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最野了全文免费阅读 学校里的荡货h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季萌心顿时咯噔一下。

骆齐宇,你又想玩什么花样?

她急忙反驳:“我才没……”

骆齐宇不给她反驳的机会,继续说:“还有,昨天医生也跟我说,她患了暴躁症,需要治疗……”

“什么?!”

季鹤轩一听蹭地从沙发上蹿起来,接着就嚎啕大哭地奔向季萌,“我苦命的萌萌啊~”

他几步走到季萌面前,一把捧住她的脑袋仔细地看了看,“伤哪了?好端端的怎么就发生这种事了呢~”

季萌被他嚎得耳膜生疼,正想开口制止,又听骆齐宇说:“岳父你放心,我一定会给萌萌找最好的脑科医生。”

季萌:“……”这怕不是要真把她变成个傻子吧?

季鹤轩闻言吸了吸鼻涕问:“手术安排在什么时候?要不要去国外治?”

季萌闻言心里一急,她好不容易重生的,可不想就这么把小命给玩没了。

放在骆齐宇胸口的手指暗暗使力,掐的不解气还转了半圈。

你想干什么?

季萌咬着后槽牙无声地问骆齐宇。

骆齐宇微微低头,睨视着她,邪气地勾了勾嘴角,用口型回道:“三天后的聚会。”

季萌恶狠狠地瞪他。

她平生最恨别人要挟。

骆齐宇毫不在意,嘴角噙笑,似乎笃定了她会答应。

季萌心里已经把他大卸八块好几遍了。

“行!我去!”

目的达成,骆齐宇得意一笑,转头对季鹤轩说:“岳父,萌萌的脑子没事。刚刚是萌萌想试探一下您关不关心她,所以让我配合跟您开个玩笑。”

“啊?”季鹤轩一愣,脸上的眼泪鼻涕此时看起来颇有些滑稽,“萌萌没事?”

骆齐宇点头。

季萌嗤之以鼻。

编理由也不找个能让人相信的。

“唉呀妈呀!”季鹤轩长长舒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掏出手绢边擦眼泪边脱力地跌坐回沙发上,“可吓死我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哈哈~”

季萌:“……”你还真就接受的这么快?

看着仿佛季后余生般的季鹤轩,季萌心里顿时有些五味陈杂,开这么大的玩笑,季鹤轩居然连半句责备的话都没有?也难怪原主会是那样的性子了。

不过,没想到重活一世,居然会多出个打心里关心疼爱自己的父亲。

季萌的心顿时有些暖。

“爸爸,我没事,刚刚是跟你开玩笑呢。”她干笑着背了这个黑锅。

骆齐宇低头看她,笑容很是意味深长。

季鹤轩很快缓过劲,开始说起正事来,“萌萌啊,爸爸明天要去澳洲谈生意……”

季鹤轩没什么商业头脑,发家也是凭了运气,这会儿突然说要去澳洲谈生意,季萌直觉觉得有些不对劲,于是多问了句,“澳洲?谈什么生意?”

“谢寒牵的线,说那里有个木材的生意不错。”提起谢寒,季鹤轩还有些沾沾自喜,“这几年他可帮爸爸赚了不少钱呢!”

说完,他又不忘继续哄女儿,“萌萌乖,等爸爸从澳洲回来给你带礼物哈!”

季萌没说话,眉头却微微皱了起来。

上一篇:女生申请换宿舍的理由 男主太大进不去女主高肉

下一篇:男朋友在宿舍要拉我 丝袜下屈辱的娇躯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