起来,看见一边有几根中间空空的长水泥管,说:“我有办法了。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马上回来!”

“喂,你干什么去!”陆美依喊道,可是余绍南已经跑远了。过了一段时间,余绍南捧着一个纸箱子回来,里面有一袋猫粮与一个圆盘,动物专用喝水的那种盒子。箱子里还有一条毛巾被。

陆美依看着毛巾被说:“你买那个干什么?”

余绍南说:“你看那几根水泥管,小猫们可以在那里面休息的,吃的,喝的我都买来了,怕它们冻着,我又买了一条被子,裹在水泥管里面,它们就不冷了。”

陆美依激动的说,“哇,你太棒了!这下小猫们一定可以好好生活了。你真有爱心。”余绍南与陆美依把小猫们安置好,天色已快黑了,余绍南说,“咱们快回家吧,天色不早了。”

陆美依点点头,“走吧。”又向小猫道别,“小猫咪们,下次再来看你们,拜拜!”

余振远对余绍南说,“儿子,治疗夜盲症的药水已经送来了,这药水装在普通的滴眼液瓶内,每天傍晚在双眼各滴一滴,晚上就不会再有夜盲症了。虽然治标不治本,只能起到缓解作用,可这已经是李博士最新的科研成果了。爸爸相信以后李博士可以调制出治好夜盲症的药水的。”

余绍南对这个成果已经很满意,说:“爸爸,可以缓解夜盲症我已经很满足了。关于我的超能力,李博士有没有研究出来是因为什么而拥有?”

这是余绍南比较关心的问题,自从九岁之前生了一场大病,病愈后就拥有了超能力,也患上了夜盲症。

余振远说,“李博士还没有研究出原因,儿子,对于超能力你一定要正确的使用它,学会去控制它,不要不小心伤害了周围的人。”余绍南说,“爸,你放心,我一定会控制好超能力。“

上一篇:怎样晕倒又不伤害身体 绎夏车整理

下一篇:男生百分百做春梦的方法 绿意凛然 宁雨昔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