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浊酒诗句 大胸长腿老师夹得我好爽

发布:福建seo阅读:时间:3个月前

“真不要脸!明明嫁给齐宇了,还和别人来酒店做这种见不得人的事!”

“就是,长成那个样子,还敢给齐宇戴绿帽子!”

“齐宇,你别生气,这种女人不要也罢!”

“吵死了!”

季萌被吵得受不了,猛地睁开眼,呼地从床上坐起来,看见面前围了四五个人,正对她指指点点。

头突然一阵刺痛,随即脑海涌入一股大量不属于她的记忆。

原来她已经死了,死在了相爱五年的未婚夫手中,被他推下船,活活淹死了。

而现在的她,名字也叫季萌,是亚洲首富骆齐宇的妻子。

季萌收回一瞬间的悲伤,暗暗翻了个白眼,这位季萌,她前世也是听说过的,还因为与自己同名很是嫌弃。暴发户的女儿,为人专横跋扈、粗鲁不堪,还是个身高155cm,体重85kg的矮冬瓜。要不是她爷爷生前救过骆齐宇的爷爷,打死骆齐宇也不会娶她的。

季萌环顾四周,看摆设应该是间高档酒店。

而她正坐在酒店的豪华大床上,身上衣服凌乱,胸口大敞露出里面黑色的内衣。

床脚还缩着一个同样衣衫不整、瑟瑟发抖的男人。

她这是被当场抓住了?

突然一下接收了这么多信息,她脑子有点乱。

“醒了?”慵懒的声音打断她的思绪,语气里带着一丝讥讽,“醒了就快点起来,我们去民政局。”

季萌不悦地皱眉,抬眸看向声音的主人——骆齐宇。

不得不说,骆齐宇本人,比她之前在杂志照片上看到的更帅。

肩宽腰窄,身形挺拔,浑身散发着魄人的气势。他面部线条硬朗,鼻梁高挺,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双幽暗深沉的眼睛。此时与季萌对视,眸子里却满是嘲讽。

据传骆齐宇虽商业手腕一流,但行事乖张,喜怒无常。得罪他的人,没一个好下场。

季萌撇了撇嘴,斜眼看他,反讽:“你们看够了没有?这么一大群人,就为了围观我睡觉?”

男人眼中瞬间闪过一抹诧异,随即释然般地冷笑一声,“季萌,你装傻也没用!这婚是离定了!”

“哼!”季萌冷笑一声,“骆齐宇,凭你这猪脑子是怎么在商场上混的?”

骆齐宇目光一沉,怒意从眼底扩散,唇角上扬的弧度带着残酷的冷意,“季萌,别仗着和我爷爷的交情就试图惹怒我,后果不是你能承担的……”

“嗤——”季萌瞥了他一眼,低头开始整理自己这身辣眼睛的大红碎花上衣。

骆齐宇见状眼中的疑惑更甚。今天的季萌似乎跟平日里的不太一样。虽然还是那张脸,但周身的气质却突然变强了许多。

就拿此时来说,仅仅是个扣纽扣的动作,她却可以做得优雅无比,连带着身上那件辣眼睛的大红上衣,都仿佛好看了不少。

骆齐宇微眯起眼睛,仔细地打量起面前这个仿佛突然间就脱胎换骨的女人。

季萌正暗暗消化原主的信息,根本没注意他的目光。整理完毕后就径自从床上下来,随手撩了下及腰的长发,准备挽起来。

她这动作,若是从前的季萌做,估计也就跟路上的大妈差不多。可偏偏是现在的季萌!

那种自然而不做作的抬手,随意的甩头,还有眼波流转间无意识地瞥向骆齐宇的眼神,虽然不至于倾国倾城,但却别有一般风情!

骆齐宇的眼神瞬间就黯了黯,脱口而出,“你是季萌?”

他呼吸微微一窒,看着她乌黑发丝划过指尖的样子,下意识地捻了捻拇指,不怒反笑,“季萌,可以啊!欲擒故纵?”

上一篇:强奷小美女免费观点看 受肉到怀孕 V文

下一篇:见到她这一个你心里什么滋味 我的两个表妺第二部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回顶部
写评论