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不说说不说,打了我三天三夜 建宁与五个侍卫比武 服不服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那晚,朋友没敢送他回家,打个了电话跟陆曼说他醉得不省人事,明天一早就送他回去。

宋翊过去的爱情是梦,那梦藏在他内心深处,忘记就等于背叛,他心理上没有背叛顾轻轻,身体上亦是没有背叛过她,但他活得很辛苦,时时都在担心,没准哪天忍不住了,他会跟陆曼去滚床单,然后就这样跟她擦肩而过一辈子!

醉在酒中,冷暖不知,这是他唯一的放纵。

第二天酒醒了,朋友告诫他说,以后若是喝醉了可千万别回家!

他不解其意,朋友也未多作解释。

回到家,陆曼还没睡,她睡觉的时间是早上九点,还差两小时。

“我正担心你呢,头痛吗?”陆曼从书房走出来,摸摸他的额头。

“没事,就多喝了点。”宋翊避开她关心的目光,朋友虽然没说,但他恍惚间有些记忆,顾轻轻总会在他意志力最薄弱的时候跑出来,对此,他无能为力。

“那你洗个澡再睡会吧。”说完她转身进了书房。

宋翊泡在浴缸里,水雾氤氲,他从衬衫口袋里掏出烟和打火机,衬衫,烟,打火机都不是他的,他的衬衫被吐得一塌糊涂,朋友担心他酒醉受冷后感冒,仗义地跟他交换,穿了他那件洗得湿淋淋的衬衫。

狠吸了一口,烟雾在肺里绕了个圈,又钻出喉咙,一阵撕心裂肺的呛咳,他扔掉了烟,捧着头痛苦地低吟一声。

霍启晨的爱人会不会一辈子都醒不过来了?

那他…

日后会不会真和轻轻在一起一辈子?

这几天但凡想到此事,他便生出一种绝望,而电视报纸杂志无一处不是在唤醒他的绝望,若真是那样的话,那他该怎么办?

浴池的水凉了,凉透肌肤,他用力地拍着发热地额头,苦苦地挣扎,挣扎。

隔天

报纸的娱乐投票铺天盖地,做为新闻主角的霍启晨已避无可避,不单是客户,合作伙伴‘关切’的电话,或是父母的指责,就连他的员工都无心工作,办公室里的话题是关于董事长的,大部份人的网页收藏夹里都收藏有门户网站娱乐版,对此他不得不亮相于人前,召开新闻发布会!

记者会还没开始,娱记们就纷纷拿出相机“咔擦咔擦”的拍照,提问,场面人声鼎沸…

座上的霍启晨从容优雅,笔挺的手工西服衬托出他天生的贵气,他微笑地对记者说,“我和我太太的爱情只是我的私事,希望请大家手下留情不要再继续报道,以免影响到我正常工作。”

有记者问,“霍总,有小道消息说您的初恋目前仍在昏迷中,而您与您初恋当年的一段爱情童话眼下已众所周知,你们没能偕手走进婚姻的殿堂,您是不是非常遗憾?”

霍启晨笑道,“嗯…的确是有些遗憾。”

另一记者问,“外界都在传您之所以会娶顾小姐,与爱无关,这是真的吗?”

霍启晨仍是笑容可掬,“关于我和我太太结婚无关爱情这件事,绝对子虚乌有!”

又有记者问,“霍总您会一直这样等下去,直到您的初恋醒来吗?”

上一篇:30秒不间断踹息声在线听 粗俗纯肉辣文古代

下一篇:男人的致命魅力是什么 图书馆如何搭讪要微信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