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神记聂离吃呼延兰若 万界之诸天改造者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翌日清晨,青儿起来做活,却看到郁相思穿戴整齐伏桌写着什么。

她讶了又讶,这才天明不久,娘娘起的这般早......

相思一晚未睡。

为了能早日出了这个西苑,又为了不浪费七日时光,她可谓做足了功课,在纸上写写画画,好了,七日取悦计划有了雏形。

大计第一步:摒去往日形象,先取得好感。

相思将几页纸交给青儿,“尽量在王爷用早膳前将这个呈到他面前去。”

“娘娘,你还...给王爷送纸条?”

“这次可不是纸条。”相思眨眼,故意说话一半,青儿照着她的吩咐赶忙出去找了府中奴仆,与他说了三两句。

不多时,靳容修的寝房中,他刚起身,就听见奴仆来报。

“王爷,西苑那边呈上来的。”

林长卿与花衾都在,随侍靳容修穿衣。两人听到西苑二字,反应各异。

靳容修勾唇浅笑,来了。

“呈上来。”

奴仆便将手中的封信递给他,靳容修的衣衫只穿了一半,剩下一半斜斜搭在肩上,长发轻垂,将男子的容颜衬的清逸俊美。

一清早他就像个超凡脱俗的谪仙。

一封信,这次却没有木樨花瓣掉落。

王爷:妾知过往做了很多不好的事,但求王爷给个改过机会,妾彻夜誊抄了女诫女则,以表衷心。

郁妃这字,写的真是奇丑无比。

靳容修忍住眉心跳动,这几日看她太多递过来的信,之前都是只言片语,还能忍耐。唯今日是满满十几张纸,实在看不下去。

靳容修嫌弃的将纸页扔到一边,与奴仆吩咐了一句:“告诉郁妃,继续。”

两个字,就将人打发了。

长卿不语,立在旁不知想什么。花衾可忍不住,说道:“王爷,这女人古怪异常,您不理她就是了,为何还任由她闹?”

“本王的事还不需你来评判。”靳容修理好另半边衣衫,今日他穿了一件云纹青衫,腰间束金线藏织月白腰封,站了起来。

顷刻便有小婢们端上早膳。

靳容修洗漱完,看向长卿:“给睿王府递了帖子吗?”

“递了,睿王府的管家说,睿王答应了,这月初七是个好日子,睿王殿下亲自来。”

“初七...五日后。”靳容修笑了笑,点头。

用早膳的时候,相思在的西苑又闹出了事端——

“娘娘,你慢点啊。”青儿此刻站在一株木樨树下,仰头望着穿梭在树间的某人。

相思利索地将手中采到的花瓣放到随身的竹篮中。

靳容修回她两个字继续,相思一阵高兴,想着这里面有戏。

她想,既然她禁足在西苑不能出去,那她只能通过不断在他面前刷存在来获得他的关注。

恰看到院子外木樨树开的旺,相思想也没想,便去爬树。

虽然她在现代职业是医生,但她小时候都是生活在乡下,什么皮的事情没干过。再加上她穿来这具身体有功夫底子,对她来说太简单。

若论什么她做拿手,正是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上一篇:爱妃,朕等不及了 李老汉的性生生活第二章

下一篇:农夫与蛇的内容 很撩的肉肉章节古文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