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好硬好深好爽好痛好想要 受被强迫纹身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齐子书

我是齐子书,既是太师府里吊儿郎当的三公子,也是齐悦的三哥。

我有一个秘密,我从来都没有对人说过。

在装模作样冲进春满楼甲字号的麒麟斋之前,其实我早就知道里面会发生什么了。

门口迎宾的姑娘是我安排的,楼上突然出现的鼓点是我准备的,楼梯下面突然涌出来的舞女是我早先调度的,甚至适时的松开齐悦的手腕,也是我事先计划好的。

我费尽心机的做了这一切,所为的也不过就是这一刻,让齐悦那个鬼丫头,亲眼撞破她心上人的丑事,然后放弃希望,乖乖地待在我身边。

为了这个瞬间,我布置了半个月,调派了我暗门闲散的大部分人手。

因为有这样的前提在,所以当我装模作样走进麒麟斋,看见小榻上滚在一起的主人公时,才会格外的震惊。

迟广宇?

怎么会是迟广宇?这个杂碎怎么会在这?

今天这场戏,我安排的主角明明不是他,我安排的明明是齐悦那个暗戳戳的心上人,我一生的情敌——赵煜那个瘪犊子!

我这边正细细思索着,怀里抱着的齐悦,突然伸出手挠了挠我的手背,她一向是个没有什么耐心的姑娘,我长时间的定住,应该已经让她有些不耐烦了。

「三哥,你捂着我眼睛干嘛啊?你还没和我说呢,迟广宇跟个男的在哪来回晃悠着干啥呢?」

干啥呢?

听着这句疑问,我抬头看着不远处那颠鸾倒凤的一对男鸳鸯,额上的冷汗一下子就滴了下来。

齐悦前几天刚满十五岁,最是人嫌狗不待见,看什么都觉得新奇的年岁,可我总不能真跟她说明白迟广宇在干什么。

「没干啥没干啥,迟广宇就是跟他朋友喝多了玩呢。」

我一只手捂住齐悦的眼睛,另一只手从袖子里掏出一块帕子来,轻轻围在了孩子的眼睛上。

「听话,别看哈。这破玩意太脏了,看多了有害身心健康。」

说完我其实就有一点后悔,齐悦这个鬼丫头猴精猴精的,保不准听完这个再问我这破玩意为啥脏……

我低下头默默盘算着等下她再问我的时候,我拿什么话搪塞回去。齐悦却歪了歪脑袋,十分罕见的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乖巧的让人有点惊讶。

我松了口气,按了按自己的额角。扶着齐悦的肩膀,把她安排在了角落,又用眼神,示意一个我熟悉的,一早被我藏在春满楼的暗桩,让她过来看顾着齐悦。

确认好齐悦的安全以后,我松了松手腕,转过身直接就冲着小榻上还没有停止翻滚的两个狗男男踹了过去。

刚刚齐悦被挤进来以后,春满楼的其他客人冲进来不少,现如今麒麟斋都围着不少吃瓜看热闹的客人。大家都是风雪场所的常客,看见激烈的动作戏,难免指指点点。

但,就是这样的动静,小榻上的迟广宇,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借着灯光仔细看去,对上迟广宇那双熬得通红却毫无神色变化的眼睛时,心下顿时了然。

迟广宇这是着了道,让人下药了。

上一篇:侯府诱春 镇北侯 我的美艳警察吕树18

下一篇:陪我做我就放过他 网友第二次见面在车上要了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