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驻京办主任全文免费阅读 火车硬座把她摸湿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我直接将真话说出来,还希望老人家也以诚相待,没准我们也能谈成一笔很好的生意?”

老者仍旧没有丝毫表情:“请姑娘离开,我这里没有听水。”

许瑾瑜两世都没有见过这个老者,难道真的是自己记错了?许瑾瑜决定再努力一把:“我是许瑾瑜,首辅府嫡小姐。”

“啪嗒。”

老者手中的书掉在了桌子上,瞪大了眼睛,看着许瑾瑜。

“你说,你是谁?”

许瑾瑜松了口气,果然没有找错。

“我是许瑾瑜,首辅府的嫡小姐,现在有这位听水姑娘了吗?”

老者仿佛还是不可置信,这堂堂的首辅府嫡小姐,竟然会来到这里?

“我在。”

他还没回答,一道清冽的声音响起。

逼仄的屋子顿时被照亮,少女一身白色衣衫,肌肤似血,嘴唇仿若樱桃,闪烁着光泽。

这是一个极其美丽的女子,甚至可以与许瑾瑜争辉,也是许瑾瑜记忆中的样子。

听水,前世唯一一个让许铭池不顾萧心慈也要迎娶进门成为平妻的女子。

也是唯一一个拿着匕首差点将许铭池刺杀在床榻上的女子。

她的名字,本身就是一个传奇。

她眼角上扬,透露出冷意来:“不知道许姑娘找我又有何事?”

许瑾瑜没有回答,只是径直走了进去,示意她跟她进去说。

另一边,许铭城的速度很快,不到三天就已经将所有的事情都已经给调查出来。

所有人都聚集在了松鹤堂,一个个的证据全部都被许铭城给搬到明面上。

虽然早就知道这一切是萧心慈来计算的,可是当这一切真的在眼前被证实的时候,张容还是无法接受。

“萧心慈,我自问不曾亏待过你,你究竟是为什么要这样对待瑾瑜,她现在还是一个孩子,你自己也是一个当母亲的人,凝安现在也不过是这个岁数而已。

你们却一个谋算着将我的女儿推入湖中,一个谋算着我女儿的名声,你们晚上难道不会做噩梦吗?”

张容一句句的诘问,让许老夫人都红了眼眶,“老二家的,你们到底为何要这样做。”

萧心慈早就跟许铭池对过词了,知道到底应该怎么说。

“回母亲,嫂嫂,我现在其实也已经很后悔了,凝安是我的心头肉啊,可是却被罚跪祠堂了,我心里真的非常不舒服,一时间被猪油蒙了心,才会做出来这样子的事情来。”

萧心慈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我真的知道错了,你们原谅我好不好?我保证,我以后真的不会再做出来这样子的事情了,一定不会的,你们相信我。”

“母亲,嫂嫂,我既然做出来了这样的事,你们怎么惩罚我都可以的,只要你们原谅我。”

张容说着重重地跪了下来,看着许老夫人跟张容不住地磕头。

“原谅你?”

张容话充满了嘲讽,双眼通红,如果不是许铭城摁着她的肩膀,她现在都恨不得去将萧心慈给暴打一顿。

上一篇:给娃娃隔奶的时候奶涨怎么办 女朋友每次都直接坐到脸上

下一篇:紧缚女教师耻辱教室完整版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2小说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