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被男主打pp惩罚的小说 想要吗弄湿你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杭行找到我,求我包yǎng他的时候,我其实是惊讶的。

「缺钱?还是感谢?」

上次之后,我私下资助了杭行在学校的所有费用,今天找到我,原本以为是来道谢的,可在把这个人送回去的路上,他对我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杭行无畏地同我正视,背后是他住的公租房,环境看起来可以提供问题的答案,很明显是前一个。我不是慈善家,总不可能无所止的往他身上砸钱不是。

末了,杭行深吸一口气,自暴自弃的说:「我想过了,我缺钱用,自己在外面打工无论如何也养不活自己和家人,我还不如走捷径。」

「我凭什么包你?你会讨我欢心?还是床上技术好?」

「如果不需要的话,我想我打扰了,我得找下一个。」

我沉默地看着车前站着的少年,他身上穿着陈旧的衬衫和洗得发白的牛仔裤,可我却感受不到一丝的卑微抑或是贫穷。见我沉默,他便笑,上扬到正好的弧度时,还顺带发出了些许的声响。

我总觉得不对劲。

就好像在讽刺我,他这样笑的时候,竟然很像小时候我惹林子维生气的模样,让我下意识地心慌。

可这张脸在阳光下跟那张脸就是无比的相似,我盯着杭行的脸看了看。说实话,我确实有些隐隐的心动,顾思远是一个,杭行又是另外一个,甚至杭行更加的相似,更加符合。

我脸色沉下来,顶着这张脸去招摇,就像是林子维在同别人亲密相爱,越想,我的心口愈发的紧。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有需要我会打电话给你。」

「好的,舒久。」

杭行的脸瞬间就笑成了花,带着他独有的稚气,林子维也停留在这个年龄,可惜他再也长不大了,这是个花儿般的年龄,而我已经老了。

我把自己的手机号给了杭行,离开的时候,我也后知后觉回想起来我答应了什么事,无奈的摇摇脑袋,手机旁边响起来,是陌生的电话号码。

杭行特有的嗓音从电话里传过来,他说他在测试我是不是在骗人,电话里的他笑得很开心,我的心情居然得到了一丝慰解。

他下一秒变了称呼,声音低沉又缠绵:「舒久,记得想我。」

我包了杭行,但我并没有同他发生什么的关系,我把他养着,每日下班后都会去他住的地方待上一两个小时。

不为别的,只为看着这张脸。

杭行也主动提出来帮我解决生理需要,他坐在床上、脱我的衣衫。可都被我一一拒绝了,我对杭行竟然没有一丝的欲望,所以我淡淡地摇头,说我不缺,他也就收回了自己的手。

他就好像是白月光,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哪怕他接近我的理由并不正当。

杭行身上总有种高高挂起的疏离感,可某一刻他撒娇的时候,要比顾思远还要厉害那么几分,加上那张脸,我简直没有办法招架。

他跪在我的身前,从上往下看,抱着我的肩头对着我的耳边哈气:「只看着我一个人吧,我可以满足你所有,无论是心理还是生理上。」

林子维,我的脑海里蹦出这个人,杭行可以完美的变成他。

因为我最近的晚归,顾思远很明显带有怨气。

桌上做好的饭菜已经冷掉了,顾思远难得的沉静认真地望着我,他的手正在将玫瑰枝上一根根的刺给拔下来,「今天是你第十五天晚归了。」

啊,我意识到,我对顾思远冷淡了。

顾思远很明显在等我,可他脸上表现出来的神态是难过还是厌恶?一向很卑微地等着我的主动,我曾经答应过他永远,但是在这一刻,我不大确定了。

我是个渣女无疑,但谁care呢,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说的话。

顾思远抬起头,一枚鲜明的痕迹印在他的颈项处,我眯着眼仔细看了看,陡然觉得些许的恶心。

我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我瞧着站直的顾思远,我问:「这是哪里来的?」

上一篇:陪我做我就放过他 网友第二次见面在车上要了

下一篇:玉势鞭臀bl 脸红的岳8一20章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